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楔子雨中

    更新时间:2019-01-23 15:36:04本章字数:3632字

    漫步在细雨之中,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单单两两的行人急忙加快脚下的步伐,似乎快赶不上回家的末班车了。张东明穿着一件风衣,毫无目的的游荡着,细雨慢慢浸湿了衣服,也不在意。看看手上的表,七点三十了,刚刚离开那个地方还有些不太适应,也许太长时间没有出来了吧,有点迷茫,有些无趣。感觉风越来越大,张东明不觉的拉了拉衣服。秋意席卷了整个北海市,这说明一些流浪者的日子又不好过了。张东明苦笑了一下,自己似乎跟流浪者没什么差别了吧。从小父母双亡的他一直倍受歧视,爷爷奶奶也在临终前把他送到了部队,可谁曾想事情会变得这样。张东明思绪又回到了那个改变他却又抛弃他的地方。“一,二,三,四。一二三四。”操场上响起的口号声一个高过一个。这帮大老爷们可不懂得什么叫偷懒,所以连一个口号恨不得吃奶的劲都用上。养成习惯之后他们一直这样,什么事都拼了命的往上顶,刚来到这个地方也有偷懒耍滑的兵,只是后来都不会了,也可以说是不敢了。张东明记得清楚,矮子当时恨不得把自己剁碎了给兄弟们吃,只应为他偷懒少喊了一句,当晚第六大队全员九百多号人,打着背包扛着步枪,武装越野三十公里。也许你说部队武装越野不很正常嘛。可你不知道因为一个人而跑时的滋味。矮子当时一边跑一边道歉,九百多号兄弟愣是让他给找了遍。张东明能体会这种感觉,这种连累别人的感觉,当时矮子从他身边过去,张东明能看到他眼里强忍住的泪花,男儿有泪不轻弹,话是没错只是真到了那个地步没几个人能够忍住,也许正因为这样,矮子每次训练和任务都跟拼了命似的,他只是不想再成为别人的拖累,不想再背负这么沉重的东西。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有后来的塞北枪王吧。那个就像传奇的人物。张东明想到这有些伤心,再也回不去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个工作充实生活。让自己能早点忘记过去。对于像张东明这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人来说,部队给的退伍费够他吃上一段时间了,他现在需要的不是大富大贵,是安宁的生活。眼见天色越来越晚,风雨越来越大,张东明也放弃了继续溜达的想法,招了辆车张东明回到了目前的家,说是家其实只是租来的房子,一栋十几层的公寓,张东明住在第七层,打开灯,泡了桶泡面,简单的把屋里收拾了一下,倒不是很乱,只是部队养成的好习惯让他受不了自己住的地方像猪窝一样。填饱了肚子,张东明坐在窗前,欣赏着窗外的景色,天气阴暗的让人恐慌,呼啸的狂风吹着夹杂着不大不小的雨水,对于张东明来说似乎成了一番美景。心里也平静无比,很长时间张东明都是抱着旁观者的心态来看这个世界。这有这时候他才能觉得不会心烦,不用去想那些已经毫无意义却堵的心烦意乱的东西。张东明站起来申了个懒腰,突然眼神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楼下,一位大伯正艰难的推着三轮车,身上简简单单的披着一层塑料布用来暂时挡避风雨,似乎是受到了大风的影响,步伐变得异常缓慢。张东明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他还是准备下去帮他一把。反正也没事干,张东明给自己找了个借口,骨子里他不愿承认自己是个善良的人,相比他更愿意做个坏人,只是那深藏着的侧隐之心让他有些无奈。电梯很快到了楼下,楼下是一间大厅,看起来这栋公寓更像是一所酒店。不少人来到大厅内避雨,房东是一个徐娘半老的中年妇女,跟张东明比起来她算是个地地道道的大好人,来避雨的大多是路人,不仅没有赶人走,反而人人都送上了一杯热茶,给大伙去去寒。众人都异常感谢老板娘,老板娘是房客对她的称呼,倒是亲切。相对于房客的习以为常来说,在看惯了人情冷暖的都市人,第一次碰上这么淳朴的善良倒是让大厅里的路人小小的惊讶了一把。也暗自记住了老板娘,想着以后能给她介绍租房的人。张东明撑开伞走出了大厅,手里还拿着一件雨衣,这是部队里带回来的,相对于地方的连体雨衣来说,这种上下两件的更适合干活。看着老大爷在不远处张东明快步跑了过去:“大爷,我来帮你吧!你快把这雨衣穿上。”老大爷看了眼张东明异常感激,但老大爷年纪虽大却保持着农村人的憨厚:“小伙子,我没事你赶快回去吧,回头感冒了你就上不了班了。赶紧的,回去吧。啊。”张东明不由分说的抢过了老人的车子,把雨衣硬塞了过去。老大爷犹豫了一下,不吭声了,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赶紧把雨衣穿上,然后帮张东明推车子。“大爷,推哪去啊?”张东明喊了一句,“啊。。。往前走马上就有个路口,往右拐,再走几步就到咯。”老大爷也扯着嗓子回了一句。雨越来越大了,天也阴沉的可怕,张东明坐在屋里把上衣脱了下来,强劲的肌肉看起来相当的霸道,线条流畅,棱角分明,堪比专业健美教练了。老大爷给张东明到了杯热茶:“小伙子赶紧喝杯茶吧,暖暖身子,老头子我这也没嘛好招待的,只能先委屈你将就喝点茶咯。”张东明打了个哆嗦,赶紧把杯子抱在手里摄取这点热度,哆哆嗦嗦的摆摆手示意大爷没事,这趟路倒是把他冻的够呛,即使千锤百炼的钢筋铁骨也有些吃不消了,张东明抬头撇了一眼老大爷,感到一些奇怪看起来虽说不算瘦弱的体格,应该比不了自己这年轻小伙子吧。怎么反而感觉比自己还要壮实。张东明想了一会实在是想不出所以然,也懒的去想了转而抬头打量起屋子,粉色的墙面漆透漏着一股女生的味道,各种摆设都相当整齐,张东明看了各个角落都有明显擦拭打扫的痕迹,这样一件屋子实在不像一个老人的家。老大爷看着张东明四处打量也不生气,似乎看出了张东明的疑惑说道:“我和孙女住在一块。”提起孙女老大爷满脸的笑容,想来孙女也及其讨老大爷欢喜。张东明笑了笑,毕竟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老大爷的孙女一定相当懂事。坐了一会张东明起身道:“大爷,我就不打扰了,您先歇会吧,我就先告辞了。”老大爷看到张东明起身也连忙起身说道:“小伙子你再多留一会啊,来来来,先洗个热水澡,要不然你这万一生病了,让我老头子心里多过意不去。”张东明还想再说。老大爷一把抓住张东明的手:“别推辞了,莫不是小伙子你嫌弃我老头这简陋之室,不愿多待吗?”“怎么会那,既然老大爷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也不推辞了”张东明笑了笑,一个多星期了自己好像第一次这么开心的笑吧。张东明利利索索的冲洗了下身子,老大爷不在乎,自己可不习惯在别人家里这么放的开。赶紧冲完赶紧撤吧。张东明把身上的水珠擦了擦,就听见外面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爷爷,我回来了。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你快出来啊,爷爷?你在哪那?”张东明赶紧套上衣服,只听吱一声一个穿着学生装的女孩推门进来了。“啊!”一声尖叫响了起来。罗小小捂着耳朵大喊了一声:“你叫什么叫。”张东明有些尴尬的坐在桌子前,有种偷奸被抓的错觉。还好老大爷回来的及时,不然指不定出什么乱子那。老大爷笑呵呵的又给张东明添了杯茶,张东明赶忙伸手接下,“你看看,你看看,还好我回来的快,不然我这孙女还真就动手了,小伙子。你别看她平时在我面前像个乖乖女,其实,野着那。”说着慈祥的摸摸孙女的头。罗小小害羞的摇着爷爷的胳膊,撒起娇来“哪有啊,爷爷,小小不是一直很乖吗?”张东明抿了口茶,笑了笑也没说话,心里暗道“莫非洗澡堂子一声吼不是她。这怎么像换了个人似的。”“那个,小伙子,你看这老半天了我还不知道你叫啥那,家住哪啊?”张东明赶紧借过话来:“大爷我叫张东明,我租的房子住的,家里没啥人了都去世了。”说到这张东明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老大爷一听,也叹了口气“唉,都是苦命啊,这丫头也是没了爹娘,如今就老头子我还陪着他,等我走了可咋办啊。”罗小小一看俩人都不说话了,又冲爷爷撒起娇来:“哎呀,爷爷,你什么那,咱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想这么多干嘛呀。”老大爷刹是疼爱孙女转眼又哈哈大笑“对对,小小说的对,想多了干嘛,庸人自扰,庸人自扰啊”张东明也是瞬间心胸开阔,是啊,今日脱鞋放一放,不知明日穿不穿,今天活的开心不就行了,想到这也笑了起来。看看小丫头冲自己眨眼睛,倒是打心底里喜欢这丫头了。“小伙子今天老头子我开心,咱俩喝上几杯,我这可藏着好酒那”说罢就起身往里屋走,也不待张东明说话,不一会提了两坛酒出来。张东明看这两坛酒,仅看酒坛仿古雕龙刻凤,酒未开淡香已经飘散开来就知此酒非凡。老大爷笑着招呼孙女“小小啊,你再去整两个菜,今天爷爷开心我跟你张大哥喝上几杯。快去,快去。”说着就把罗小小推桑到门口了,罗小小一脸不高兴,“知道了,知道了,爷爷你少喝几杯啊”说完还瞪了一眼张东明,警告的意思相当明显。老大爷也不回头冲着桌子走去,嘴里胡乱应付着“知道了,知道了,路上小心点啊。”罗小小这才放心,走到门口,抬头看了看天,雨已经停了一会了,抬腿走了出去。老大爷回到桌前伸手把酒坛的贴封揭开,一股浓香立马冲了出来。张东明闭上眼睛陶醉的闻了闻,“好酒啊。”老大爷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除了孙女之外,只有这酒最让他得意了。拿了个杯子给张东明倒了半杯,小心翼翼推过去“来,尝尝。”张东明也不客气,先是抿了一口,而后一大口下肚,喝完之后意犹未尽,要说好酒张东明也尝过不少,这酒的滋味,刚想到这突然感觉晕晕沉沉的,睁开眼只看见老大爷嘴角勾起一丝奇怪的笑容,转而哈哈大笑,张东明眼前渐渐变黑,只有笑声在不断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