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针对

    更新时间:2019-01-23 15:36:16本章字数:3134字

    “金广进,忘了告诉你,这个慕容笑,他的身体不好,你能不能带他去做个全面检查,我相信你肯定能针对他的病,会找到根治他的方法的。”

    “别这样吹嘘我的能力,我要看好好全面检查才能确定的,你可不要乱吹牛。别仗着吹牛不要付税啊!”

    “呵呵,你有什么困难啊,马上带他去检查,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我的好师兄。”

    看着文心月在耍赖皮的样子,今天看样子不答应是不会消停的啦!

    慕容笑哪有拒绝的份,只能跟着金广进去检查去了。

    “文心月,带孩子也经常出来运动一下,别一直在房间,这样不好的。”

    “恩,你们去检查好了,我这就去病房。”

    看着文心月朝病房的方向走去,金广进才和慕容笑去检查室,后面跟着两个仆人。

    “孩子,你多大了?”

    “你叫我孩子?我已经成年了,我十八了。”

    “好瘦,怎么像个女孩子?”

    “我……”慕容笑无语,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

    默默的跟在金广进的后面,去检查去了。

    荣正岳只知道自己很累,昏昏沉沉的睡下了,可是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多了。

    他很想睁开眼睛,可以却很吃力,想动,却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感觉到额头有块湿湿的毛巾,一会拿开,一会又盖在额头。自己想知道到底怎么了,难道自己发烧了吗?

    隐约的听到有人在谈话。

    “师兄,你觉得他下午可以参加集体会议吗?刚才周芸筝电话我,说这个会议相当重要,如果荣烈放不参加,整个集团将会被别人吃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4个小时,希望他能快速醒来,出点汗,退烧后,只能勉强去参加。但愿他能醒过来。”

    金广进说道。

    “他肯定是昨晚给我衣服,他自己却着凉了。都是我,如果我昨天理他了,早点发现他发烧了早点吊水,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严重了。”

    “文心月,别自责了,不是你的责任,我说了,他的体制不差,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一会就会醒来的,我来替你吧,你已经一夜没睡了,去休息一下,好吗?”

    “好,我们都去休息吧,你也陪了一夜了。这里交给护士小姐吧。”文心月和金广进一起出了病房。

    房间里好安静啊,可是一会,一条湿湿的毛巾又反复的出现在自己的额头上。

    小手还不时的摸摸自己的脸,额头。

    估计金广进已经给荣正岳加了退烧药,全身开始出汗。

    “荣烈放,还不醒醒啊,下午的会议很重要,你真的舍得放弃你老爹的心血吗?周芸筝现在很急。你可是关系着整个集团的存亡啊!”

    怎么,还是文心月的声音啊,不是和金广进走了吗,怎么又偷偷跑回来照顾自己了呢?

    第一次,他感动。从来没有一个人在病中会如此细心的照顾着自己。即使是自己的母亲,也做不到。

    “你知道吗?你真的是个白痴,我跑你就不去追我吗?把我一个人丢在漆黑的夜里吗?还口口声声称我为孩子的妈,可是你有时就是根木头。”

    文心月已经开始用干的毛巾,帮荣正岳擦拭着头上,脖子,胸前的汗。

    听着她的数落,怎么会觉得好开心好开心啊。

    “这次没照顾好自己,生病就算了,我来照顾你,如果下次你还这样不珍惜自己,你肯定一脚踢飞你,让你回你的老家去。一个大男人,不照顾我们就算了,还要我们来照顾你。”

    荣正岳好想说: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我的妻儿。可是眼皮重的就是睁不开来。

    他开心的笑了起来,只是脸部的微笑。

    “你个色狼,肯定做美梦了,梦里肯定在喝花酒,你的美女们正在给你倒酒,陪你跳舞呢?”

    荣正岳努力的睁开双眼,可是感觉灯光很刺眼睛。

    “宝贝儿……文心月……”

    文心月又惊又喜,“你在叫我吗,荣烈放,你醒了吗?”

    荣正岳的手也动了一下,本能的想去遮住刺眼的灯光,可是却无能为力。

    文心月看出他的眼睛受到光的刺激,有点难过,文心月感觉拉上了窗帘。

    “渴了吗,荣烈放,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文心月坐在他的床边,轻轻的摸着他的额头。

    文心月换了位置,坐在荣正岳的枕头边,把荣正岳扶了起来。背靠着自己的身体,轻轻的给他喝水。

    可是他自己却无法吞咽进去,水还是流了出来。

    怎么办?文心月放下了荣正岳,果断的自己喝了一口,慢慢靠近荣正岳的嘴,缓缓的把水注入他的嘴里。

    接着又来了第二次……

    荣正岳睁开了眼睛,看着正在喂自己水喝的文心月,心里热热的。不是发烧产生,是感动。

    看到他醒了,文心月没有喂了。

    “你,你终于醒了啊!我刚才是看到你……你不能自己喝水,我就,我就,我没有想占你便宜。我……”小脸涨得通红。

    看着文心月的眼睛里布满的血丝,眼睛周围的黑眼圈,可见她已经熬夜很久了。

    荣正岳想抬起手臂摸摸文心月的脸,可是根本就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苦苦的笑了笑。

    文心月好像看懂了他想干嘛,俯身,抓起他的手,轻轻的让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以后,不管在哪里,都要保护好自己。现在的你好乖啊,可是我还是喜欢健康的你,被你欺负,被你嘲笑。你知道吗?看着你,摸着你的额头,烧的很热,我都快急哭了。受伤是为了就文小蒙,这次发烧感冒是为了我,如果晚上不是把衣服给了我,你肯定不会这样的。

    答应我,一定好好的照顾自己好吗?”

    听着文心月的话,荣正岳的眼睛红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对自己这样的在乎,这样的关爱过。以前的女人不是为了钱,就是想当他的夫人,只有眼前的女人,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适合自己的,难怪自己的妹妹一直推荐文心月,她,真的是个好女人,好妈妈。

    “文心月,和我一起睡下,休息一会,你昨晚也没休息吧?”

    “不了,你还在吊水,我给你弄点粥,好不好?”

    “没胃口,不想吃,记得下午还要去参加视频会议,必须送我去别墅。如果看到我在医院,总部要乱的炸锅了。”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帮你安排”,文心月准备离开,荣正岳却一下子拉住了她的手。

    “和我,一起休息,一个小时就好,我们来的及赶过去。”

    “我不要,床这样小,不要睡这里。”

    “你……真罗嗦!”荣正岳用力拉文心月。

    “不要动,这个手上还在吊水呢,我可不会帮你换针头,待会弄的出血后果自负。又要叫护士给你重新扎上一针了,你不怕疼啊!”

    “你躺下,我就不动了。”

    “你现在是病人还在威胁着我?过分啊,现在该像只小绵羊,乖乖的听话,你不懂吗?”

    “我不是,我是一只狼……”

    一把把文心月拥在怀里。

    文心月抬头看看针头,还好,没有出血。看着面对面,已经累的闭上眼睛的荣正岳,什么都不敢说了,该让他好好睡一下。

    文心月一动也不敢动,害怕打扰了荣正岳。还有两个多小时,她等他睡着了,必须去找大师兄和二师兄商量一下,集团的年度会议该怎么办?

    第一次敢这样仔细的近距离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第一次和他有夫妻之事,也并没有注意他到底是什么样子,只是感觉自己也晕乎乎的,身体很热,彼此在酒精的作用下,就……

    眼前的荣烈放,儿子和他几乎一模一样,轮廓,眼睛,眉毛,嘴,鼻子……

    第一次发现他真的很帅,难怪办公室的那些美女们都找机会接近他,难怪他们的醋意那样大,都是因为面前的这个男人——酷毙了。

    荣烈放即使睡着了,一只大手还紧紧的搂着文心月,生怕他睡着了,文心月就离开了他的怀里。其实文心月哪里知道,他是担心文心月太累了,那眼睛里的血丝,已经让他心疼不已。

    耳边传来荣烈放轻轻的呼噜声,所以,断定他已经睡熟了,文心月轻轻的拿开了他的手,起身离开。

    大白天的,进入房间的人很多,如果被文小蒙文小飞看到自己和荣正岳同榻而眠,文小飞不发飙才怪。

    那些小护士们一直都认为自己是金广进的女朋友,如果看到了,不去告状才怪。到时大师兄拿着手术刀要全医院的追着自己了,给他带了绿帽子。

    文心月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熟睡的荣烈放,轻轻的在他的额头在吻了一下。

    “荣烈放,如果你不是总裁多好,我们现在这样,会有结果吗?

    如果我们不在一起,你会带走孩子吗?我只是一个福利院的孤女,你的家庭会接纳我吗?我只是一个丑小鸭,注定永远变不成白天鹅的。”想到这里,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先去看看孩子们,该给他们安排午饭去了。

    转身离开了病房,来到了病房,看到两个孩子已经在吃午饭了。

    “妈咪,你吃了没,这里还有好多,都是那些叔叔阿姨们送来的。什么银耳汤,鲫鱼汤……妈咪,一起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