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黑鹰与杀手

    更新时间:2019-01-23 14:50:52本章字数:3953字

    兄弟三个人一边聊天一边观察着过往的客商。忽然间从远方的天边传来了一声鹰唳,顺着声音看去一个黑点慢慢从远处天空靠近,城关附近除了那些站岗的士兵和虚离门弟子外,其余所有的人都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只苍劲的黑色雄鹰由远及近迅速的从他们头顶飞过,朝虚离山庄的方向飞去了。

    “这样的黑鹰只有在西方姚国的辽阔的大草原上才有,怎么忽然出现在咱们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萧青山感到黑鹰有可疑,而且还朝着自己家的地方飞去,于是立刻回到了城楼问李盘将军这黑鹰来历。

    李盘看到黑鹰之后也感到有些可疑:“看那鹰去的方向正是你们虚离山庄,这倒是怪了,这鹰是不是你们山庄中人饲养的?”李盘看了一眼萧青山问道。

    萧青山摇了摇头说道:“不会的,我们山庄中只养信鸽这一种飞禽,况且刚才听那鹰唳之声尖锐有力,飞鹰速度更是极快!这种品色的雄鹰在咱们炎华国根本没有。”

    李盘欣赏的看了看萧青山心里称赞,他年纪不大却见识不凡,而且为人成熟稳重将来必定是这虚离山庄的接班人了。想着他又问萧青山:“依你看这黑鹰有什么蹊跷?你想如何处理?”

    萧青山想了想说道:“这黑鹰是朝我们山庄飞去的!无论它是不是和山庄有关都应该回去问问父亲。”

    接着他又转身对两个弟弟说:“你们今天来的正好!现在交给你们两人一个任务!立刻回山庄中将黑鹰之事禀报父亲,请示他的意思。”

    说完之后看到两个弟弟没有吱声,心想他们可能是没把这当什么重要的大事,萧青山便又说道:“此事有很大的可疑之处!你们两个一定要认真对待,千万不可儿戏快去吧。”

    听到了大哥的叮嘱,萧青峰点了点头就领着弟弟回山庄了。

    两个弟弟走后萧青山沉思片刻心中还是感觉不妥,他又向李盘请示出城查询。

    李盘同意之后萧青山骑上自己的战马,点了十多名侦查骑兵,奔出了晰音城朝设立在城外西面五十里一处哨岗而去。他要去看看姚国人是不是有什么军事举动。

    萧青山走后李盘就来到了城关,他正看着自己的士兵检查过往的货商,却听到一个声音说道:“一只鹰就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真是可笑。”

    李盘立刻朝发出声音的人看去,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身穿黑色长袍,他的身后跟着四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他们每个都是器宇轩昂,身材矫健。一看便知都是练武多年的好手。

    而说话之人正是这个老者,他眯着一双眼睛脸庞消瘦,脸色微微发白看上去年迈体弱,他长长的白胡子一直垂到胸口,如果不是当场看见绝对不会想到,那么苍劲洪亮的声音会从一个这样的人口中说出来。

    李盘隐隐感觉这几个人身份不一般,于是他伸手拦住了正好走到身边的老人。

    老人看也没看他一眼而是扬起了头闭上了眼睛。老人身后的一个青年问李盘:“你有什么事?”

    “请问几位是从哪来啊?”李盘眼睛盯着老人说道。

    “废话!从这个方向来的只有姚国,还能有什么地方。”青年毫不客气的对李盘说。

    “哦?这么说你们是姚国来的商人了?”李盘不紧不慢的继续问他们。

    “没错!”青年人的每一句话都是冷冰冰的,但是李盘听他说话中气十足,他见过不少会内功的高手说话时都是这样!

    “那请问你们是做什么买卖的?我怎么没看见你们的货啊?”看到李盘留住这几个人问了这么久,几名虚离门的弟子和守城士兵,已经无声无息的将他们围在了中间。

    青年人不在说话了,他看向老人露出了请示的神色。老人虽然没有睁眼睛但是好像能够洞察周围的一切:“我们卖的是性命”他缓慢的说出这几个字。但是他每说一个字那声音似乎都有穿透性一样,冲击着李盘的大脑。

    老人刚开口说话时,李盘就发现对方是在用内力震慑自己,本来就无甚内功的他此时又怎么可能提的上真气。老人这几个字说完时,他的额头已经微微的冒出了几滴冷汗。

    李盘心里正在盘算着对方这五个人的身份,那个老人又问他道:“请问你们的将军在哪?”

    李盘想了想说道:“将军自然在将军府,你们找他干什么?”

    “有人花钱买了我等几人的性命,要我们来帮他办一件事如果办不成或者办不好,那我们就要用自己的性命来还债。”老人的语气变得和刚才的李盘一模一样,不紧不慢根本都不正眼瞧李盘一眼。

    李盘听出了对方的意思,知道他们几个很有可能是别人请的杀手,专门来除掉自己的:“哦!”李盘应付着脑中迅速的想着对策。

    这个老人的功夫实在是太深了,自己完全看不透他的境界。要是他知道了自己就是李盘,估计这么近的距离翻手之间就要被他制住。现在一定要想办法先回到城楼上,然后再指挥城下的士兵加上这近百名的虚离门精英,应该就能收拾这五个人了。

    快速的想出对策之后李盘说道:“你们要找李将军,那我立刻去将军府禀报一声,还请你们在这等候片刻。”说完李盘就要走。

    但是老者身后刚才和李盘对话的那个青年,忽然伸手搭在了李盘的肩膀上:“你以为我们傻吗?你是想回去报信对不对?”说完他掌上用力朝李盘的肩膀一推,想废了李盘这只右手。

    李盘见对方动手了,立刻双脚发力拼命的朝前一跃朝前一蹦,这一下足足跳出去一丈距离。

    “哼!还真是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那青年说着身子也朝前一扑,接着展开双手分别从左右两侧朝李盘的头拍去。

    李盘跳出来的同时,刚才围在旁边的士兵已经一起出手朝那青年合击而去,手拿长枪的士兵有的刺青年的头,有的刺腹,让正好身子飞在半空的青年身体要害全部受到攻击,而虚离门的弟子则死死的盯着那老人和其他几个青年。他们也知道这老人的功力深不可测,以他们的实力并不是老人的对手,所以只要对方不动自己决不敢贸然出手。

    扑在半空的青年看到十来把长枪刺到,凌空一个转体,他那两只展开的双臂就好像两只雄鹰的翅膀,左手朝那向头刺来的几支枪朝前一挡,右手向下,将刺向胸口的几支枪朝外一推,青年随意的施展了这么一手飞叶穿花的轻功,就将十多名强壮士兵的杀招化解了。

    不过由于这些士兵的阻碍,青年在半空中招式一老就不能再继续攻击李盘了,他落下身子之后十多名士兵立刻挺着枪凝视着他。这些士兵端着长枪的手隐约发抖,李盘此刻惊讶的发现这青年的武功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高!

    “这几个人是姚国奸细!大家将他们围起来。”李盘一声大吼城门外的近百位士兵和虚离门弟子,立刻将这五个人团团围住。

    李盘趁机跑回了城楼然后指挥城中的士兵关上城门,一时之间城关处一片大乱,过往的客商控制着那些受了惊的马匹四处奔逃,货物也散落的到处都是,不过场面只乱了短短的一会,转眼间客商们就已经跑的一个不剩了。

    慌乱的场面马上就平静了下来,二百多名士兵和虚离门的弟子,迅速的将这五人团团围住。

    李盘站在城楼之上手指着被围的五个人高声说道:“你们几个不是要找这晰音城的守城将军吗?现在我告诉你们,我就是李盘!就是这晰音城的将军!”说着李盘轻蔑的哼了一声:“今天就看看是你们能拿走我的项上人头,还是被我的兄弟们刺于枪下。”

    那个一直闭着眼睛的老者听了李盘的话,睁开了双眼看向站在城楼的李盘。他那凌厉的眼神一瞬间充满了杀意,李盘的目光和他的眼神一接触,立马感到了一种窒息的感觉,李盘立刻避开了目光,然后一抬手对周围的城楼上的弓箭手说道:“弯弓搭箭,准备射击!”

    这时在重重包围中的老者低声说道:“原来他就是镇守晰音城十多年的大将李盘.....”说着老人摇了摇头又说道:“真是言过其实了。”

    “哼!姚国之所以多年以来难破晰音城,主要是因为有虚离山庄在的关系。要不就指着李盘这种庸才,别说是晰音城,只怕整个炎华国的西北疆域都要被姚国占领了。”老者身后的一个青年说道。

    “既然他没什么本事,那为什么姬老还要雇咱们来杀他。”另一个青年问道。

    “他武功虽然不行,不过却深通兵法,在调兵遣将上还是一个有些水平的将军。”又一个人说道。

    老者听了他的回答左手锊了锊胡子,点头说道:“嗯!有道理!速战速决,收拾了李盘之后咱们也上虚离山庄去看看,见识见识那炎华国武林第一人萧战是一个什么水平。”老者的话音还未落定,身子已经蹿了出去,他身子微微朝前倾斜脚尖轻轻点地人就蹿出好远,两个呼吸间便已经到了城关。

    他左脚朝城墙上一踏,身子向上蹿出两丈多高,此时丹田中内力配合他深深的呼吸,接着右脚在城墙壁上一踏身子上蹿的同时在半空中快速的旋转起来。这一招漂亮的凌空踏虚让他整个人直冲而上近十丈距离。

    只见他身子和城墙垂直,就好像走在平地上一样再次连踏了几步,最后一个翻身落到了城墙之上,离李盘身处的城楼还有不到十丈的距离。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那些站在城墙上的弓箭手都没来得急放箭,老者就已经上到城墙上了。

    在城外的这二百名士兵也全都傻了眼,虽说他们也都是训练有素,并且真刀真枪经历过战争的人,但是却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神乎其神的轻功。

    城墙上两个离老者最近的弓箭手立刻放下弓箭,掏出了腰间的短刀朝老者砍去,老者右手一扫将其中的一名士兵打到了城下,同时左手伸出两指,夹住了那士兵劈头砍来的短刀,他一脚将这个士兵也踹下城墙。

    他盯着李盘冷笑了一声,就这样夹着短刀忽然一挥手将短刀掷出,只见银光一闪刚才那柄刀已经插进了李盘的胸口!这些士兵根本还没来的既反应,就发现李盘将军的胸口插上了一把刀。

    众多士兵立刻跑到李将军身边扶住他的身子,李盘自己瞪大着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胸口的刀,连话都没有说出来就气绝身亡了。

    说时迟那时快,老者一个翻身两脚踏着垂直的城墙又走了下来。

    将军一死,城下众人群龙无首,瞬间陷入了混乱。本来围着几个青年的士兵看到老者走下来,都纷纷的躲开让出了一条路,一击得手老者领着四个青年,不多做片刻的停留。迅速的离开了晰音城关朝南边而去,其实他们之所以能这么轻松的成功,也是因为李盘有些大意,而且统领一百名虚离门弟子的萧青山没在,虽然说萧青山的武功也不如这老者,但是只要他在场就可以指挥虚离门的弟子排成阵势,最起码能和这五个人周旋一阵。

    现在说这些已然晚了,李盘被杀之后镇守城关的士兵,都向城北的三军大营逃去,那里镇守军营的是李盘的副将秦武。而虚离门的弟子则是赶往城外的哨岗去通知萧青山,一刻钟之前还车水马龙的西门,现在就只剩下城墙上那群弓箭手和李盘的尸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