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叱咤沙场

    更新时间:2019-01-23 15:45:13本章字数:3623字

    彩霖在原地顿了顿,转身打开门离去了。

    她食不知味的喝着茶水,倏然,放下杯子,也走出了屋子。

    “吕睿、郑雷!”

    在屋外走廊靠墙而立的南宫浩初,看到李小夭冲出屋子便找着人,没有注意到他。

    吕睿匆匆收拾着衣服走出了屋子,虽然他装作很若无其事,可那略带颜色的脸颊早已诚实的出卖了他。郑雷随后出来,不用想也知道这两人在屋子中做什么。

    “夭主,你怎么不好好休息?”吕睿扫着脑袋,有些心虚的望了眼随后而来的郑雷。

    缠着布带的李小夭没有理会他们的话,径直说着:“你们随我出去一趟。”

    “可是你这个样子?”吕睿指了指掺着掺着白布绷带还有些虚弱的李小夭。

    却知她摆摆手:“马上回去装备一下,天一黑,我们就行动。”

    南宫浩初双手环胸的望着一脸深思的她,若有所思的走回屋子,视线这才不经意间停留在他的身上。

    她原本准备进屋的步伐转向他的方向,默默朝他伸出手。

    南宫浩初望着她伸出的掌心,还有擦伤的痕迹,也默然伸了出去,相握的手依然默默的传递着温度,渐渐通向两人的肢体直至两人心上。

    她拉过他的手,转身朝屋子中走去。

    “关于事情的细末我已经从刘伯哪里了解到,凉珀为你所作的一切,我也全部知晓。”南宫浩初进了屋子缓声说着,她拉着他的手依然没有放开。

    下一刻,她转过身,双眸含着隐隐光泽望着他。

    “我尊重你的一切选择。”

    “你让我怎么选择?放开你,放你和凉珀肆无忌惮的在一起?”南宫浩初压抑着痛苦说着。

    她不语,只是默默望着他。

    他缓缓闭上眼:“现在,不是我的选择,因为选择权不在我手中。夭儿不要急着选择好吗?你好好想清楚,我会等你。”

    她突然哑声抽泣着,轻轻靠在他的肩上:“浩初,我很痛苦。凉珀他为了付出了很多很多,我知道我对他更多的是感动和歉疚,我对他的情,或许是源于这些,可是我现在无法放开他……我对你不一样,和你在一起,我单单纯纯就是因为喜欢你,才会不顾一切阻力想要跟你在一起。”

    “我恨现在的自己,你骂我滥情没错!我即不想要放开凉珀,不忍他一个人漂泊。可是,我又舍不得离开你。我知道迟早要做出一个选择,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双手紧紧抱着她,抚摸着她的头:“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我知道,我都知道……是我的错,我不该逼你,还伤害了你……”

    若是有一日,也有这样的一个人为他付出,他或许也会和夭儿一样痛苦。他们同时在这个纷乱尘世中的人,每个人都会情不自禁的陷在各种各样的情感中。

    谁又能说,就真的可以干脆的脱离其中?

    “我怎么会怪你,浩初,你生气是因为你在乎我。”她推开他,抹着眼泪破涕而笑:“你知道吗,如果是我,我一定会疯掉的,别说推你一下,弄不好,我连刺你一刀的心都有!”

    南宫浩初皱眉一笑:“我知道,所以我怎么敢惹你。什么时候变得怎么爱哭了,这可不像你。”

    李小夭深深吸了口气,是啊,自从从牢里回来,她突然感觉自己脆弱了很多,她默默告诉自己,允许这一段低潮时期,但是以后她只允许自己变强大,不再允许自己这般的哭泣伤心,她要学会去保护身边的人不再受伤害。

    经过一天的折腾,天色已经悄然暗了下来。

    他就这么抱着她,一动不动看着斜阳点点落下,她动了动,看着他:“你的伤好了吗?”算算日子,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这前后他受伤不过加起来才四个月:“御医不是让你休息半年的吗?”

    “现在终于想起我的伤了。”他表露出痛苦的模样,撒娇的看着她。

    她瞅了他眼,扒开他的前胸后背看着,才缓缓吁了口气,还好,只剩下一点浅浅粉红痕迹,这宫廷的御医果然是不同一般。

    “我让欢喜帮你收拾间客房,你先去好好睡一觉。”她轻声说着。

    南宫浩初却皱眉可怜楚楚的望着她:“你这里床就够大了,还用的着费力去腾间屋子吗?”

    她突然咳声,却听他又道:“收拾吧,收拾吧,反正睡不睡……在我。”

    他径直朝她的床铺躺了下去,朝她挑眉一笑。

    她无奈的笑笑,这分明就是专属他的赖皮,却偏偏带着一份迷死人的优雅。

    她和他之间早已习惯了彼此独处一室,她径直去壁橱中拿出了一套夜行衣,没有避讳挡着他的面,褪去外衣,换上夜行衣。

    南宫浩初支着头看着她大方到不行的换衣模样,恨不得过去提醒她,他好歹是一个大男人,她究竟是怎样的心态居然可以练就的如此坦然?

    她摸摸了头上的绷条,摸着头寻思了半天,伤口是刚包扎的不能除掉,那干脆……

    南宫浩初愣愣的望着她,不解她这般是想干嘛,拿起一套旧的夜行衣,剪刀一挥剪掉了半边袖子,又在袖子上剪了两个洞。

    当她望脸上一套时,他忍不住轻笑出声。

    全身上下乌黑一片,唯独一双眼睛雪亮的望着他,还颇为无辜的说着:“你笑什么。”

    他优雅从床上起身,摆弄了下他的发朝墙脚的壁橱走去,如果没有记错,这下面应该还有他以前穿过的一套。

    他倏然一笑,果然不错。

    “你要和我一起去?”李小夭看着同样当着她的面,宽衣解带的南宫浩初,他独具一格的优雅换衣风格,连看同时一种愉悦的享受,虽然换的是夜行衣,干的是打家劫舍的勾搭。

    “我怕我要是不去,全被你身旁的男人一个个出尽风头,哪里还有我的份儿。”说着,他向她抛了个媚眼,拿起剪刀,将夜行衣的另一只袖子也剪了下来,同样学着他剪了两个洞,往头上一套,朝她眨了眨眼。

    当两人齐齐走出时,早已在守候的吕睿和郑雷齐齐吓了一大跳!

    结果。

    当四人一起出发的时候,采薇赫然看见四个蒙面只露两只眼睛的人,唰唰的飞过墙头。

    而李小夭的屋子中,那件夜行衣的两只腿,赫然也被人剪掉了。

    “我说,夭主,你这造型很酷吗!既能挡风御寒,又能遮护脸不被人看到,一举两得!”吕睿调侃着,扯扯脸上的裤腿面具。

    李小夭摇摇头,只是他们这个时候的小偷还没有发展到一定规模,所以连这掩护也很是落后,她随手一个面罩也不知是抄袭那个朝代的了。

    四人相继在翻过李王府的墙头,朝李王爷书房房檐而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东西是在哪里发现的?!”李王爷满目失色的望着书桌上被呈上的东西,双手居然忍不住的颤抖着。

    “回王爷,有人看到李九小姐曾住过的地方,飘过白影,于是,便派人去查看,结果……白影不见了,却发现了这个。”管家擦着汗,缩着肩膀说着。

    “什么——”李王爷蹲坐在椅子上,双眼满满的震惊。

    管家立在一旁,垂首说着:“王爷,或许这是有心人所为,为的就是试探王爷,王爷只要坐怀不乱,当做这东西没有存在过,以不变应万变。”

    李王爷扶着额头,点点头:“对,一定是有人想要找本王的麻烦,本王决定不能让别人有可趁之机。正好,那这个补上,也省得别人再想观摩仙戍铁卷,也没个替身。”

    “是,王爷。”

    屋檐之上的李小夭侧耳听着,眸中思绪迅速闪过,她和南宫浩初相视一眼,纷纷朝一个方向翻越而去,吕睿和郑雷也迅速跟上。

    这个她曾住了十三年的地方,回到这里,那股孤单落寞的感觉又油然而生,她朝着那早已落尽树叶的枯树下,缓缓跪下。

    而南宫浩初也缓缓跪在她身后,夭儿的母亲,自然也当得起他的一跪。

    三个响头后,她慢慢起身,南宫浩初扶住她的手臂,二人相视一眼,默然不语的朝屋中走去。

    吕睿和郑雷也相对一眼,朝着那棵树,鞠了个躬,虽然不知道这颗树下有什么秘密,但是能让夭主子和南宫太子下跪,必定当得起他们一鞠躬。

    走进熟悉的屋子,李小夭绕到了床侧,却突然神色一变:“被封了。”

    南宫浩初看了看这整个床板都重新换过,虽然做的很旧,仔细看还是有很多地方和以前不同。

    “夭儿,目前可以肯定一件事,李王爷必定是知道这件事,不然不会封住这个洞口。再者,为什么封洞口的是李王爷,而不是皇上,难道,李王爷更怕别人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他和李小夭相视一眼。

    看来李王爷知道她母亲和皇上的事,一开始她以为皇上和母亲背着李王爷偷偷挖了这么一个地道,两人私通,到后来皇上腻了,便派人杀人灭口,把娘永久封住在密道中。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李王爷的眼皮底下,难道……他亲眼看着娘被活活闷死而无动于衷?

    “夭儿,别激动,这一切都还只是猜测。”南宫浩初拍了拍她的肩膀,望了眼在望守着的吕睿和郑雷。

    “夭儿,回去吧。”她显然有些混乱,移了移目光,轻道:“我没事,走吧。”

    他揽着她的肩膀朝门外走去,却在刚打开门时,院子四周的墙上赫然一阵明光大亮!

    “哈,一群无毛小儿,当我李王府开客栈的?想来来想走走吗!今日,一个也休想走!本王要把你们一个个全部抓住送给皇上!”院子正中的门倏然打开,李王爷和一众侍卫从门外涌入!

    将他们四人团团包围!

    “来人把他们给我拿下!”一声令下,侍卫们一个个揭竿而起!

    却突然被一道慵懒打瞌睡的声音打断:“干什么这是!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只见从门外挤进了一个正穿着衣服一把挤开了李王爷,提着裤子的人,正揉着睡眼看着他们四个。

    而他赫然是林雄,别忘了,这李王府好歹是他的丈母娘家。

    “呦!岳父大人在啊!岳父大人,小婿有眼无珠刚刚不小心冲撞了岳父大人,小婿真是该死!”他低头,眼珠子一个劲的朝那边使眼色。

    南宫浩初一行四人,立刻趁着林雄缠住李王爷的片刻,全部跃入房顶消失在夜幕中。

    “来人给我追刺客!”李王爷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女婿,李王府目前已经岌岌可危,本想就着几个刺客来讨皇上欢心,可居然又给跑了!

    “来人,封锁京城,通告皇上,立即追捕这四个人!哼,本王就不信,天子脚下居然如此明目张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