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近郊初遇邪教人

    更新时间:2019-01-23 11:41:34本章字数:2579字

    “白姑娘,武林大会于何日举行?”此番她离家的目的就是看看江湖上所谓的武林大会,岂可错过。因此云卿问向身旁的白依依。

    展泽恒一听,停下和叶晚霜过招,也凑过来问道:“是啊,白姑娘,武林大会在什么时候举行?我们要不要趁早赶路啊?”

    白依依想了想道:“下月十八。时间尚算充裕。”

    竹清璇略一细想,“时日尚多,柳大哥,我们这一路还是慢慢行走,好好欣赏这大好风光吧。”

    竹清璇的提议惹来大家伙的赞赏,尤以云卿为最。

    柳怿寒见大家兴致盎然,也不好弗了大家的意思,因此悄然点首。

    停停走走,赶了一个月的路,眼见就要到达灵州了。因为灵绝山位于灵州和庆华州的交界处,所以灵州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灵州的初春没有锦华城这般寒冷。春风虽寒却也泛着一丝暖意。郊外的柳枝已经泛出了新芽,桃花也含羞欲绽。路两边铺满了新生的绿草,树林也泛着碧色,好一幅万物更新的春景。

    柳怿寒与竹清璇他们骑着马走在路上,连日来的劳累,在看见这幅美景,也消失殆尽了。云卿、白依依和叶晚霜已经沉醉在着浓浓的春意里。展泽恒也让马放慢了脚步,欣赏着两边的美景。

    忽然一声“救命”吸引了他们的注意。他们侧身望去,密林中隐约能看到一些人影。于是他们展开轻功,身形如飞般射向树林,射向那传来声音的地方。但是柳怿寒让竹清璇留在了原地,他怕她陷入危险。

    林中,一棵大树下,六个蒙面人正在围攻一名女子。那名女子浑身是血,已经招架不住他们的攻势。

    云卿见这样的情况二话不说,拔剑加入战局。展泽恒见了云卿有危险也飞身过去和她一同奋战。接着叶晚霜、白依依、柳怿寒也过去帮忙。

    那名女子靠在树上看者他们打斗。

    转眼已经过了十几招,柳怿寒原本不想杀人见对方全是杀招,无奈之下只好出手,一招横空出世,双手拍在那人胸前,那人连退几步,口吐出鲜血倒地而忘。

    其他人见了也都不恋战,展泽恒用乌龙摆尾,划断了对方的喉咙。云卿一招月影花移,从对方身后刺入对方的心脉。叶晚霜功夫略逊一帱,和黑衣人打成平手,黑衣人见同伴被杀向叶晚霜射出飞镖,叶晚霜一惊,来不及躲闪,眼见就要伤到自己,白依依突然挡在她前面,用刀把飞镖劈成两半。展泽恒这时也解决一个黑衣人,连忙问道:“师妹,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叶晚霜心有余悸道:“幸好白姑娘救了我,我没事。还是看看那位姑娘吧。”

    云卿过看了看那受伤女子,她受伤很严重,已经奄奄一息了。云卿开口道:“柳大哥,她受伤很严重,可能撑不到灵州城。”

    展泽恒道:“我输些内力给她,让她能延长些时间,到灵州在找大夫救她。”

    竹清璇见没打斗声了,便下马走了过来,她看着那奄奄一息的女子,道:“根本不需要为她输内力。”

    叶晚霜奇怪问:“难道竹姑娘懂医术?”

    竹清璇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那女子,仿佛要把她看穿一般。柳怿寒嘴角泛出一丝笑容。

    白依依这时也开口道:“不错,这件事的确发生的太巧了。云卿姑娘你看看她身上的伤。”

    竹清璇见云卿要碰触她,急忙道:“云卿不要碰她,她身上的血有毒。”

    刚刚说完,那名女子突然睁开眼,同时向竹清璇射出三枚追魂针。竹清璇没有功夫根本没有能力躲开,她看着那追魂针飞向自己,竟然也没有丝毫惧色。柳怿寒见状,连忙抓起几片树叶,也射向竹清璇,及时把追魂针打落在地。竹清璇的脸上出现一抹笑容,因为她知道柳大哥一定会救她的。而其他人却以满脸惊奇的看着柳怿寒。没有想到柳怿寒竟然能用树叶打落追魂针,没有四十年的功力根本达不到这样的境界。而柳怿寒也就二十多岁,竟然能练就这样的内力。也难怪他们会奇怪。

    那女子这时已经飞身站在树枝上,娇笑道:“逍遥幻公子果然名不虚传。还有那位姑娘,我记住你了。我们后会有期啊。”

    竹清璇微笑道:“追魂钗,凌玉姿的易容术也另人钦佩。可惜你的追魂针暴露了你的身份。”若不是这追魂针她也不会发现她的身份。

    凌玉姿仍然笑道:“好聪明的姑娘,长的也不错,我要是个七尺男儿也想把你娶回家。不和你们这些小辈们闹了我有事先走了。”说完施展轻功,在树枝上一点,灵巧的辟开树林中枝干的障碍,转眼消失在林中……

    过了良久叶晚霜才戚戚然开口道:“这追魂钗为什么要杀我们,而且她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云卿不知道什么追魂钗,不解道:“什么追魂钗啊,那个恶毒女人是谁啊?”

    竹清璇道:“凌玉姿是日天教的人。”

    如此一说,大家便都知道了,想来是因为白依依的关系,日天教才找上他们的。

    柳怿寒道:“日天教锱铢必较,我们救了依依,在他们眼里是在跟他们做对,杀一儆百,是他们一贯的作风。”

    展泽恒接着道:“这样的话,那我们的行踪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这次到白云山庄果然是凶险万分。”

    云卿道:“你是不是怕了,怕就趁早回去吧,我们不会笑话你的。”

    展泽恒叹了口气,没有回答,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知道不管他有理没理都说不过云卿,干脆闭嘴。

    云卿见她不回答,也不好在说他,于是转过身问竹清璇:“竹姐姐,你怎么知道那人是追魂钗——凌玉姿呢?”

    竹清璇道:“我对武林江湖的各门派和所用的兵器有些了解。”她回答的很简单也很谦虚。

    白依依看了看天,道:“先别说这么多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先进灵州城再做打算。”

    柳怿寒道:“不错,看来日天教这次只是想给我们些警告,否则也不会派这样的人来。”其他人都点点头,都往上马往灵州城走去。

    灵州城外,一处宜人的山地间,有一片稠密的树林,一抹纤细的身影站在那。冰冷的寒风,轻抚她的面纱,乌黑的秀发也随风在舞动,她仅露出的一双眼睛,此刻正怒视着迎面走来的黑衣男子。那名男子一到他面前,便单膝跪地道:“参见护法?”

    原来那女子竟是日天教的金护法。

    金护法怒道:“阎焰,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不遵从我的命令,派凌玉姿前去刺杀逍遥幻公子一行人。”

    黑衣男子顿时惶恐,道:“护法恕罪,只是丢了白依依,属下想以此将功折罪。”

    “白依依丢了就丢了,白云山庄对我们构不成威胁,也帮助不了我们成就大业。”金护法道:“记住,你派出去打算沿途袭击的人都给我撤回来。若逍遥幻公子一行人出了任何差错,我都唯你是问。”

    阎焰诚惶诚恐连忙应下。不知道这逍遥幻公子是什么人,竟然让金护法亲自出面?该不是金护法看上那小白脸了吧?

    “你退下吧。”

    阎焰应声退下,偌大的树林只剩下金护法一人。月动人不动,她就这么一直站着。幸好没出什么乱子。阎焰派出去的人都没伤到柳怿寒,不愧是玉海子亲自调教出来的弟子。金护法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对于白家父子的心思,金护法冷笑一声,他们自有办法。在那所谓的武林大会上,日天教一定会让柳怿寒大放异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