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9-01-23 15:50:18本章字数:2437字

    萧傲风正要跨出院门的脚停了下来,缓缓转过身,就那么看着蓝沫芯,久久没移开视线。

    蓝沫芯被看的很心虚,她强作镇定,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已经答应了公孙流憩,要做一个好圣女,所以,不能再懦弱下去了,犹豫不决是错的,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了。

    “逃避是没用的,这件事虽然不是我造成的,但是我也有责任,身为圣女,我不能否认是因为我的当选而害的她们改变了命运。”

    蓝沫芯直视着萧傲风,眼神清澈而坚定。

    “所以,我应该去承担。”

    萧傲风看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看,那个女人是谁,怎么会站在那里。”

    蓝沫芯刚走上宫殿城墙,就被一些百姓看见了,他们抬头望着她,窃窃私语,猜测着她的身份,更有激进者,不论其他直接一个鸡蛋就砸了上来。

    好险,蓝沫芯一个闪身躲了过去,心中暗自叫险,差点就被砸中了,估计会很疼吧。

    “各位乡亲父老,你们应该不认识我吧,不过我的身份,说出来你们一定知道。”蓝沫芯站稳脚跟,面对着城墙下方众多的人群,鼓起勇气大声说道。

    “可以说,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我害的那些无辜的少女再不能回家。”

    “我知道了!她一定就是那个圣女!”

    蓝沫芯还没说出,就有人意识到了她的身份,大喊,“她还有脸出来!就是因为她!你们的女儿们才死的!”

    人群一下子变乱了,不断有人在责问着蓝沫芯,更有甚者,大骂起她来。

    “没错,我就是这次的圣女。因为我,你们的女儿了落选了,但是我一开始不知道啊,我不知道落选的会被处决…要是知道的话,我宁愿我不当选,我宁愿死的是我。”

    蓝沫芯想起那天的血腥,耳边充斥着少女们绝望和痛苦的哭泣声,她捂着耳朵想把这些声音隔绝,可是脑中仍弥漫着那天的血色迷雾。

    “也是因为我,我能力不够,我想劝王放过她们,可是我失败了,没能劝动王,才导致她们失去了性命。”

    蓝沫芯承认自己的错误,望着脚下满脸泪痕的人,眼角也划过一行泪水。

    “你不要再假慈悲了!死的又不是你,你以为挤出一点眼泪来我们就会同情你吗。”

    人们丝毫没有被她的眼泪打动,反而以为她假惺惺。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很认真的劝过王,但是…”

    “丞相告诉我,如果不处死她们,是对神的亵渎,会给国家引来灭顶之灾的。”

    “胡说!你们这些宫殿里的人,就知道找理由!死的不是你们!你们当然不难过!”有老者出言反驳。

    “不,我们很难过,谁能那么冷血,那些都是活生生的少女啊。”蓝沫芯辩解,“可是难过没有用,尚星国是大家的国家,我们不能因为难过而放弃整个国家。”

    “你们老一辈的难道忘记了吗,十多年前,上一次圣女选拔的之后,北方大旱南方洪涝敌国还出兵攻打,天灾人祸,谁能忘记当时的惨状,无数平民流离失所,无数人失去了亲人,他们何尝不难过。”

    “那是老天看不过眼你们滥杀无辜少女!”

    “不啊,上一任的圣女为她们求情了,也成功了,先王被她打动了,没有处死那些少女,只是软禁在宫内而已。可是,就是因为这,才导致了灾难啊。”

    蓝沫芯说出十多年前的实情,可是没人相信她,都认为她是在找理由脱罪。

    “都过去那么久了,还不是你说了算,一开始没处决也是你说的,我们怎么知道。比起这个,我们更相信是上天看不过你们的行为,才降下灾难。”

    人们不断的向蓝沫芯扔烂菜叶,鸡蛋,以及各种能扔上来的东西,蓝沫芯一开始还躲开了,可是随着数量越来越多,她躲不过去了,身上被砸了很多。

    “你们相信我,我说的都是实话,骗你们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蓝沫芯仍然不放弃,想说服他们。

    “我本可以不来的,呆在我的宫殿里,吃着点心喝着茶,反正你们再怎么闹,也闹不到我那里,可我还是来了,我特意来骗你们有什么意义啊。”

    “当然有意义!你骗我们你有多仁慈,你有多善良,想让我们感恩戴德吗!你想错了!你这是虚伪!你当我们都是小孩子吗,你说什么就信。”

    有女子哭着大喊,“你害死了我的女儿,还妄想解释什么,这就是事实!”

    “圣女,回去吧。”身旁的士兵劝阻。

    “不,我不能就这么放弃。”蓝沫芯咬着牙,忍着鸡蛋砸在身上的痛,还有那些菜汁鸡蛋破了之后的蛋清蛋黄在衣服上流淌,隔着衣服还是能感受到的不舒服。

    “你们扪心自问,王有哪里对不起你们了,自登基以来,励精图治,爱民如子,唯一这么一次,也是为了国家。”

    “要再经历一次十几年前的灾难,你们才开心吗!到时候死的就不仅仅是这么十多个少女了!你们的父母,儿女,都会因此丧命的!”

    蓝沫芯看见有人开始用石头砸上来,砸在身上,很疼很疼。

    “你们为什么就不明白呢,我也不想她们死,我们也不想这样,可是不这样真的会引来神的怒火的。或许,这一次,就真的是灭国之难了。”

    “你别在妖言惑众了,我们不会相信你的,你认为我们会相信害死自己女儿的仇人吗。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为自己脱罪,无非是为了你自己。”

    更大的石头落在蓝沫芯身上,蓝沫芯感觉身上已经麻木了。

    “圣女,回去吧。没用的。”越来越多的士兵来劝她。

    蓝沫芯仍然大声说的,不顾越来越多的石头砸上来,不顾身上越来越多的淤青和疼痛。

    但是群情激奋,没人听她的,没人相信她,所有人都把她当做妖女,当做仇人。

    “啊!”一块拳头大的石头迎面砸来,蓝沫芯身体已经麻木了,一时间躲不过去,想着干脆就这样吧,闭上了眼睛。

    “够了!”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出现,蓝沫芯睁开眼睛,看见公孙流憩站在自己前面,石头已经被他扔到了一边。

    “你们送圣女回去。”公孙流憩阴沉着脸,吩咐周围的士兵。

    “我不回去!”蓝沫芯的倔强的不肯移动。

    “你这样根本没用,你以为,就凭你说几句话就能平息暴动吗。太天真了。”

    公孙流憩看着蓝沫芯的样子,额头,眉角,脸颊,嘴角,脖子,看得见的地方遍布淤青,看不见的地方指不定还有更多,一股怒火涌了上来。

    “你,回去!现在!”公孙流憩强压着怒气,再次命令士兵。

    “我说了不!”蓝沫芯脾气也上来了,死活不肯离开。

    “你,还有你,把圣女拉回去!不然军法处置!”公孙流憩用士兵来激蓝沫芯,他知道蓝沫芯心软,肯定不忍心见到士兵为了她受罚。

    “哼!”蓝沫芯瞪了一眼公孙流憩,极其不情愿的跟着士兵离开了。

    “呵,好说你们不听,真当我不敢动你们吗。”公孙流憩看见蓝沫芯走远了,转过身来,满脸铁青的看着墙下的乱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