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准备工作

    更新时间:2019-01-23 15:36:05本章字数:3523字

    张东明漫步在闹市之中,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让张东明有些应接不暇,跟自己似曾相识的美女经理,混迹黑道之中的黄三,奇怪的戒指,赏金猎人姐妹,还有自己在旅店的模糊状态,一切的一切都是平常人接触不到的东西,自己杀了人?怎么一点印象没有。张东明抬起右手,古朴的戒指静静的躺在手上,像是沉睡中的狮子,张东明知道问题绝对出在这枚戒指之上,它觉醒的瞬间自己就有控制不住的狂暴,杀戮之心异常的严重,张东明决心搞清楚状况,明天去一趟小小那吧,看看老大爷知不知道内情,打定注意之后张东明就悠闲的溜达起来,这几天的事情对张东明有很大的转变,隐隐约约戒指对张东明也有不少的影响,张东明的性格之中增添了不少的因素,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些因素是好是坏。

    张东明不知不觉走到了那晚的混沌店,远远的看着店主忙里忙外的身影,和脸上洋溢的笑容,张东明也开心的笑了起来,没有了小混混的捣乱和纠缠,想来一定很开心吧。只是这个社会又有多少他这样的情况,不少底层人物还是在奋力挣扎,家家有本经念,张东明又看了店主一眼,独自的离开了。远处的混沌店,店老板看着张东明离去的背影,笑着对身旁的小孙子说“小名,你看那位大哥哥可是好人,多亏了他咱们才有这样的生活,长大以后你可要做这样的人啊。”小名嗯了一声转身又去玩耍了起来,店主看着自己的小孙子玩的开心,自己也笑了起来。

    张东明溜达溜达就到了旅店的门口了,自嘲的笑了笑现在还真把这当家了,自觉不自觉的就想回来。张东明推开旅店的玻璃门,正巧老板娘在大厅内,老板娘看见张东明进来,赶忙往这边走来,她看着张东明连忙问道“东明,你没事吧?”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老板娘的热情和淳朴,却能打动每一个来这的人。张东明也是一样,对于老板娘这样的人还是比较尊重的,看着老板娘着急的表情,他也是打心眼里感到温暖,张东明呵呵一笑“没事老板娘,倒是把你房间里的东西打坏了。”张东明挠挠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老板娘嗨了一声“哪里的话,我今天一早看见他们把你抬走了,我还以为你让坏人抓走了那,后来报了警,警察说你们认识,我可不信,我看那房间里头还有血那,好像还死了个人。只是警察不让我往外说,我也没敢吱声。”张东明有些意外,没想到这麻辣姐妹花还真有些手段,连警察那边都搞好了关系,可见这姐妹花的关系网有多大了。张东明想了想,决定把这事给圆过去,毕竟现在立场不同了,于是张东明开始了自圆其说“老板娘,我们是认识,没啥大事,就是朋友之间的笑话,你安安心心的开店就行了,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那些东西回头我赔给你。”老板娘眉头一皱“东明,你再说这话我可就翻脸了,说好的不用赔,你在我这差点出了事,我还让你赔钱,这哪能说过去。”老板娘心里明白,这怎么可能是朋友之间的玩笑,房间里浓重的血腥味可不是作假,而且这么多天老板娘从来只看见张东明独自来回,看来朋友也很少,怎么可能突然冒出这么多朋友,还搞得腥风血雨的。只是老板娘可不点透,摆明了人这是要掩盖事实,老板娘以女人身闯荡社会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这点事情都想不到那。也不多说简单跟张东明唠了会嗑,就独自忙去了,张东明上了电梯,不一会就来到了房间,房间明显是有人打扫过了,老板娘口中浓重的血腥味也早已经消失不见,空气中弥漫着清香和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房间内的摆设依旧如新,张东明的东西也放在原处,显出老板娘的细心。如果不是张东明看见深凹进去的墙面,也有些什么都没发生的错觉。

    张东明盯着还未整修的墙面,这是我干的?有些疑惑戒指的神秘力量,张东明早就体会过,不过那时似乎没有这么霸道啊,好像这枚古怪的戒指在一刻不停的成长,戒指出现变化的那一刻,张东明感觉心里就像被火烧了一般,似乎不发泄出来身体要爆炸,张东明意识有些模糊,有点记不得了,呆呆的看着墙上的凹洞,说真的心里还是有些害怕,如果这戒指进化到最后,恐怖的力量,迷失的意识,那自己到底还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成为一个只懂杀戮的妖怪。

    想到这里张东明一刻也闲不住了,走出房间向电梯走去,必须找那个糟老头子问清楚,这戒指到底怎么回事,什么家传宝物,简直是妖戒。

    下了出租车,张东明看着物是人非得屋子,自信没有记错的张东明敲敲门,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吱呀一声把门打开了,张东明看着老太太有些迫切的问“老奶奶,你知道这屋子原来的主人去哪了吗?”老太太有些耳背大声啊了一声。张东明又大声重复了一遍,老太太这才听清,也大声的跟张东明说“你说原先的爷俩?他们搬走了,这房子是他们送我的,好人啊。”张东明冷汗就下来了,送啥的都有,还有送房子的,摆明了是想吃干摸净,张东明客气的说“老奶奶,那您知道他们去哪了吗?”这次张东明吼的够大声的,老太太让他吓了一跳,扯着嗓子冲张东明喊“你轻点,我听得见。”说完又问“你刚才说的啥?”张东明有些无语,只好把问题重复一遍,老太太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什么,张东明没有听清,又问了一句,老太太没有搭理张东明,转身向屋里走去,嘴里嘟囔着“去哪了?去哪了?好像不让找。。。。好像,”张东明看着老太太进了屋,吧唧一声吧门关上了。张东明心里琢磨着老太太的话,边有边想,不让找?什么意思,不让我找吗?莫非是把这不幸之物扔给我就后自己跑了,他奶奶的,别让我抓着你,不然非得揍死你,糟老头子。张东明口中的糟老头子,要是知道张东明心里的想法,非得拼了老命也要跟张东明干上一架。自己好心替妖戒择了主,把这么好的宝贝都给了他,竟然还要跟自己拼命。当然张东明可不知道糟老头的良苦用心,起码是现在不知道。不过论起以后,张东明知道了真相也是有些惆怅,是福是祸还真有些说不清那。

    张东明寻人无果之后就独自走了回去,同样是缤纷多彩的街头,张东明这次的心情可是一团糟,不过他可不是钻牛角尖那号的,想不通了也不在想了,只是漫步于街头来,呼吸着略微凉爽的秋风,缓解缓解胸中的烦闷,张东明徒步回了旅社,坐在桌子前面,拿出自己珍藏的笔记本,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面,对于这台笔记本张东明可是异常的爱惜,从部队出来张东明只有一个申请,就是把这台牛B哄哄的笔记本带出来,领导心里有些愧对于张东明,于是大手一挥,张东明看着这台笔记本,心里总算有些安慰,这是唯一的怀念了,当然如果仅仅是怀念,张东明绝不会给部队提什么要求,带什么东西,只是这本子可以说是部队里的尖端科技了,每个特种部队的二十人小分队,才允许申请一台。张东明抱走这台笔记本时,可以看见战友羡慕的眼神和领导痛苦的表情。

    张东明简单的打开电脑,指纹轻轻一按屏幕上显示的光标,电脑显示:指纹通过。这里一共输入了7个人的指纹,也就是说有7个人有权打开这部电脑,不过现在世界上只剩张东明一人了。张东明看着电脑桌面的照片,一共七人的合影,军装洒爽而英俊,张东明有些出神了,缓了一会,打开了名为信号形成跟踪的程序,一张北海市的地图展现在电脑之上,密密麻麻的小点不停的闪烁,大多为绿色,偶尔有红色的光点,张东明都会轻点几下,待看到并无异样之后才关闭页面,张东明又打开了搜索一栏,输入金阳集团四个字,十秒钟之后,上千条资料排列出来,张东明随便点进一个简介,金阳集团,北海市第二大财团,2007年以雄厚的资金实力突然杀入北海市,犹如过江猛龙一般,瞬间席卷北海商界,以强硬的姿态收购北海第三的祥龙有限公司,之后一路高歌跃居于北海第二,牢牢占据着这北海的第二把交椅,2011年金阳集团在北海市成立了,名为飞鸟的计划,不断笼络各式人才,跨越了管理、经济、军事、医药、安保、新科技和教育七大类,上百个分类。外人惊讶的看着金阳集团疯狂的笼络人才,一方面惊讶于金阳的超大手笔,一方面惊讶于金阳的庞大野心。张东明又往下看了看,心中有些唏嘘,看来这金阳集团绝对不是软柿子,而且金阳的人才众多,野心庞大,内部的安保设施一定也异常先进,张东明这样想着,心中也在回忆着以前接触到的先进安保,红外指纹属于基本设施,这些倒是不用担心,张东明早就对如何破解驾轻就熟了,怕就怕有什么不知道的先进科技,那就阴沟里翻船了。想到这张东明给姐妹花里的姐姐打了个电话,嘟嘟两声电话迅速被人接起,悦耳的女声传来“你好,谁啊。”张东明想起杨婉艺那美丽的容貌,心中叹了口气,这妮子可是朵玫瑰花,好看是好看扎手啊。“我是张东明。”杨婉艺笑了笑语调明显变得热情了“我说谁那,原来是张先生,张先生需要什么吗?”张东明也懒得和她瞎扯,利索的回答“恩,给我准备一辆面包车,热红外眼睛、可以更换的热敏陶瓷镜片、一把消音手枪和基本的伪造证件、楼内的雷达。我想杨小姐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工作,假证什么的不都是小儿科。”“恩,张先生提的要求并不过分,东西虽然难搞但也有办法,不过张先生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张东明愣愣“什么条件?”杨婉艺有些犹豫,慢慢说“带我一起去。”

    夜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