• 第二部分:【云城的医之骄子】4

    更新时间:2019-01-23 11:31:29本章字数:2573字

    直到太阳下山,手术终于结束了。义恩在子键的陪同下最后一个走出手术室,而郁中建一脸严肃在门口等候。

    “义恩,「总务长」在办公室等你——”郁中建的语气里暗示这什么。

    “病人情况怎么样?”面前的这位年过半百的白发老头,双目怒视着所有人,身着华丽的装束,身边还有随从,其中有一个就是义恩认识的那位新人千任——打扮的极为两眼,精致五官配上超短的金发,右耳有一只水晶耳钉,刚好藏在了头发里不被注意,丝毫看不出只有18岁。

    “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跟随着义恩回到办公室的子键,抢了一句,却反被骂了的很惨:“我什么时候问你了?我在问「医长」!”

    “茨城大人,您消消气,患者已经没事了。”一脸淡然的义恩,公式化的回答,不愿意多说一句。

    “是嘛~~~~我听说患者情况不好,郁中建他竟然不清楚,所以我没办法就过来看看。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我们走,千任——”茨城起身要走,刚到义恩身边,一脸藐视的瞟了一眼,突然加了一句:“你的脸色不太好,金医生要多加休息才是啊!”茨城看了一眼身边的千任,而千任却看了一眼义恩的右手腕,看到紧致的袖口笑了笑,回应茨城之后两人便离开了。

    “谢「总务长」关心。”义恩和子键,护送茨城到门口,顿时医所紧张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

    回到办公室,义恩悬着的心才放下,触摸着右手的手腕,心里一丝冷汗。他明白千任在看哪儿,甚至在怀疑些什么,但是义恩也发现了没有被注意到的细节,那就是千任右耳的耳钉。刚刚回到家的义恩发现屋子里黑漆漆的却有人在。(义恩住的是一个并不奢华、宽敞的二层楼。一层除了客厅,还有一个简易的治疗室,二层就是两间卧房。)冰雨一身简易男孩个性的装束,皱着眉头,双手交叉在胸前,直直的坐在一层的客厅里,似乎一直在等义恩。

    “来了怎么也不吱声啊?“义恩打开灯,看着女孩一脸愤怒的坐着,正准备去厨房做点东西,女孩便终于开了口。

    “把你的右手给我看看!”女孩站到义恩的背后。

    义恩没有理会,继续干自己,谁知女孩一把抓住义恩的右手,迅速的解开衬衣袖口的扣子,女孩看到了绷带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抢过菜刀,切起菜来。

    “冰雨——”

    “干嘛?”冰雨的语气里透着一丝冷静,而这份冷静里所包含的只有义恩能够体会。义恩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之后,冰雨没有再提起此事,而是转移到其他的话题,两人说说笑笑中透着些许的避讳。

    午夜,本是人们进入梦乡的时刻,可是在茨城的家里,千任似乎在和他商量着什么,两人神神秘秘,时而微笑,时而小心谨慎。那颗水晶耳钉在月光的映衬下格外的闪耀,就好像在预示着要发生什么一样。

    一转眼,还有两周就是三年一次的“新进医生医学知识测试”了,义恩忙着准备材料以及测评试题,还有医所的大小事务。自从上次那件事情之后,一切都很回到原来的平静,欧阳并没有追问什么,就在冰雨和义恩把悬着的心放下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又出现在义恩的面前。

    午后,在一层的输液室里,有位青年在输液过程中突然晕倒,紫絮马上将病人送往病房卧床休息。通过简单的检查,紫絮没有发现异常,患者因为急性胃炎呕吐腹泻严重,脱水明显而进行静脉注射,并且没有过敏史却出现了输液反应。觉得有些不对劲的紫絮找来给患者输液的护士,详细的询问了病人的情况,仍然没有发现特别的地方,为了弄清情况,紫絮找来欧阳一探究竟。

    思翳做了简单的了解和检查之后,发现了其中的不对。

    (这不是普通的输液反应——)取下听诊的欧阳表情突然严肃起来。

    “紫絮,你马上要李护士给病人做个胃镜,我去一下「外科室1」,待会儿你把结果送到那儿就行了!”

    “我知道了。”

    欧阳一脸疑问和猜测的来到义恩的办公室,正巧子键也在那儿。

    “子键,你也在啊。”

    “「副医长」——”子键行礼后准备离开,却被义恩叫住了。

    “子键,你先等一下。”义恩看着一脸严肃的思翳,潜意识里的担忧又冒了出来。思翳将详细的情况告诉了义恩,并把自己的看法和分析也含在了其中,听完后义恩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担忧,而是转向了子键,询问着他对此事的看法。

    “对于普通类似的病人1——2天就会得到缓解和恢复,但是这个患者已经是第五天了,并且还有如此强烈的反应,绝非正常。”就在义恩和欧阳听取子键看法时,紫絮敲响了门。众人看过结果之后,神情大变,更加觉得疑惑不解。义恩看向窗外,丝毫感觉不到阳光的暖意。

    报告上面清楚的显示,病人的胃部受到极大的损害,单纯的静脉输液当然解决不了问题,但是更让大伙儿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一个急性胃炎会造成这么的损伤。义恩的心里有了一丝答案却不敢下结论,他决定先看看患者再作打算。

    义恩亲自来到病房查看了情况,但是结果竟然和他想的一样。

    “紫絮,立刻安排手术!”紫絮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震怒而无奈的义恩。

    “「医长」——请让我当您的助手!”子键坚定的眼神让义恩十分惊讶,但义恩还是准许了。

    在手术室里,义恩看到了患者胃部的情况,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胃部损伤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几乎要了不能修补的状态。义恩不忍心看着病人如此痛苦,最终还是准备启动十字架的力量。

    “「心念」——开——”子键的一声默念,周围的人瞬间进入了沉睡。义恩内心充满了惊讶,但是神情中却没有一丝慌乱。此刻,义恩才明白子键强烈要求当自己助手的原因了。

    “「医长」——虽然不能代替您流血,但是这点事情我还是可以分担的。”子键说的很平静,却让义恩惊讶之余有几分畏惧。即使如此,义恩还是选择救人为先,再次滴血启动十字架的力量,看着手上不久前才留下浅浅的印记渐渐的被血染红了,逐渐的修复了那早已破烂不堪的患者的身体,义恩的心里多了一丝安慰。可是这次时间远比上次久,等到真正恢复患者的胃功能的时候,义恩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支撑着右手的左臂开始有些僵硬。子键看准时间,很快的替义恩止住了血,并解开了「心念」的力量。几个小时后,手术灯熄灭了。

    欧阳和青年男子的母亲早已在外等候,子键陪同护士将患者送回到病房,而紫絮和义恩最后走出手术室。看到义恩轻松的表情,欧阳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

    “你没事吧,好像脸色不太好。”细心的欧阳还是观察到了。

    “紫絮,辛苦了,快去休息吧。”

    “「医长」——您也辛苦了——”

    义恩目送紫絮离开,还没等欧阳继续追问,就用一句简单的:“我没事”打发了。欧阳觉得奇怪,可还没等他开口,义恩先开了口:“欧阳啊,你帮我去病房看看后续的情况,我还要准备明天开会的上报材料,拜托了!”

    “诶?义恩——”没等思翳反应过来,义恩就迅速的离开了,因为他知道有人在办公室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