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三转妖戒

    更新时间:2019-01-23 15:36:04本章字数:2439字

    张东明睁开眼睛,脑袋晕晕乎乎的,撑起胳膊环视四周,古色古香的家具,和朴素的装饰,让张东明心放了下来,看来不像有什么危险,奇怪了,自己怎么一杯酒下肚就晕了,张东明对自己的酒量还是有自信的,在部队可没少喝啊,还有那笑声至今还在耳边回荡,张东明第一反应就是酒有问题,劫财?自己又没钱。劫色?张东明浑身打了个冷颤,赶紧低头看看,衣物完好,也没什么异样,百思不得其解的张东明也懒得去想了,反正也自己也没什么东西可图的,用不着大惊小怪的。想着想着躺在床上又睡了过去。不久之后熟睡中的张东明并没发现一道微光突然乍现,一枚古朴的戒指缓缓的发出光芒,光芒五彩缤纷,犹如霓虹一般绚烂,逐渐所有的光芒都散去,一种黑色的光芒渐渐流转于纹路之间,如行云流水,小溪源渊一般,慢慢化作虚无。一阵哗哗啦啦的响声打扰了张东明的好梦,伸手遮住窗户照射进来的太阳光芒,张东明有点睁不开眼睛,口中念叨着:“谁啊,让不让人睡了。”“谁?你姑奶奶我,小小姐姐。”罗小小插着腰指着张东明“大懒虫,赶紧起来你都睡了两天了,太阳都晒屁股了。”张东明终于想起自己是在别人家里了,不紧不慢伸个懒腰,揉揉眼睛“到底是姑奶奶,还是姐姐啊。”罗小小杏眼一瞪“吆喝,你还敢顶嘴,两个都是。”张东明一个呼噜爬了起来“怎么是你啊。你爷爷那?”张东明看着罗小小,心里暗道,这妮子还挺漂亮的。罗小小被张东明看的不好意思了,小脸红了红“看什么看,外边那。”说着一边收拾屋子去了。也不理张东明了。张东明走出屋子,恨恨申了个懒腰,转头一看老大爷坐在桌子前喝茶那,张东明往桌子前一坐,直勾勾的看着他,见老大爷神色自然“大爷,你这酒也太厉害了,我这才喝了一杯,就晕了”老大爷哈哈大笑,“小张你这酒量也太不行了,莫不是我那醇香老酒太烈?”张东明这会也糊涂了,难道真是酒太烈了,那笑声是错觉吗?老大爷喝了口茶“本想和你好好聊聊,喝上几杯,谁想小张你酒量这么差,你这大雨天送我回来也没啥感谢的,好酒你也尝不上,我就送了你一件礼物,你举起右手看看。”老大爷喝完一杯清茶见了底。又独自倒了一杯,张东明举起右手只见食指之上一枚古朴的戒指在自己手上,暗淡无光整体黝黑,不知为啥一丝亲切感从戒指上传来,张东明看着戒指很是喜欢,但怎能平白接受别人的东西,赶紧伸手要摘戒指“大爷,我怎么能平白要您的东西,不行不行。我这就脱下来”老大爷也不着急笑眯眯的看着张东明,“你要是能摘下来我就不送你了”说完又自得其乐的喝着茶,张东明摘了半天可这戒指似乎长在手上一般纹丝不动,看来要想把戒指取了除非把手指砍下来了,张东明可不傻,犯不着啊。也不摘了。老大爷递了杯清茶过来笑呵呵的说道:“小张,你心里也别有什么疙瘩,我要不是看你人品不错,这戒指我还不爱送那,行了。我再送你一句话。这个世界好多东西你不知道,但不代表不存在,以后如若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你也用不着吃惊,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张东明感觉莫名其妙的,心里直嘀咕,什么情况。正要说话老大爷站起身来“你要回去的话,让小小送送你,有空来玩就行了。”转身进了屋。张东明也不多问了,又不是什么大礼,不过一枚小小的戒指。于是就喊了一句“大爷,我走了,有空来看你跟小小。”说完就自顾自的走出了门口,张东明没走一会,罗小小跑步追了出来“喂,那谁。等等我,哎,你别走了啊。”张东明转头看了看“你叫我?”“废话,不叫你叫谁。刚从我家出去,就翻脸不认人了。”罗小小气呼呼的小脸也不知是气的还是跑步累的,红的刹是可爱。张东明看着也存心逗逗这小妮子“你是?”“好啊,你,你真忘了,哼。亏我爷爷还把祖传的戒指给了你。拦都拦不住。哼”张东明瞬间就感觉下巴掉下来了,“祖传的?”张东明苦笑道:“不至于吧,不就帮忙推了个车子吗。”罗小小瞪了眼张东明“怎么?想起来了,谁知道你给我爷爷灌了什么迷魂药了,真搞不明白。”张东明转头看着罗小小,瞪大眼睛仔仔细细打量了个便,“你说不会是你爷爷看上我了,要把你嫁给我吧,啊。妈呀赶紧把戒指退给他,哈哈哈”“你,你,你,找打,臭流氓,看我不活撕了你,你别跑,站住。给我站住。”夜,连日的雨水使得北海市彰显了一丝安宁,给整座城市添加了忧郁的朦胧感。张东明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雨声却怎么也睡不着,举起右手,张东明仔细的观察着这枚戒指,看起来土里土气的外表,不知什么材料锻造而成的,怎么拔都下不来,张东明拿这个戒指实在没办法,可任由这奇怪的戒指套在自己手上,还是放不下心。时钟静静的旋转,当时针分针重合于十二点之时,戒指突然显出一道光芒,张东明惊讶的看着戒指的变化,光芒五彩缤纷,由亮转暗,最后化为黑色流光转动与纹路之间,慢慢从戒指之间转于手指之上,而后蔓延到小臂,张东明吃了一惊,赶紧要拔戒指,突然脑海之中,闪现老大爷的叮嘱,拼了。反正自己孤苦一人,就算对自己有害,大不了不过一死。张东明静静的看着这黑线流转与手臂之上,慢慢整个手臂都展现出墨黑色的纹路,张东明只感觉手臂充满了力量,酥痒难耐,张东明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右手猛一拍地,整只手掌就陷入了地板之中,单单凭借一只右臂就把自己整个身子倒立起来,张东明此刻头下脚上,心中暗暗吃惊,这戒指竟然蕴含如此的力量。彭的一声,张东明一头撞在了地板上“你大爷的。。。怎么突然消失了。”张东明揉着脑袋,看着右臂上的黑色纹路消失殆尽,原来不是一直这样,也好,不然以后只能穿长袖衣服了。张东明从地板上爬到床上,蒙起被子就准备睡觉,不过今晚注定难眠。第二天,找了一天工作的张东明独自漫步在街上,走到一家混沌店,看着店面比较整洁决定先填饱肚子,坐下之后要了一碗混沌,张东明正准备吃,突然听到一阵争吵声。“小老头,不是我说你,欠了钱你还敢在这开店。信不信老子一句话,明天你这店就没了。嗯。”张东明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就怒了,只见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躺在地上,双手抓着桌子腿瑟瑟发抖,嘴里不停的求饶,旁边站着四五个年轻人,其中一个正单脚踩在老人的脸上,狠狠的转了几下,老人疼的连连扭动,无奈气力不够挣脱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