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忆总是让人难忘

    更新时间:2019-01-23 14:51:49本章字数:2440字

    回忆总是让人难忘

    五年了,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现在怎么样了?

    这是顾若风在接到高三几个班要聚会消息后的第一反应,有激动、有感伤,他们可还好?

    在派对上,她看着那些熟悉又陌生的脸时,莫名地感伤起来了,他们是那么的熟悉又陌生,曾经熟悉的青春似与他们这些人正在渐行渐远,面对他们,她总是陌生,陌生自己在青春里做了些什么。大家都激动地互相寒暄着,各自聊着现今的生活怎么怎么样?原本青涩稚嫩的脸也越发越成熟,各自或是如鱼得水,或是工作还没有着落,但这又有什么?

    顾若风看着那些鲜活的面容,竟发出自己老了许多的感概,可当她看见酒水里的倒影:那一头乌黑长发的人是谁?那年轻饱满的脸庞是谁的?她讶异了,这是自己吗?原来自己还这么年轻,是的,自己才刚二十几岁,多么好的的年纪啊!怎么就老了呢?顾若风轻笑着自嘲,自己怎么就发出这样苍老的感慨。

    顾若风在现场搜索着,想找些自己熟悉的面容,可在那些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她没有找到自己熟悉的脸庞,原来他们没有来参加今年的聚会,明年他们会来吧!顾若风端起酒细条慢理地喝着心优雅地喝着,似乎喝着的是一杯咖啡,心里有些落寞。

    “小若,走吧!慕溪他们根本没有来,走吧!”梅三友走到顾若风的面前温柔地揉着她的长发。顾若风抬头对着站在她面前的俊朗温雅的男人笑了,他变了,原来时间改变地不只是自己,还好有他在自己的身边。

    顾若风晃着身体站起来扶着梅三友的手走出派对场地,期间好多男生开玩笑地说梅三友怎么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梅三友只是温和笑了笑,他没有告诉他们自己身边站着的就是曾经他们嘴里的假小子,只是更加拉紧她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回到家的她打开高中毕业时的留言册,册中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大头贴,或是搞怪,或是可爱,或是故作的忧伤,或是没心没肺的笑脸,或是夸张要死的耍帅,……

    好多人的留言充斥了她的脑海,婆男,别一副要死死不活的样子好不好?我们要做永远的死党,你要是忘记我,你就死定了,你要好好的。小若,你要加油,我会想你的。我说顾若风你别那么脆弱了,时间会冲淡一切的,加油哈!……

    自己是有多久没有看到过这些熟悉的语句了,自己是有多久没有见过她们了?自己是有多久没有……

    年轻的我们总爱说些誓言,那时的我们其实说的很真诚,也相信自己会实现那些誓言,也从未怀疑自己的誓言。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才知道当时的誓言在未来变得有多么的苍白,苍白地让自己不愿意去面对,谁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呢?对,谁知道呢?

    恍惚中,顾若风似乎看到了一朵朵白色的蒲公英随风飘荡,慕溪说她的最喜欢的就是蒲公英,慕妈妈说蒲公英承载了她好多的美好。

    蒲公英的命运注定是飘零的,没有人知道下一秒它会飘向何处,零零落落的小蒲公英随风而散......

    喜欢蒲公英的人心中大概住着一个叫做等待幸福的种子,它会在等待中慢慢发芽,带着祝福的种子随风零落。每一代人都有一段难忘的青春,那些青春相似却又不同,在顾若风的青春里出现了许多人,每个人都在她那块青春画板上留下一抹抹或是绚烂或是灰色的色彩,属于她的回忆由此展开:

    慕央的青春等待:一座山,一个人,一朵蒲公英,风一吹就散了。关于她青春的记忆,早已被时光的年轮碾碎了,没了。

    “英英,你看这满山偏野的蒲公英”英俊的男子指着满山的风景,对着身旁温婉的女子说。

    “嗯,很好看,木君”女子轻轻地依偎在男子的身上,眨着一双美丽的眸子温柔地看着飘着的蒲公英。

    两个人就这样在拥抱在蒲公英环绕的小路上,男子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女子的一头乌黑柔软的长发,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

    “给我五年的时间好不好?等我好不好?”男子在女子的耳边突然轻轻地问。

    “为什么?难道我们这样不好么?你要去哪里?”

    “英英,你听我说,我不想让你跟着我过苦日子,五年,就五年,你等我五年,五年后,我定会风风光光地娶你”男子又快速地拥抱着女子,在女子的耳边信誓旦旦地说到。

    ……

    “好!我等你!”就在男子以为女子拒绝的时候,女子轻轻地答应他。

    “哈哈.....”男子立刻抱起女子和蒲公英一起飞舞着,空荡荡的小山谷回荡着男子开心的声音,而女子只是淡淡地笑着。

    其实女子的心里有些苦涩,她还没来得及告诉男子一个好消息,男子就要离开她了,她明白他的抱负,因为懂得,所以放手,只愿等待五年后的幸福,她相信他,相信五年后只属于他们的幸福。

    三个月后……

    阿英,你还是把孩子打了吧!你爸爸和我已经给你找了个好人家。

    女子低头不语,双手温柔地抚摸着微凸的肚子,她是不可能打掉属于他俩的孩子,她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的。

    一年后……

    阿英,你还是听姐姐的话吧,先回家吧!爸妈很想你~唉!

    姐,若你们还是逼我嫁人,那是不可能的。

    五年后……

    “妈妈,我们为什么要到这座山来?”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抬头问一位嘴角带着淡淡微笑清雅秀丽的妇人,年轻的妈妈弯着身子和小女孩平视,开心又似乎还带着些许害羞对着自己的女儿说:

    “溪溪乖啊!我们在等爸爸呢!爸爸快回家看我们呢,溪溪不是要爸爸的吗?”

    “喔~,爸爸回来来了,我要见到爸爸了,爸爸长什么样啊?妈妈。”小女孩歪着可爱的小脑袋愉快地问嘴角还噙着微笑的妇人。

    “爸爸啊!和溪溪一样啊!爸爸肯定会喜欢溪溪的,一定会很爱嘻嘻的……”年轻的妇人轻轻地抚摸着那张酷似李木君的脸,眉眼都是幸福的。

    ……

    六年后……

    ‘爸爸,怎么还不回了,妈妈?’……

    ……

    八年后,曾经的荒山已经被夷为平地了,原来的地方盖起了一栋栋楼房,变成了田木家园……

    十七年后……

    曾经那个嘴角挂着淡淡笑意的人已经不爱笑了,那张年轻的面容已随着岁月老去,只有那双眼睛依稀与18年前的相似,但那清澈明净的眸子早以被沧桑取代。

    你会在小区的门口看到一大妈和某小贩在讨价还价,两手掐腰,扎在柴米油盐里,世俗地看不出那个在蒲公英下的那个温婉女子。

    那个人就是慕英,不现在应该叫慕央,因为那个相信蒲公英的人已经在八年前死去了,现在的慕央只是个位生计奔波的中年妇女,还是位劳心劳力的母亲。

    都说青春是用来祭奠的,而慕央的青春还未来得及祭奠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就像被风轻轻一吹的蒲公英,散了,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