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传三

    更新时间:2019-01-24 15:40:38本章字数:2352字

    这八重天,天暗下来又有另一番景象。白昼时,四处一片荒凉,黄沙漫盖,说是选修炼之处应远离嬉戏之地。在我看来,不就变着法不让那些个小贩啊讨生活嘛,自我上八重天,就没见过几个仙儿。话说这晚上也挺丽质,有好多灵气团漂浮这空中,一闪一闪甚是漂亮,就如凡界丛林里的叫萤火虫的小可爱。要是能与心爱之人在此良宵美景下一同漫步,这又是另一番境地。看着看着又想到了凡界说书的那张郎与林小姐的凄美爱情故事。

    话说回来,阗桑那只鸟怎么还不来?忘了说明了,阗桑元身为毕方,说到底是鸟人一只。昼夜温差大,可算意识到了,当阗桑师兄出现时,我的形象都毁在那鼻涕上了。

    “哈,师妹,这。。。”

    “别管,快走吧,等回来找你算账,你看都几时了”

    “闹肚子了,都是吃了那灵仙草,害的我灵力还损了。”我几乎偷笑,你本性属火,相克。

    夜黑风高,黑暗中有两人鬼鬼祟祟地朝目的地进发。

    我现在真想敲扁阗桑的头,我扒开所谓的隐秘地,那么小的洞不是狗洞是什么?

    阗桑师兄总算意识到什么了,急忙解释:“这只是通往处罢了。”好,我就再暂且信你一回。

    我曲着身子往里爬,好长的一段路啊,这地道亏师兄挖的出来。总算,在我几乎绝望之前,一丝光亮透过来。

    啊,光明,可我爬出来又有一次想爆阗桑头的冲动,另一条路就直通我的住处,还看的见我挂在房梁上的器具。

    “啊,师妹,听我解释啊,这个大路要有师祖亲自注入灵力才能通行。”阗桑师兄真会察颜观色,已感觉我的怒气,不送进宫当太监可惜了。

    “师妹,你说什么?什么是太监?”这厮不仅察颜观色的能力好,耳朵也不赖。

    “不能人道的人呗,我觉得你挺适合的。”

    “别,老爹还等着报孙子呢,太监就免了吧。”说着从怀里掏出颗明珠一样的玩意儿往门口石柱上一嵌。结界瞬间开了道口子。

    好啊,监守自盗,我对师兄又刮目相看啊。

    “别用这眼神看着我,还不是你要来?你先进,我就来,先施法将这寒珠隐藏,这好多值班的。”师兄下凡历劫时肯定投身为太监,而且是特别吃香的那种,我确定以及肯定啊。

    我踏进结界,真是漂亮,此中与界外完全是另一番景象。灵池泉水浑然一体,充满灵气,真是修炼的绝佳境地,可惜师祖老是藏着捏着。

    “师兄,你来了吗?你说的灵仙草在哪里啊?”我一转眼,身后空无一人,这师兄怎么一会儿就跑了呢?罢了,看他来过也出不了啥事。

    我自己找去,这片林子不知怎么充满了诱惑力。一股灵仙草的香味弥漫过来,我也不知怎么,这厮有一种让我血液沸腾的能力。

    我剥开眼前的草,一幅出浴图又让我人中处感觉湿湿的。

    果真是让我血液沸腾啊,从背后来讲,定是一极品,肌肤光滑,背后的肌肉多一分累赘,少一分纤弱。那一头水蓝的青丝衬得他越发动人,真是一副美人沐浴图啊,我都有点自惭形秽。真是天生丽质,趁着没被发现之前,观赏一番。

    娘亲总说遇上男子*身体,必先掩面向后转,小步跑开。可现在这情况大不相同,我一小跑就被发现捉去受罚了,所以本殿下就先静观其变。

    咳咳,沐浴的差不多了,是该起身了,想到这,我脸不禁红了些。

    我颔首思考,这厮光看背影已经着迷了,真想看一看,长得比我那小夫君是否要俊美。虽然本殿下已经很久没见到我那小夫君,想象的能力也是有滴。

    等我思考完想继续欣赏出浴图,我被眼前的一张脸吓了一跳。

    “你是何人,为何到会到华清池畔?这可是禁地。”不好,被发现了,这厮会不会让我为看了他身子负责?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这张脸真是性别难辨啊,娘亲说过看到美男子要镇定,要保持大家风范。

    “我是来此打酱油的,您请继续,小女子这就回避。”

    “你可知私入华清池是要受刑的?”他那流璨的俊目叙解那微微翘起的嘴角。我这是怎么了?心好像慢了半拍。我不语,怕嘴里的涎水掉下来有损我的形象,娘亲也说过,低儿不语,微微含笑才能给他人留下好印象。

    “怎么?难道你是来观赏本君沐浴的?”这厮说的真是脸不红心不跳。

    “没,没这事儿。我只是来偷点东西的。”糟了,该掌嘴。

    “哦?我还以为你是瞧见本君俊美非凡,为此跟随本君前来沐浴的。”我头懵了下,瞧见过不要脸的,比如说像阗桑师兄,可没瞧见这么不要脸的。

    “您这说的,我可没这种嗜好,要跟随你来沐浴?我只需看看我自己。”我感觉这脸上火辣辣的,不由自主的低了低头。可这一低头可有大事出来了,这厮就穿了件薄如蝉翼的袍子,再下面我就无法往下看了,精壮的胸膛若隐若现,害的我又有让我血液翻腾的感觉。

    “看看你自己?脸还凑合,可这图腾,真丑。”他的手划过我脸颊,弄的我有点痒痒。

    “你,你,你调戏我。”我到底还是个待嫁女子,这般被人调戏,怎肯不急,我一跺脚就想往后跑。

    我跨出结界,头也不敢回的走了,真讨厌,我的心跳的好快。

    臭师兄,留我在结界里,你这厮都不知道跑哪去了。罢了,今日碰到这般无赖受惊了,连灵仙草都没偷到,明日再找你好好算算帐。

    这日我梦里出现了另一人。

    “哦?我还以为你是瞧见本君俊美非凡,为此跟随本君前来沐浴的。”

    “看看你自己?脸还凑合,可这图腾,真丑。”

    整晚梦中,我脑里反复出现这两句话。那一抹水蓝色的长发总是挥之不去。

    你便是我心里那不曾知晓的柔软。

    谁拂我之面,留我一处决堤;谁携我之心,唯我一份念记。

    我感觉身体疼痛不止,小腹处剧烈的疼痛无疑在我身上雪上加霜。

    一声一声的呼唤,一份一份的疼痛让我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瞧见师兄和娘亲着急的脸。

    “娘亲。。”

    “曼儿,我的曼儿,你总算是醒来了,让娘亲好生担心。”看着娘亲的苍白的脸,我一阵苦涩,我这般执着冲动,却未曾想过我的父君和娘亲。

    “你这脸,你这伤痕累累的身子,要是出了个好歹,你让娘亲与父君该怎么办才好。”

    娘亲,对不起,我实在不能看他那样子。

    “娘亲,我见连觅帝君危在旦夕,我便拿我这张图腾救了他性命,就当还了他当年禁妖塔前救我的恩情吧。”我苦笑着,只当个借口让娘亲不费心我罢了。

    娘亲跟我说,我已经昏迷好几十日了,她听见这消息,立即赶过来,还好我没事,父君正在闭关,没让他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