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武林大会选盟主

    更新时间:2019-01-23 11:41:34本章字数:3106字

    阎焰诚惶诚恐连忙应下。不知道这逍遥幻公子是什么人,竟然让金护法亲自出面?该不是金护法看上那小白脸了吧?

    “你退下吧。”

    阎焰应声退下,偌大的树林只剩下金护法一人。月动人不动,她就这么一直站着。幸好没出什么乱子。阎焰派出去的人都没伤到柳怿寒,不愧是玉海子亲自调教出来的弟子。金护法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对于白家父子的心思,金护法冷笑一声,他们自有办法。在那所谓的武林大会上,日天教一定会让柳怿寒大放异彩的。

    这白云山庄果然不同凡响,庄园极大,内设豪奢。而今日举办武林大会,庄内来了许多武林人士,当真热闹非凡。

    在白依依的带领下,不知道穿过了几道抄手游廊,来到一个宽阔的广场上。只见广场最北面正中有两个主席位,左下首还有一个席位,应是主人之座。两边向南依次摆满了席位,也相继坐了不少各门各派的武林人士。广场最南面是一个宽大的擂台。

    此时,一位手拿折扇,衣着偏偏的公子快步迎了上来。只见此人约二十五六岁年纪,眉毛丰整,目光柔和,鼻子挺直,颊骨高圆,不失为一位美男子。那公子仪态亲和地道:“几位大驾光临,令寒舍蓬荜生辉,实乃我白云山庄之荣幸。”

    “白少庄主客气了。”柳怿寒还礼道。

    白诺言道:“今日客众,只怕会招呼不周,这样吧,几位既然来到敝舍,便在敝舍逗留几日,好让白某一尽地主之宜。”柳怿寒正自犹豫,白诺言忙道:“柳公子不会连这点薄面也不给在下吧。”

    柳怿寒只觉盛情难却,便点头应允。

    白诺言大喜,转而对身后的两侍婢道:“快请几位上座。”两侍婢应声为几人安排了席位。白诺言与柳怿寒寒暄了几句,便又去招呼其他客人,顺便带走了白依依。

    云卿看了看在坐武林中人,她于武林之事不甚了解,问两侍婢道:“两位姐姐可否介绍一下,他们是何门何派的?”

    两女子又“咯咯”一笑,左边那女子道:“姑娘看上去比我们要大,不要姐姐长姐姐短的叫了,我叫柳晴,这位是我妹妹柳茵,你直呼我们的名讳便可。”说着,指了指右手上座几个和尚打扮的人道:“他们是少林派,中间那位是少林高僧空寂禅师。”

    少林派对面,有几个身着淡灰色长袍的人,柳晴道:“那是五当派,在当中的是五当掌门宋碧言。”

    少林派下首,有几个女子做道姑打扮,当中那人已白发须眉,看来已过花甲之年,柳茵道:“那是峨嵋派,中间那位是峨嵋掌门香继师太。峨嵋派对面是崆峒派,其下首是点苍派,坐在当中的分别是崆峒派掌门萧和极以及点苍派掌门秦怀雨。”

    几人边听边默默点头。

    柳晴又指着点苍派对面几人道:“那是风萧派。当中那位是其掌门欧阳世宗,右边那位是副掌门蒋盟。再下面坐的便是近些年来白庄主诚邀的一些武林前辈和青年才俊。还有些是应邀来参加的,有的还没到。”

    展泽恒视那些人,目光停留在身着银白色长袍的男子身上,只见那人二十五六岁模样,眉峰高耸,眼神犀利,眼角微翘,鼻梁高挺,乍见倒颇为丰神俊朗,与众不同。他身前的桌上,放有一把饰有七彩珠、九华玉的三尺长剑。他身旁坐着一女子,那女子两肩微削,模样娇小,甚为天真稚嫩。问:“那穿银白色长袍的男子是谁?”

    柳晴望了望那身着银白色长袍的男子,说道:“说起来,这位公子的来头可真不小,他是两个月前才被庄主重金诚邀加盟白云山庄的,他是萧叶谷谷主慕容昭的儿子慕容少扬,他旁边那位是他的妹妹慕容少眉。”

    展泽恒点了点头。

    柳晴眼见客人络绎不绝地到来,忙道:“几位先坐,我们还要迎接其他客人,先失陪了。”

    “有劳二位姑娘了,你们忙吧。”柳怿寒总是谦逊有礼。

    柳晴柳茵还礼离开。

    二人刚走,展泽恒恍然道:“忘了问她们,今天是因何召开这武林大会?”

    柳怿寒笑道:“一会就知道了。”

    不多会儿,有人奉茶上来,二人呷了口茶,细细品味。闲谈间,又有人陆陆续续到来,不久,整个宽阔的广场已座无虚席。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从广场东侧走来两人,大约都四五十岁年纪,当前那人国字脸,浓眉大眼,长相颇为端正;后面那人脸部轮廓呈长方形,双目黑白分明。此二人在主席之位坐下。白诺言亦在主席左侧的主位上坐下。此时,在场众人停止了议论,纷纷望向台上的三人。

    柳怿寒轻声对竹清璇道:“当前那位是白云山庄的庄主白守业,后面那位是原叶山庄的庄主钟远山。”

    竹清璇点点头。

    只听白守业开口道:“今日各位武林同道齐来参加敝庄举办的武林大会,实乃敝庄莫大的荣幸。相信各位都知道今日召开武林大会的目的。有道是‘后生可畏’,一来是给那些青年才俊一个展示的机会,让他们在拳脚上进行一番比试,选出一位后生之冠。由于大家都是远道而来,旅途奔波,今日就不再比试,敝庄会给各位安排好住处,令各位有识青年养精蓄锐,以备明日的比试。”顿了顿,继续道:“二来是为了日天教挑衅六大派的事。”他说话声音厚重,声若洪钟,在坐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话音刚落,只听崆峒派掌门萧和极义愤填膺地道:“一直以来,都只道日天教是无恶不作的,谁知近两年竟如此肆意妄为!越来越不把我们正派中人放在眼里了。”

    点苍派掌门秦怀雨也愤然道:“我派前任掌门就是被日天教的妖人所杀,据闻其他门派也有掌门或弟子相继遇害,各门各*去与日天教协商的弟子都下落不明,今日我们一定要商议一个应对之策!”

    话音一落,在座武林中人无不纷纷响应。

    白守业见大家如此激愤,便不再言语。钟远山用手示意大家少安毋躁,然而无济于事。

    欧阳世宗见此情况,朗声道:“各位少安毋躁,我们今日就是来商议应对之策的,且先听听二位庄主有何高见!”

    议论声渐止,只听钟远山道:“高见倒是不敢当,不知各位有什么好的提议?”

    “如今六大派各自为立,如一盘散沙,我认为我们应该团结一心,共同对付魔门!”峨嵋掌门香继师太道。

    “说的对!说的对!”在坐众人又是纷纷响应。

    待议论声渐落,白守业道:“香继师太说的有理,我们是应该团结一心。既然团结一心,就应该选出一位武林盟主来领导大家共同对付魔教妖人。不如今日,我们就选出一位武林盟主,如何?”

    一时间坐下安静异常,大家均自思索该由谁来出任这武林盟主之职。

    只听一个声音道:“武林盟主自然要武功高强之人担当,不如比武决胜负!”

    又一个声音道:“不行,武功高强之人只能算作将才,不见得就是帅才。武林盟主应有号召力,能够带领大家团结一心的。武林大会既是白云山庄召开,而白庄主和钟庄主又曾经担任过武林盟主,自然有这个能力,武林盟主之职当之无愧!”

    众人闻得此言,都望向白庄主与钟庄主。二位庄主心下窃喜,却不能表露出来,只见白守业微微欠了欠身,故作推辞道:“在下何得何能,来担此重任呢?依我之见,少林派历来是武林之中的泰山北斗,这武林盟主之职当由少林主持或空寂禅师来担当。”

    “阿弥陀佛。”空寂禅师一直没有开口,闻得此言,缓缓道:“出家人不参与这俗事纷争,今日老纳前来只为了武林太平,至于盟主之职还是另觅其他人选吧。”

    一时之间,有提议武当掌门的,有提议峨嵋掌门的……声音络绎不绝。

    “魔道妖人武功高强,各大门派的掌门都有被其所杀,我们选出武林盟主就能对付他们吗?”嘈杂的声音中,一个声音脱颖而出,“据闻得澜海宝藏者得天下,而其中的龙月剑又是武林至宝,其中藏有日天教的秘密,是不是要从这下手!”

    白诺言心想不错,何况自己也垂涎这龙月剑已久,且又能得到天下宝藏,转念之间已有了主意,朗声道:“各位可否听在下一言。”台下声音渐落,只听白诺言道:“适才那位仁兄说得不错,龙月剑是对付日天教的关键,既然大家对于武林盟主的人选存有争议,不如这样吧,我们订一个协议,谁能获得澜海蝴蝶玉佩找到到龙月剑,就奉他为武林盟主!”

    在座众人议论着,既能获得澜海蝴蝶玉佩者,必也是有才有能之士,何况只怕也只有龙月剑才能对付魔道,便纷纷点头赞同。

    此番商议定,白云山庄便设宴款待各门各派及其门下之人,好不奢华。宴后,庄主为各门各派安排了住处,令他们好好休息,以为第二日的比武养精蓄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