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魔瓶

    更新时间:2019-01-23 16:15:24本章字数:3122字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山村,景色怡人,群山环抱,村前一条大河,状似新月,河水清澈纯净,犹如月华泻地,奔流不息。村里人都以傍河安居为荣,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是谁,给这个小村庄取了一个美丽而神秘的名字——月亮湾。每天都有许多村民来到河边,妇女用河水洗衣洗菜,孩子们则喜欢在河里游泳嬉戏,摸鱼捉虾,无忧无虑。河边一棵大树,叫愚人树,旁边也有许多不知名的大树,树叶色彩斑斓,形状罕见。大树下,放着几张小石桌,每张桌子周围都有七八个石凳,老人们时常围着桌子下棋。愚人树下,也有石桌凳,但从来都没有人坐,树旁有先人立的一块石碑,上刻:愚人树下坐愚人。这也许是人们不敢去坐的原因吧!铅笔头是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戴一顶尖尖的圆锥形的紫色帽子,身材瘦小,穿一身绿衣服,远看整个人像一支削尖的倒立的铅笔。他的姐姐叫橡皮妮,十二岁,长得白白胖胖的,穿一身洁白衣裙,像一朵轻盈的云。此时她正站在岸边,叫喊着,让在水里和小伙伴嬉戏的铅笔头上岸。“铅笔头,快上来吃饭,下午还要上学呢!”“姐姐,等一会再上去,我们正在比赛摸鱼。”“不行,别玩了,再玩上学要迟到了。”“姐姐,你先回去吧,我再摸一个鱼就赢了,赢了就上岸。”“ …… “铅笔头一边说着话,一边向远处飞快地游去。接着,一头扎进水里不见了,一秒钟过去了,二秒钟过去了,三秒钟过去了…… 橡皮妮焦急地等待着,始终不见弟弟出来。突然,远处的水面上伸出一只手臂,手里抓着一条尺把长的大鱼,紧接着钻出一个小脑袋,冲着岸上笑。原来是铅笔头,他用力晃动着手里的大鱼,高声欢呼:“我捉到大鱼了,我捉到大鱼了,我赢了!“岸上的人们被他的滑稽动作逗乐了。只有橡皮妮一个人撅着小嘴,半娇半嗔道:“不要命的,淹死才好呢!倒省心了。”橡皮妮喊他不回,气冲冲地走了。又过了许久,水里的小伙伴一个个都上岸回家了,树下的大人也走了,只有铅笔头、红鼻子、蓝鼻子和山蛋四个人还在摸鱼。他们的兴致仍然很高,但河里、岸边显得更冷清了。铅笔头潜在河底,双目紧闭,两手不停地摸索着。蓦地,他的手碰到一件硬东西,顿时感到阵阵灼热,但他仍不肯放手,自认为是件宝贝。因为以前听老人说过,一百年前,有几艘商船经过此处,遇上龙卷风,全部沉没,无一人幸存,究竟船上装的是什么,有多少,至今仍是个迷。许多年过去了,人们只在河边浅水处活动,偶尔也有人横渡大河,但河中心水深不可测,无人能探深浅,给这个古老的传说又增添了几分神秘。铅笔头把宝贝拿出水面,仔细观察:此物手掌大小,形状像个墨水瓶,通体乌黑发亮,放射出五彩光芒。小伙伴们被这一宝贝吸引住了,他们紧随铅笔头上岸,竟相观看,你追我赶,欢呼雀跃。学校在大河对岸的山上,孩子们上学要经过河上唯一的一座大桥——彩虹桥。此桥独特而精美,长三百多米,无桥墩,桥身用彩色石料砌成,共七种颜色,远远望去,像一道彩虹凌空飞架,雄伟壮观。更奇异的是,人走在桥上,身轻如燕,不会跌倒,即使被台阶拌着,打个趔趄,也能轻飘飘立于原地。至于建桥时间,就连村里辈份最长的白胡子爷爷也一无所知。此时,铅笔头和几个小伙伴走在上学的路上,正争夺着宝贝。那东西一会儿在红鼻子手里,一会儿又被机灵的兰妞抢去,就这样,他们争来夺去,边走边玩,走过美丽的彩虹桥,越过青青的芳草地,爬上被密林簇拥着的弯弯曲曲的山路,来到古朴的校园,走进了一座石砌的教室。一位瘦瘦的表情呆板的老师正在讲课,显然他们已经迟到了。“站住!你们怎么来这么晚?”“我……我……”走在前面的山蛋吱吱唔唔地,不知如何回答。老师注视着他手里握的瓶子,生气地问:“手里拿的是什么?”山蛋刚抢到手,还没来得及玩,就被“植物”老师逮个正着。他有点害怕了,怯懦地递了过去:“老师,这是铅笔头的,你自己看吧!”“植物”老师接过宝贝,被他放射的五彩光芒惊呆了。“这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像个瓶子。”铅笔头回答。“里面装的是什么?”“不知道。”“能打开吗?”“我们试过,怎么都打不开。”“既然打不开,就不要再打了,放学后拿回家藏起来,别轻易让人看,知道吗?”“为什么?”铅笔头不解地问。“说不定他是个魔瓶,里面可能藏着什么秘密,也许是我们的祖先有意扔进河里的,不想让我们打开,如果我们硬去打开他,不是件好事。你们明白吗?”“明白。”“下面我们讲课,请同学们打开《三字经》第一页,我先读,大家跟着学: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老师教着,同学们跟着学,琅琅的读书声在山林中回荡。老师讲课语气平淡,动作生硬,活托托就是一株植物,怪不得同学们叫他“植物老师”。放学后,同学们陆续离开教室,红鼻子和蓝鼻子躲在角落里,商量着事情。“哥哥,铅笔头的宝贝真是太好玩了,我还没玩过瘾,不如我们偷偷地把他拿走,玩够了再悄悄还他。不然,他要是藏起来,我们就再也看不到了。”蓝鼻子扒在红鼻子耳朵上,小声道。“这样恐怕不行吧?被发现了多丢人啊!爸爸会打我们的。”“没事,我们玩玩就还给他,没人知道的。”接着,他们用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音策划着。“我们出去玩玩,好吗?”蓝鼻子走到铅笔头身边,笑嘻嘻地道。“不玩了,回家晚了妈妈会骂我的!”“没关系,就一会儿。”蓝鼻子说着就把铅笔头拉了出去。又过了一会儿,同学们都走光了,只有他们三人在后面手拉手,边走边聊。“哎呀!我的肚子好痛啊!”突然,蓝鼻子大叫一声,双手捂着肚子蹲了下去。“你肚子痛,怎么办呢?”红鼻子顿时不知所措。“这里又没有医生,我们得想想办法。”铅笔头也着急了。“让我坐在地上休息一会就好了,你们先走吧!”“不!我不走。”“我也不走。”“这样吧,让哥哥陪我就行了,铅笔头,还是你先走吧,回家晚了你妈妈要骂你的。”铅笔头犹豫起来,双手使劲搓着,不肯离开。“没事,我会照顾他的,你放心回去吧!”“那我走了,你们小心。”铅笔头走了,没走多远,还回头看看,这才放心地离去。红鼻子和蓝鼻子高兴起来,拿出魔瓶,两双手不停地抚摸着,四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不愿眨一下眼皮,生怕飞走了。他们兴致勃勃地玩了一会,觉得还不过瘾,因为从魔瓶里发出的五彩光芒,扑朔迷离,引人入胜,他们很想知道魔瓶里装的到底是什么,说不定是夜明珠,或者什么珍宝呢!蓝鼻子使劲拧了拧,瓶盖丝毫不动,他喊哥哥和自己一起拧,拧了好久,还是拧不开。兄弟俩不知不觉已经走上了彩虹桥,手扶坚硬的栏杆,蓝鼻子突然有了主意。“哥哥,我想把瓶子在栏杆上磕一磕,磕松了,不就能拧开了吗?”“这个办法很好,不过,你要小心点,别磕坏了。”蓝鼻子拿着瓶子在桥栏上轻轻磕了几下,然后用力拧,还是拧不开,心想:再用点力磕,也许能拧开。“轰——”一声巨响,魔瓶磕碎了,万道金光直射云霄,一股黑色的液体伴随着瓶子碎片一起洒进大河,河水闪电般全变黑了,并散发出一种刺鼻的臭味。两兄弟顿时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河边洗涮的妇女,岸上聊天的男女老少,都被眼前的情景吓坏了,本能地朝发出巨响的彩虹桥望去。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人清醒过来,一个中年男人指着桥上的红鼻子和蓝鼻子大喊:“是他们——是他们给我们带来了灾难!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疯子似的向大桥狂奔,把两个孩子团团围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快说!”众人叫囔道。“是魔瓶——是魔瓶碎了,里面的黑水洒进河里了…… ”红鼻子哆嗦起来。“我们——不是故意的。”蓝鼻子也害怕了。“不管怎么样,是他们让河水变黑的,必须受到惩罚!”一个胖妇女厉声斥责。“对!把他们绑起来,交给白胡子爷爷,让他发落!”“对!绑起来。”说着,上来几个年轻人把他们俩人的胳膊扭到身后,正要推走,蓝鼻子大声分辩道:“慢着,我有话要说,这魔瓶是铅笔头的,是我们捡的,责任不全在我们,他也有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