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铭

    更新时间:2019-01-23 14:40:12本章字数:3117字

    十七岁的时候,我做过很多关于你的梦,但现在梦都碎了。我用七年的时间来追寻你的身影你的脚步你的梦想。喜欢你,真的不是说说而已。但是夏铭,人都要忍过一段时光不是吗?现在的我要丢掉你了。

    海面上铺满了冷冷的目光,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07年夏。

    我叫林璟,是个整天屁颠屁颠的大一姑娘。每天过着上课下课吃饭休息的平凡生活。我从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好,所以积极参加社团活动认真完成学生会工作。然后上天就这么随手丢下一场劫,正好砸在我的头上。

    校园十大歌手大赛,每个干事都要负责一位参赛选手,我则不幸的抽到了混蛋余江楚的姓名条。

    “小璟璟,你真是好福气!工作的时候也带上我吧!做牛做马我都OK啊!”江米一脸贱贱的狗腿样儿跪求与余江楚接触的机会。

    “余江楚谁啊?”我一边吹着头发一边问江米余江楚是何方大神。

    行动派江米迅速打开电脑点开校园论坛并且双击余江楚的照片然后举到我面前,“看,这位就是我们的余江楚同学。”

    第一眼看到余江楚照片的时候就觉得这种眼镜暗藏桃花看起来痞气十足的男生一定都靠不住,可后来当我在深夜的大街上发疯的时候,却是他给了我最温暖的怀抱。

    经过江米一晚上的科普,我大概知道了余江楚是个什么角色,无非是长得帅会唱歌富二代之类之类的。

    十大七进五的时候,余江楚主动联系我了。

    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睡午觉,我这种千年睡神看着手机屏幕上陌生的电话号码很是来火。

    “喂,你谁啊?”

    “我操,夏铭你听听这妞脾气真烈。”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夏铭的名字。夏铭,是这世界上最短却最有魔力的诅咒。

    余江楚要求晚上比赛的时候要请兄弟弹吉他伴奏,那感觉好像是我说不行就不行的样子,你请谁伴奏关老娘半毛钱的屁事!忍着美梦被吵醒的怒火,我还是用无比亲切可爱的口气对他说:“可以的同学,我们队伴奏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祝你成功哦。有什么需要记得联系我哦。”

    “你你你……跨度不要这么大,烈点也挺好的,挺好的。”

    “那你给老娘滚远点!”

    晚上比赛刚开始,我就挂着工作证到处转悠,然后就有人喊“林璟,有人找你去后台”。一只脚刚刚跨进去,就看见余江楚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帅哥形象半躺在沙发里抽烟。“你就是林璟?”

    “干嘛,有什么事儿?咳咳……”我最受不了的就是烟味,高中曾经因为喜欢的男生抽烟然后觉得我们不可能所以特别伤心哭了一整天,因此也被同学嘲笑是偏执狂。

    “我饿了,要吃饭。不然等一下就没劲儿上台唱歌了。”

      我是你的奴隶吗混蛋,我不就负责你的表演吗,你吃喝拉撒都得我管吗,你会叫我妈还是爸啊。

    正要准备发飙的时候,有人推门而入,甩着湿漉漉的手说:“江楚,我饿了,叫外卖吧。”

    这个人,叫夏铭。很久以后,每当我回忆起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场景都觉得他连甩手的样子都那么赏心悦目,让人想要靠近。

    “小璟璟,我们夏大帅哥说饿了,去给我们买饭吧。我要一个鸡肉卷一杯奶茶一个蟹黄堡外加两个蛋挞。”余江楚得意洋洋地冲我笑。小璟璟?余江楚你TM还真是跟江米心有灵犀啊,我还以为这么恶心的称呼只有她叫的出来。

    “算了,我们自己打电话让人送吧,让人女生跑一次多不好意思。”夏铭擦干了手上的水,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在灯光下美得想让人咬一口。

    “行!我去买,跑腿这种事我最擅长了,不过……咳咳……”我慢慢挪到余江楚跟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拽下他叼着的半根烟,然后拔腿就跑。

    提着东西走到礼堂后门的时候听到主持人报幕,下面有请审计二班余江楚同学为大家带来孙燕姿的新歌《开始懂了》。

    舞台上清淡的打出两束紫光,巧妙地把两个人包裹进去。夏铭坐在柔和的灯光里,手指跳起好看的舞蹈,吉他声也随即响起。

    我竟然没有掉头最残忍那一刻静静看你走一点都不像我……

    相信你只是怕伤害我不是骗我很爱过谁会舍得……

    但明天是自己的开始懂了快乐是选择……

    谢幕的时候,我分明看见夏铭的脸上有亮晶晶的东西,他哭了。

    我以为会走摇滚路线的余江楚竟然选择了如此小清新的歌曲实在让人惊讶,看起来像个痞子的他竟然也会如此深情的唱一首给过去的情歌,夏铭的吉他演奏更是为他加了不少分,所以毫不意外地,余江楚以第一的成绩进了十大歌手前五。

    后台,夏铭点燃一根烟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眼睛布满血丝。余江楚一只手放在夏铭的肩膀上,哥们儿,过去就过去了,她顾佳恩算什么,行了。就这一次为她哭,以后以后没女人不还有兄弟呢嘛!

    原来夏铭有喜欢的人了啊。说不出为什么,我很失落。

    余江楚接着劝,你想想天涯何处无芳草啊,更何况我们现在是大学生啊?美女成群不是吗?来来来,我觉得我们小璟璟就很可爱。顾佳恩那种跟你在一起只会摆脸色的女生有什么好的,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知道不?

    因为余江楚的一句玩笑话,我的心一阵狂跳。夏铭用一种我无法琢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掐灭了手中的烟头,挤出来勉强的笑容,对余江楚说:我们去喝酒吧。

    行!

    余江楚眼都不眨一下就答应下来。

    俩人走出门之前,夏铭停了一下对我说,那个林璟,江楚的话不要放在心上,这人就爱开玩笑。

    对对,小璟璟我开玩笑呢,别在意啊。余江楚推着夏铭走出我的视线。

    从小就不是什么幸运女神喜欢的孩子,所以丢东西被人骗这种低级的狗屎运我都不屑于提。我一直觉得我能活到现在全凭我那一颗坚强的心,可是你记不记得在火影里白对鸣人说:人在保护最重要的人的时候,会变得非常坚强。

    在此后的七年里,夏铭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林璟可以为你头破血流也不退却。

    十大歌手决赛的时候,余江楚果然恢复了他的本来面目。在舞台上摇头摆尾像打了鸡血一样,不断地对台下的妹子抛媚眼,大叫:Everybody一起来,comeon。

    我和夏铭并肩坐在第二排靠左的位置默默吐槽这种洒狗血的表演方式,我还是比较喜欢余江楚抒情的样子。

    在那么多人一起尖叫呼喊的时候,夏铭一直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舞台上激情四射的余江楚嘴角挂着一点点的笑。

    本来在这个时候,我应该和江米他们一样发了疯地呐喊大叫,可是夏铭在这儿,我多想安安静静的陪着他。

    虽然余江楚拼了小命儿在那鬼哭狼嚎但最后还是只得了个亚军,不服输的他在吃饭的时候还非得拉着我问,小璟璟你给我评评理,是本少爷潇洒帅气的表演撼动人心还是管院那个娘娘腔的反串更胜一筹?

    一直默默扒饭的夏铭突然来一句,要是我选,我就要那娘娘腔。

    余江楚一副被亲夫抛弃的样子,把自己的头发揉成一团杂草。完了完了,你们都不爱我了。

    江米拉拉我的衣服小声问,你确定这真的是我们冷酷俊俏的少爷余江楚么,本姑娘觉得他更像精神病患者。

    所以有句话这么说,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仔细想想也不对,余江楚这个二缺怎么能和周敦颐笔下的莲花相提并论?

    余江楚豪迈地付了帐然后把我们统统塞进出租车里拉到钱柜去唱歌,夏铭中途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之后表情凝重趴在余江楚耳朵旁边说了几句话,兴致正高的余江楚突然就不出声了。他跑过来把话筒塞到我手里,林璟你好好跟江米和其他人好好玩,我们出去一趟,这不朋友有点事儿,你们嗨起啊!

    大概是太重的霉运成就了我精准的第六感,直觉告诉我,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担心地看一眼夏铭,他已经穿好外套继续打电话了。只是隐约听到,顾佳恩你给老子等着,哪都不要去!我大概明白这件事应该跟那个夏铭的前女友或者说是夏铭一直喜欢的女生顾佳恩有关。

    我和江米坐在角落里开心地嗑瓜子,江沂南带着一身酒气挪了过来。

    林璟,这位是你室友啊?

    干嘛?

    没干嘛,就问问。

    切,明明就不安好心想要勾搭我们家江米,还一副我行的正坐得端的装纯表情。文艺部哪个人不知道你花心大罗卜一个整天想着找妹子已解决自己空虚寂寞冷的单身状态,装吧接着装。

    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心理活动。

    林璟,我钱包落KTV了,你能帮我送过来吗?余江楚的声音像是敌军马上攻破城门把他全家杀光宰静一样焦急。

    我低头四处找他的钱包的时候,他已经挂了电话发来了具体地址。

    跳上出租车后一路看着车窗外迅速倒退的街道,心里的恐惧渐渐蔓延开来。

    你,不会有事吧,夏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