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部分:【重中之重——测评考试】8

    更新时间:2019-01-23 11:31:30本章字数:2351字

    到了下午,医所里基本清闲了。欧阳、子键、郁中健纷纷来到来到办公室,喝着茶,等待着义恩解答了大家心中的疑惑。凑巧的是,冰雨此时也来到义恩的医所,寻求着答案。

    “诶?冰雨,你怎么来了?”

    “欧阳,我怎么就不能来啊?!”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啊?”

    “我们想要知道今天上午测评的事情,「医长」他说会给我们一个解释的。”子键行礼之后,说出了原因。

    “看来这次的事情还真的满城风雨啊——”冰雨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大家还是一样很准时啊——”刚从手术室出来的义恩和紫絮的出现打破了沉寂。“郁中健,医所有其他医生值班吗?”

    “是的,「医长」——能保证这段时间不会出现空当!”之后,义恩示意大伙儿坐下。

    “首先,有两件事需要和大家商量:一个是关于10号进行的‘护士综合评定’。第二个是下个月5号进行的‘普通医生晋升测评’。最后,我会告诉大家今天上午的情况。”义恩边说,边示意让郁中健将分类的表格分发下去。

    “针对‘护士综合评定’,具体安排待会儿说。另外就是,今年由「翳之医」隶属的「中南城综合医所」下达的指示——增设「护士组长」、「资深医师」、「见习医长」三个层级,另外这个月的‘新进医生测评’结束之后,医所也会增加人手,所以我针对你们每个人的情况作出了相应的调整。”

    “「护士组长」?”

    “「见习医长」?”

    “上面也真是闲的慌,干嘛又弄出几个职级出来!”欧阳的随口一说,却得到了一致的点头。

    “大家各自看一下自己手中的表,待会儿有问题的提出来,今天会议结束之前签字然后交到我这里!”

    “是——”欧阳调儿啷当的把表正了过来,突然喊出:“什么?「见习医长」?”

    和欧阳一样惊讶的还有子键,他的申请是「资深医师」。但是,相对的郁中健接到的同样是「见习医长」的申请,却显得更为镇定。

    “你们不用这么惊讶吧?你看郁中健和你一样,也没有这么惊讶吧!”端起茶杯的义恩反而有点意外。

    “惊讶?我简直是震惊!”

    “是呀,我也是,「医长」——我的资历还不够格成为「资深医师」啊?!”

    “我说义恩啊,你要升职啦?”

    “欧阳,为什么这么说?”

    “要不然,你干嘛要选「见习医长」啊,像办交接的!”

    “呵呵——”义恩的苦笑此刻却没有人能够明白其中的含义。欧阳和子键夸张的表情和反应使得气氛热闹起来。

    “好了好了,我先说说我的想法……”义恩拍了拍手,让大家安静下来,像每次工作会议一样,将自己的想法和安排平摊开来,和大家一起商讨。

    其实,义恩很享受每一次和大家在一起讨论的时光。可能一般人很难理解,作为一个还没有满23岁的男孩子来说,却要承担着男人的责任。除了自己倾心的医者工作之外,其余的时间,他的生活都被和比自己年长的医者或者长官打交道所占据,真的很少有时间能够和同龄人坐在一起聊聊,哪怕是聊工作,也是快乐的,也是轻松的。所有,每一次义恩都会用心倾听每个人的意见和观点,细心记录,全心综合。这也是能够收服这个医所这帮同龄人,建立深厚感情和威信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严肃和说笑中,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最终的结果当然是在义恩的说服下,所有签字的表格汇聚到了义恩的手上,同时“护士综合评定”的安排也定下来,分别在5月的10号、13号、16号三天进行,等到“新进医生测评”结束,25号一起上报到「医属官」冰雨那里。

    “好了,耽误了大家很长时间,最后用一点点时间让郁中健来给大家说明一下今天上午的情况!”义恩的语气里似乎透着一点疲态。

    “是,「医长」。大家都知道,这届第一场测评当场就淘汰了20人,除了少部分是当场退出,其他的都是因为作弊而被监控逐出会场的。”

    “逐出会场?这么严重?”

    “昨晚「医长」提前预料到会作弊情况的出现,所以特地交代我们要严格监考现场。”

    “义恩,你早就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

    “恩,因为之前在说明会上我发现,他们其中的大部分人都不是各城的精英,而是医学院三四等的学员而已——”

    “什么?三四等?”

    “义恩,原来你也发现了?!”

    “是,我想苏艺大人应该也有所察觉。”

    “恩,我今天去茨城大人那儿汇报的时候,他也说了这个情况——可是,你的理由呢?”

    “理由就是一项很普通的东西——”

    “难道是蓝白相间的丝带?”子键突然想到。

    “子键,你的观察力不错。”

    “原来,你让每一位参考人员都佩戴蓝白相间的丝带的用意就在于此吧?!”冰雨好像明白了什么。

    “哦——我好像也明白了——”郁中健也仿佛恍然大悟。

    “你们俩能不能不打哑谜啊?”欧阳和紫絮出奇的一致。

    “那条丝带不仅仅是作为参考人员的证明,更是对于他们综合素质的检测。”冰雨补充。

    “蓝白,代表着对于这次测评的态度——神圣和诚实。”义恩对于子键的判断点点头。

    “原来如此,所有「医长」才会让我特别留意他们佩戴丝带的方式——”

    “因为一个人对于饰物的佩戴方式能反映出对于事物的态度,说明会那天我刻意强调丝带,为的就是观察他们的反应。”

    “如果不是优秀学员,自然对于测评考试的通过就会产生不小的难度,也就更容易出现下等的作弊行为!”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欧阳一个劲儿的感叹。

    “可是「医长」,这样的结果会不会让「总务长」很生气啊?”紫絮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是啊,中午的时候他就大发雷霆!”

    “没办法,会找机会解释的。”每次提到「总务长」,大家的心里都有一种要世界末日的感触,不知道是叫做无奈还是应该说是难过。

    “好了,大家辛苦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医长」,您也早点休息。”紫絮、子键、郁中健、欧阳四个人先离开了办公室,而冰雨则留下来帮助义恩整理办公室。

    “你啊,平时做事情都一本正经,一投入办公室就乱七八糟!”

    “最近事情比较多,也顾得上收拾。为了谢你帮我收拾,一起吃晚饭吧——”

    奇怪的是冰雨没有像往常那样一口答应,而是犹豫了一下,才答应。一路上,义恩也看出了身边女孩的心事,直截了当的问了起来。

    “怎么啦,有心事啊?”冰雨看着淡淡微笑的义恩,却半天说不出话来,这让义恩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