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分:【云城的医之骄子】10

    更新时间:2019-01-23 11:31:29本章字数:1748字

    为了让义恩休息好,子键不但包揽了医所里所有力所能及的手术还有端茶倒水的细小事务,不但表现积极,更是格外的出众。这天晚上,为了弥补一周前的遗憾,义恩如约来到「云之城」西北方向靠近「市中心医所」的子键的家,一座普通的小屋,但却干净、整洁,还有花草围绕。子键的母亲自从六年前治愈之后,身体格外的健康,这两年总是有时间就到外面去走走,因而最近都不在家。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家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

    义恩随意的外套,卸下了平时的威严和严肃,恢复成真正的平和。在客厅里,子键已经准备好了粗茶淡饭,等待着义恩的到来。

    “「医长」,家里都是些粗茶淡饭,不过都是我做的,您尝尝——”

    “我是客,但是不是贵客,所以不必这么客气。”

    “是,我知道了……”

    义恩感觉自己最近没什么胃口,有时候还会隐隐作痛。由于事务繁杂,也没有过多的去在意。子键却观察的很仔细。

    “自从上次,我觉得您好像胃不太好,所有我特意准备了些清淡的。”

    “是有点,最近都在准备测评的事情,也没有太重视,等忙完了休息几天就好了。”

    “这怎么行啊,您可不能只关心病人,也要对自己好点!”子键的一本正经让义恩哭笑不得。

    “子键啊,私下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

    “是——我知道了——”

    子键突破了心里障碍之后,神情异常的认真,起身又是行礼,又是鞠躬的。

    “请允许我无理的要求——我希望——在任何情况下都跟随「医长」您,即使是付出生命,在—所—不—惜—”最后四个字说的铿锵有力,顿挫有张。

    “你说的太严重了。”义恩起身与子键错开背对而站,微笑着:“你要做的不是为我,而是——为挽救每一个生命在所不惜!”

    “是,子键明白了。”

    晚餐过后,子键送义恩到门口,简单的告别之后,义恩便离开了。子键回想着刚才种种的谈话,对于眼前这个还未满23岁的男人的谈吐和气场,自己就像刚出生的婴儿一般稚嫩和浅薄。那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敬佩之情,填满了内心。突然间,子键发现义恩落下的外套,飞奔出去。

    许久之后,当义恩刚到家门口,胃忽然间不舒服,冲进了屋内,将进食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更奇怪的是无论是温水还是缓解的药,任何东西都无法留存,就好像一到胃里就会被挤出来一样。如此反应强烈,这段时间还是第一次。义恩趴在厅桌上,手捂着胃,微微的呻吟着。

    此时,子键跑到义恩家里,拿着外套开到门开着边走了进去,看到趴在桌上的义恩。

    “「医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子键发现义恩捂着胃,大汗淋淋,而且有呕吐过的迹象。于是将义恩转移到房间躺下,为了防止呕吐,采用了按摩的方法。

    “不能用药的话,您只能先忍忍——”子键内关穴位于手腕正中,距离腕横纹约三横指(三个手指并拢的宽度)处,在两筋之间取穴。用拇指揉按,定位转圈36次,两手交替进行,疼痛发作时可增至200次。半个小时后,义恩的痛苦稍微得到缓解。可还是没有很大的改观。

    “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你回去休息吧…”

    “这怎么行呢,您这么痛苦?”

    “我真的没事…好多了…”义恩试着坐起来。

    “您还是躺着吧…我走就是了…”子键把药和水杯放在义恩的床边,千叮咛万嘱咐之后才离开。可是还是不放心的子键,瞒着义恩在一层的沙发上呆了一夜。

    又是一夜难眠,义恩都不知道最近有多长时间都是这样度过的。等到真正不痛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折腾了一晚,义恩依靠着房间里的物体才走下楼,却发现子键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义恩给子键盖上毯子,缓缓走到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差的没了人样。简单的漱洗之后,准备了简单的早点,回到客厅叫醒了子键。

    “子键…子键…醒醒啊…”轻轻的推了推熟睡的子键。

    “让我…再睡一会儿嘛…”小孩子般的语气,让义恩不禁笑了。

    “子键,起床了!“义恩换了一种严肃的口吻,虽然没有平常那么有力道,但是足以把子键惊醒。

    “是,「医长」,有什么吩咐!”子键跳起来,一脸慌张。看到义恩坐在桌前喝着茶,才知道原来是被吓醒的。

    “为什么没回去?”

    即使义恩语气严厉,可子键却完全不理会。

    “「医长」——您没事儿吧?”

    “我没事——”

    “你今天值班,先回去休息,下午再过去,听到没有?”

    “是——”子键拖长了音,表示被迫无奈。

    “我先去医所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放在心里就好了——”

    刻意扔下了子键,义恩像往常一样前往医所,继续着自己的工作,虽然表面上什么也没发生,他也尽可能让其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憔悴,但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