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青梅竹马到~

    更新时间:2019-01-23 14:51:39本章字数:5260字

    等我能够接受顾问是洛晨曦男朋友已经是几天后的事情了。虽然第二天我就去上课了,但是我一直对顾问爱搭不理的,时不时讽刺他是一个顺水推舟的烂人,没有一丁点儿的原则,没有一丁点儿的道德,没有一丁点儿的人性...反正就是无止无尽的一路黑,黑的那叫个日月无光,暗无天日,人神共愤。温晴为了我这个好姐妹,对顾问冷嘲热讽的,迅速站成统一战线。虽然我们一直站在同一战壕里,但是只有做坏事的时候我们会格外的默契,不明原因也会不负责任的呸几口唾沫。

    事情的转机出乎意料的不在于顾问而在于洛晨曦。

    话说那天我和温晴一如往昔的在课间操前的空隙争分夺秒的去上厕所,结果一到厕所门口就看见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影,用大脚趾想也知道是洛晨曦。这是女人天生的第六感,百试百灵。

    我面不改心不跳若无其事的走过去,她好像也发现了我的出现。

    她转过头,看见是我,就自然的友善的对我笑了笑。她的眼角微弯,嘴角上翘,一个浑然天成的笑容在我的瞳孔里成像。这个笑容令时间停顿,周围的一切都是虚无,只有洛晨曦带着浅浅的友善的笑容站在眼前。我顿时觉得春暖花开。阳光洒满全身,各色馨香的鲜花簌簌绽放,沁人心脾的芬芳。

    从那一刻起我决定要好好的保护她,保护这个友善的小姑娘。扑面而来不可抗拒也不想抗击的美好。

    随后我开始陆续发现她的闪光点。例如:她个性开朗乐观,对人真诚友善,不仅成绩好而且人缘好。是一个品行淑良的好学生。有一次,我看见她随手将地上的垃圾袋捡起来,走了大半个操场扔进垃圾桶。我情不自禁的对着温晴夸张地赞赏到:”看到没有,这就是素质!”温晴满脸黑线,忿忿地说:“宝器。”

    因为我对洛晨曦的好感,我对顾问的态度也有所改观。我时而不动声色的飘过去,说:“洛晨曦是一个好姑娘,你可不要辜负她。”,一会儿又把住他的肩膀,严肃的说:“洛晨曦是一个令人觉得美好的女孩,你要好好待她。”一会儿追着他满教室的跑,就为了跟他说我在厕所的奇遇记。

    我现在的想法就是退而求其次,既然做不成顾问的女朋友就做顾问的好朋友。无论如何我都要在他的人生画卷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哈哈哈....引天长啸。

    日子在周而复始的循环往复中失去活力。但终究需要一点有趣的事情来聊一聊。

    近来的话题继洛晨曦和顾问的轰动恋情变成神秘的转校生。据说那个转学生长相俊俏,是个帅哥。听到这个小道消息,我越过神情激动的女生看见郭老师和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进了办公室。看来真的会有转校生,但是帅不帅还有待考证。要知道以前的时候我们一个个听了不靠谱的小道消息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我们的转校生,结果,惨不忍睹。他一回头,吓死河边一头牛,他二回头,大兴油田不产油,他三回头,乔丹改打乒乓球...好吧,最后熟视无睹,很平安的相处了下来。由于上一次的教训,我虽然还是怀有希望但是大部分是心存疑虑。而事实的确如此。他是帅哥,而且是个大帅哥。但是世事总是差强人意。这是普遍定律,凡事要看开一点,不要对除自己以外的事物心存希翼,当事情真实发生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连一点兴奋的感觉都没有,平平淡淡,理所当然的就过去了。这就是人生。

    那天应该是个雨天。因为我的日记上写:雨水斜斜的坠在地上,水泥地面形成深深浅浅的水洼。汽车飞驰而过溅起单向放射的水花。缓缓的行走,重重的叹气。胸膛里堵满了郁郁的沉闷气体,无法排除。何时我才能鱼儿一样轻松自如的吐纳我的喜怒哀乐。不知是天气影响心情,还是天气昭示心情,总而言之,那天我的心情很不好,好像教室外那片铅灰色的乌云一样糟糕。

    就在这时,郭老师领进来比他高半个脑袋的人,气宇轩昂的说:“大家安静,这是我们班的新学生。”

    傲人的身高,修长的四肢,结实的躯干,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尤其是那双深不见底的深邃眼眸特别的引人注目。帅哥!快瞧,女生都屏气凝神的听他说话,一个个都是眼冒掏心,双手相握的花痴样。而我的头上飘来一片黑压压的乌云,脸色暗灰他大方的介绍道:“大家好,我是古子严。古代的古,夫子的子,严格的严,古代夫子很严格,这样就可以记住我的名字了。”

    “切,装逼。装逼遭雷劈。”我愤愤的小声嘀咕。

    我为什么对她有那么多的怨气呢,因为他的品行实在太恶劣了,完全没有道德底线。我的父母与他的父母是很好的朋友。当他有两个月的时候,我也悲催被我妈妈怀上了。然后他们无聊的说什么指腹为婚,当然这一切只是开玩笑,没人当真。不知是古子严的顽劣性深入骨髓,无可救药,还是他当真了。当他会说话的时候就踮起脚抓着我的老虎鞋,咿咿呀呀的喊我:”小媳妇儿”然后他的口水就在咿咿呀呀的述说中垂延三尺,甩来甩去。当然,这些事都是我妈妈告诉我的,像听笑话一样。我想:古子严平生的第一句“小媳妇儿”是他整天嘻嘻哈哈,没个正形儿爸爸教的吧。不过古叔叔是我最喜欢的人,虽然他经常不着调儿,但是他很幽默风趣,有一颗不老的童心。然后我们就渐渐长大,会互相串门,他来我家玩儿,不是把我的芭比娃娃弄的断胳膊断腿就是拦腰截下,身首易处。时不时还将我的泰迪熊抠个洞,把里面的棉花掏出来,再装进去。说什么泰迪熊生病了,他已经为它做了手术。我在一旁气得哇哇大哭。最可恶的是,他将我精美的贴画粘的满墙都是,我珍藏了好久的贴纸就这样在他的摧残之下报废了。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就跟我的后面,伺机扯我梳的美美的麻花辫,以至于我弓腰护着我的辫子飞奔,撞到了我们年过六旬的园长,被狠狠地批了一顿。有时候我会在沙堆里堆出漂亮的城堡,但是被玩枪战游戏的他打了个稀巴烂,我没哭,只是愤恨的瞪着他,义正言辞的喊:“古子严,过来,把这个城堡重新堆好!”而结果他吐了吐舌头,拍拍屁股就走了。上小学的时候,他老喜欢抄我的作业,我不干,他就把我得了全优的听写本扔进男厕所。不过还好,他小学三年就转走了,随便牵走了我三好生的奖励品一只好写的钢笔而且我忘记告诉他那次歇后语听写,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愿他少写了一个心字底。

    古子严表情自然的扫视全班,接着说:“能到这个班同大家一起学习,我感到很荣幸。希望大家多多关照。”一个优雅而得体的微笑挂在嘴角。

    我斜眉,不屑的小声说:“装什么装,别以为你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就了不起啦,长得帅点了不起呀...”

    郭老师喊我的名字,“叶子,以后古子严就是你的同桌,你要好好帮他一把。”

    我激灵似的站起身来,桌椅因为我的大幅度动作而发出难听的摩擦地面的声音。“不行!”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就是茶壶里的饺子——倒不出来。

    温晴在后面小声嬉笑:“叶子,矜持呀...别激动的往帅哥身上扑。”

    我面部僵硬,满脸黑线转过去,看了她一眼,无语的又转过来。

    古子严带着浅笑,从容淡定的走过来。全班同学包括郭老师都注视着他。

    我在僵硬的面部挤出类似于笑的表情,然后退开,容他进去,再若无其事的坐下。

    他在耳边说:“小媳妇儿,记得要好好帮我一把哟。”

    我转过头瞪了他一眼,说:“上课时间不许讲小话。”然后端正的坐好,直视黑板。

    他的脸上浮现邪恶的笑意一整天下来,我发现他的确变得沉稳了一点,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位置上,不打闹也不惹我。但我知道这是假象,对一个环境不熟悉而产生的疏离感,理所当然的保持戒备性的文质彬彬。我相信不久之后,他会露出他的狐狸尾巴的。

    我们班的那些花痴女生都在私下讨论他,一个个神情激动,表情生动,动作夸张,暗自在厕所里尖叫。说我们班终于来了一个可以撑起门面的帅哥。反正就是把他夸的惊为天人,不食人间烟火,完美的跟个天神似的。我非常愿意参加这样人云亦云的讨论来联络同学之间的情感。静静的倾听,浅浅的笑。在这个每个人都急于表达的纷繁时代,我要维持缄默不语的安全状态。

    时间会证明一切。终究会有一些东西胜于帅气的长相的。

    下了晚自习,他跟我和温晴并肩同行。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不要跟着我。谢谢你了。”

    他满脸无辜,眼睛里全是委屈,看得我都一点动容了,随即他痞痞的笑了,双手插兜,无所谓的说:“全校就你一个熟人,我要我怎么办。”

    我撇撇嘴,“也是。那你为什么就突然回来了?”

    他突然停了下来,表情变得铁青,冲我大声吼:“你还好意思问?!我家的小媳妇儿都要红杏出墙了,我能不快马加鞭的回来吗。”

    我笑了笑:“古子严,戏过了点。”牵着我的手温晴瞪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朝我好奇的问:“红杏出墙?!”转过脸对着古子严扬了扬,问:“红杏出墙是什么意思?”

    我的心头掠过一丝不安,这是不祥的预兆。难道他知道什么?古子严笑了笑,说:“你问她,问她是不是有一天发疯凌晨一点多打电话给我说什么亲爱的什么我喜欢你...”他故意拉长尾音,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天啊,难道我本来要打给顾问的电话打到古子严那里去了,怎么可能!但是顾问和古子严因为姓氏的拼音相同所以在通讯录里是紧挨着的,所以他真的知道了,天呀,作孽呀...

    “闭嘴!古子严你给我闭嘴!”我恼羞成怒,红着脸跑过去手疾眼快的捂住了他的嘴。踮起脚在他耳边咬牙切齿地说:“你再敢说一个字,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他冷笑,目光灼灼的说:“你以为我会信吗?”眉毛一挑:“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说的。 quot;我像只泄了气的气球只有乖乖的点点头。

    “那还不快点松开你的狗爪子。”他的眼睛向下瞟了瞟我那只捂住他的嘴的手。

    我不好意思的笑,放下我的手。就在这个瞬间他顺势抱住我的腰,把我拉的靠他更近。我的额头上还可以真切的感觉到他呼吸时呼出的热气,我的一只手被夹在我们俩人之间,是哪一只手我早就记不清。只记得最后他洋洋得意地对着温晴说:“我们家的小媳妇儿就是这么热情。”温晴识趣的对我说:“叶子,今天我要早点回家。我就先走了。”说完逃似的跑得飞快。

    古子严开怀的的哈哈大笑。

    我不耐烦的推开他,大声指责:“古子严,你太过分了!你这个浑蛋。”

    他摆摆手,嬉皮笑脸的说:“拜托,只是开个玩笑。”

    我自顾自的走向前去,不理他。

    他不要脸的跑过来,跟我保持同一步调。他收敛嬉皮笑脸说:“叶子,其实...”他顿了顿,望着天继续说:“其实我很想你。”

    我也抬头看天。深蓝的夜幕散落着点点璀璨的星星,白白的月亮挂在苍穹。在皎洁的月光下,夜风拂过我的脸颊,掠起缕缕发丝。一个美丽如画的少年对我说:其实我想你。此时此刻,此地此景,我不知道给说些什么。他温柔的抚摸我的头发,深情的望着我。

    我羞涩的别过头。这个情况的气氛太微妙了...哎呦喂...尴尬死了...我应该说点什么“哈哈哈,小媳妇儿你的样子太可笑了...”古子严实在憋不住,笑喷了。

    我气得直跺脚。结果他早就撒开脚丫子跑出老远。

    我叉着腰看着他奔跑的身影,淡淡的微笑。

    古子严,其实...其实我也很想你。我想你。

    我敲脑袋,暗自嘀咕:叶子,你疯了,怎么会有这么罪恶的想法...你太没有出息了古子严在远处跳起来,大喊:“叶子,你有本事就抓住我呀。快来抓我呀。”

    我甩了甩脑袋,甩走那些奇怪的想法。操起拳头,向古子严奔了过去。

    那天我和古子严因为嬉笑打闹,耽误了时间所以错过了公交车。所以我们决定勇气可嘉的走回家。我们美丽古朴的校园坐落在安静祥和的郊区,走到城区至少要半个小时的路程而且是不休息的一直走。不过我和古子严你追我赶,嬉笑打闹之中,时间过得迅速儿充满欢笑。古子严就是不经意间就会让你觉得快乐,有趣的那种人,虽然他是一个混世魔王,但是他真的很搞笑,很幽默。

    在37分钟过后,古子严安全的把我护送回家。

    我站在楼梯口说:“谢谢了,古子严。”

    他笑,在橙黄色的灯光照射下,那个笑容无比柔和美好,是那种天使的笑容。非常非常的美好,就像少女漫画之中反复描摹的少年的美丽笑容。

    夜,静悄悄的,只有夜风掠过树梢的沙沙声。

    这么美好的瞬间...结果,他一说话就毁了。他娇滴滴的说:“要叫子严哥哥哟~”标准的令人抓狂的娃娃音。

    我差点气吐血,只有毫不客气的送他了一个语气词“呸!”转身上楼。

    他叫住我:“叶子!”

    我停下脚步,回过头去。

    他继续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顾问?”

    “无聊!”我转过头,迅速的咚咚的跑上楼。掩饰我发红的脸颊。

    我气喘吁吁地回到家。

    母亲接过我的书包,笑着问:“子严回来了呀?”

    我点头,坐在沙发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

    她笑了笑,“我看见他送你回家了。想不到六年过去了,你们的感情还是这么好。”

    我撇嘴,暗自嘀咕:“好个屁!”

    母亲一边走进厨房一边说:“子严回来就好了,你们就可以互相帮助了。子严的理科好,还得过全市物理竞赛的一等奖了,我觉得我喊老师把你们安排在一起实在是太英明了。”

    坐在客厅啃苹果的我立刻跳起来,问:”什么,你安排的?!”

    母亲的回答在锅碗瓢盆的碰撞声中模糊不清。

    “唉”我只有深深的叹息。因为她的回答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他已经坐在我的身边,成为我的同桌了...哎哟喂..老妈你害死我了。

    吃过饭,洗漱完毕之后,我趴在床上想:古子严回来了,不知以后的日子是受苦呢,还是受苦呢?但是他的出现好像给我的生命注入了不少的新鲜血液,我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活拨乱跳过了。个小学生一样追逐打闹似乎已经很久远的时光了。好久没跑过,今天乍一下子疯起来还真累...脚板心发烫发张,有点痛,腿也是有点酸就在这时,手机震动起来,打开一看:我已经安全回家了,小媳妇儿不用再担心了。署名:你最亲爱的子严哥哥。我笑,真是自恋。

    因为今天的过度运动,没过一会儿我就“庄生晓梦迷蝴蝶”了。

    真的是一段非常甜美而安详的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