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欺负

    更新时间:2019-01-23 15:00:43本章字数:2071字

    冷洛熙一跑出餐厅就觉得自己输了,错的不是她,她跑什么?可现在又绝对不能回去。

    她烦躁的站在路边,意图让自己清醒。

    苏梓赫大长腿在后面跑几步就跟上她,帅气的俊颜引得路人频频侧目,这是个好看到自动吸睛的男人!

    “你跟过来干嘛?”冷洛熙没好气的瞪他。

    “我给你打圆场,还好心跟出来怕你出事,居然还能这么不给我面子,真是狠心的女人?”苏梓赫啧啧惊叹的说道,墨冰般的眸子仿佛泛着水光,漂亮的不得了。

    “我要你管了吗?!”冷洛熙冷冷的打断他,迈步就朝远处走去。

    “你要去哪?”苏梓赫自觉的跟上去,护花使者当的尽职尽责。

    “你别跟着我!”冷洛熙开始还义正言辞的拒绝他,后来觉得自己惹了块牛皮糖,无论怎么甩他都甩不掉,索性不去管,让他跟。

    苏梓赫就跟在后面偶尔说那么一两句说话,让两个人之间显得不那么冷清,冷洛熙一路走到江边,冰凉的江风吹在人身上,带着一丝寒意。

    可这种寒意正好,正好安慰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等冷洛熙发完呆,猛地觉得身边的好像少了点什么,苏梓赫此时不知去了哪里。她在大桥长转了一圈都没发现人,心里涌起一股失落,又很快被她压了下去。

    果然男人都是一个德行,这个讨厌的男人,走了正好!

    她迈步就要往别处走,身后传来却传来一声呼唤:“洛熙--”

    冷洛熙快速转身,心中不知道怎么涌起一丝窃喜。

    远处的男人提了几个瓶瓶罐罐往这边走来:“怎么,怕我走掉了?”

    “才没有!”冷洛熙僵硬的否认着。

    “还不好意思承认,你们女人啊就是口是心非,我老远就看见你在这边东张西望了!”苏梓赫毫不留情的拆穿她,然后举起手上的东西道:“猜我买了什么?”

    “……什么?”冷洛熙怀疑道:“酒?”

    “真聪明!”苏梓赫递给她一瓶:“心情不好,喝点酒还是可以的。”

    “我不喝。”冷洛熙冷漠的拒绝他。

    “喝一瓶怕什么!”苏梓赫不容她争辩,直接将酒瓶塞进她的手里。

    冷洛熙犹豫了一下接过来,此刻的她,的确需要一点酒精来麻醉。

    “我小时候,在b市,不开心的时候也会到长江大桥上吹风……”苏梓赫和她讲故事:“那时候我爹打我,我就跑,一连好几天没回家,饿的我都想去啃树皮……”

    “你还离家出走?啃树皮,哈哈哈哈哈……”冷洛熙听着他讲少年趣事,听到有趣的地方随着他大笑,也渐渐有些温暖。

    “那是真饿呀,你没有挨过饿吧?”苏梓赫和她聊天,每个故事都在尽力逗她笑。

    “我好像,还真没有……”冷洛熙喝的有点多了,看着满天的星星映成另一个人的脸,眼眶里有了湿意:“不对,好像有过一次,我等他一起吃晚餐……”

    两人一瓶接一瓶,苏梓赫淡定的看着她从微醺到全醉,听着她张牙舞爪的讲着自己和莫城辉的旧事,眸光微冷,又充满安全感。

    直到女人完全醉倒,他才慢慢站起身,将小人顺理成章的带回自己的公寓。

    柔软的大床上,荷尔蒙被激发,年轻人身上带着最原始的冲动,到手的羔羊怎么会被饿狼放过……

    第二天一大早。

    精致的小公寓就在一声尖叫中抖了三抖,里面的的人也彻底醒了过来。

    “啊--!!!”冷洛熙一醒来就觉得不对劲,看见他的大脸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随即大声尖叫道:“苏梓赫你这个贱人,居然又趁人之危?!”

    “冷总啊!你不能这么欺负我啊,昨晚明明还是你主动的啊,你看我胸口,都被你挠破了!”苏梓赫揉着头醒过来,厚颜无耻的将罪责往她身上一安,哪里还有昨夜大灰狼的样子。

    说罢还故意将小麦色的胸膛露出来给她看,那上面果然有指甲留下的深浅不一的红痕,每一道都昭示着昨晚的热烈。

    “你这个骗子,鬼才相信你!”冷洛熙老脸一红,气愤的起床,然后环顾一周居然没找到衣服,她转头瞪他,凶神恶煞的模样:“我的衣服呢?”

    “在我这里……”苏梓赫从手底下拿出一团衣服递给她,看着她瞪圆眼睛的样子觉得异常可爱。

    冷洛熙都懒得看他,直直的冲进浴室,她是有多蠢,才会没脑子的睡了一个陌生男人两次?!

    洗漱台上剃须刀很显眼,冷洛熙手刚碰到刷牙杯,就被它吸引了目光……

    一模一样,和她当初送莫城辉的一模一样。

    身体仿佛一瞬间被抽干了力气,记忆翻涌而来,她有些仓皇的扶住洗手台,让自己不至于失去平衡力……

    怎么到处都有他的影子啊!冷洛熙闭上眼,一滴泪水无声的跌到地面。

    “你怎么了……”苏梓赫刚好路过洗手间,看她状态不对就走了进来,伸手扶住她的肩膀。

    冷洛熙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身体冰冷一片,此时感受到他的贴近,就像寒夜里的行者遇上火炉,她猛地抱住身边的男人,粉唇便吻了上去:“要我……”

    苏梓赫疑惑的看了一眼她,直到看到她手里的剃须刀,一瞬间就明白了始末:“好--”

    他浮光掠影的黑眸深沉下来,稳稳的抱起怀中的女人回到床上。

    他的女人,怎么可以在他这里的时候,还处处想着别的男人的?

    oh no!苏总裁说:不存在的。

    冷洛熙觉得自己一定是脑袋出了问题,才会三番五次对一个男人犯下大错。

    她看着面前这个半裸着男人裹着被子求她负责,简直恨不得时光倒流去打醒之前的自己。

    她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呢?被莫城辉一并带走拿去喂狗了吗?!

    “亲爱的,这次你可不能耍赖,真的要对我负责的!”苏梓赫奸计得逞,再行套路。

    “白家湾的工程我签给你。”冷洛熙看着他道,声音冷漠疏离。

    “我做你男朋友难道不好吗?”苏梓赫瞪她。

    “水榭花都的工程也签给你。”冷洛熙面色不变,冷硬的说出自己添加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