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奇梦

    更新时间:2019-01-23 16:15:24本章字数:10651字

    白胡子爷爷站在板凳上,大声喊道:“乡亲们,别害怕,只要我们团结起来,一定能战胜眼前的困难。大家想想看,什么东西能使河水变清、变绿呢?”“兰草?”“树叶?”“矿石?”“颜料?”“……”大家七嘴八舌,绞尽脑汁,出谋划策。“我想,还是兰草比较好,因为他的叶汁最浓最绿,我们分头去找吧!”话音刚落,乡亲们立刻散了。橡皮妮、山蛋和兰妞几个小伙伴,迅速帮三个带罪的孩子解开了绳子。村后的山上,绿草丛中,月亮湾的男女老少,肩负背篓,臂挽竹篮,手拿镰刀,正忙着寻找兰草呢!他们不停地劳作着,废寝忘食,为这条大河,为父老乡亲忙碌着。干得最起劲的,要数铅笔头和小伙伴们,他们在草丛中来回穿梭,忙得不亦乐乎,像水中嬉戏的小鲤鱼。第二天一早,河岸上人们用兰草已经堆成了一座座小山。有十来个妇女把兰草铡得粉碎,五六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不停地把碎草往河里推,其余的人还在山上割草。就这样,又忙碌了一天。天快黑时,人们集中在河边,看着又黑又臭的河水,个个垂头丧气。白胡子爷爷背着双手,默默地眺望着远处起伏的黑色群山,痛苦地思索着……铅笔头坐在小桌子旁边发呆,姐姐喊吃饭,他不理,把饭端到桌上,他连看都不看一眼。爸爸妈妈劝他吃饭,他也不理睬,妈妈急得大哭起来。“宝贝,别担心,妈妈相信你。那魔瓶一定不是你弄丢的,说不定是别的孩子偷偷拿走的。”“对,肯定是红鼻子和蓝鼻子偷走的,他们俩可坏了。”橡皮妮流着眼泪,气愤极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保护你的,你是一个好孩子。”爸爸坚定地说着,擤了一下鼻子,便走出房间。过了一会,铅笔头吃了两个土豆,喝半杯水,回房睡觉了。不知什么时候,一位老奶奶站在床边,只见她精神抖擞,鹤发童颜。“小铅笔头,快醒醒!快醒醒!”铅笔头慢慢地坐起来,揉揉眼睛,看见眼前站着一位陌生的老奶奶,惊讶地问:“老奶奶,您是谁?我怎么不认识您?”“孩子,我是月亮湾的祖宗,这个村庄的名字还是我取的呢!”“是您取的名字?”“不错。”“那您今天来干什么?有事吗?”“傻孩子,你说我来干什么?月亮湾面临灾难,我能不管吗?”“您是怎么知道的?”“我当然知道了,我什么事都知道,我还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老祖宗,谢谢您!您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明天中午,你们去后山,翻过五座大山之后,就会看到一棵千年古松,树下有一块三尺见方的红石头。把石头掀开,会从下面射出一道绿光,绿光照到哪里,你们就找到哪里。绿光到达的终点,有一条隐蔽的石子路,沿着石子路走下去,就能找到蝴蝶谷。”“蝴蝶谷?我怎么没听说过?”“因为这个地方很少有人知道。”老人又接着道:“在蝴蝶谷,住着许许多多蝴蝶,还有蝴蝶仙子,找到蝴蝶仙子,月亮湾就有救了,因为她能帮助你们让河水变清。”“路程远吗?”“很远,途中还会遇到一些困难。要想拯救月亮湾,困难再大也不能退缩,你明白吗?”话刚说完,老人飞走了,飞向遥远的夜空,变成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老祖宗!老祖宗!您别走,我还有好多事情不明白呢!”铅笔头跑出房屋,边追边喊。不知不觉来到悬崖边,他向下一看,只见山谷中燃起熊熊大火,火焰直往上蹿,一下子把他的衣服和头发全烧着了。“救命啊!救命啊!”房间里的灯亮了,爸爸妈妈和姐姐很快便来到他的床前。妈妈流着眼泪道:“这可怎么办呢,孩子可能吓坏了…… ” “别担心!是做噩梦了。”爸爸抚摸着铅笔头的脑袋,轻轻地呼唤着他的名字:“铅笔头,醒醒!铅笔头,快醒醒…… ”铅笔头慢慢地睁开眼睛,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在爸爸的搀扶下,他坐了起来,看见一家人都在床前,惊奇地问:“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妈妈把他拥在怀里,关切地问:“宝贝,是不是做噩梦了?”“不!我做个好梦,我们村有救了!”铅笔头欢呼道。“可是,刚才你明明在喊救命啊?”“你们不知道…… ”铅笔头把梦里的经过讲了一遍。“这毕竟是梦,可不能当真!”爸爸道:“孩子可能是白天受到的刺激太大了,所以才…… ”“这个梦太好了,肯定是真的,我们有救了!”橡皮妮高兴地跳起来。妈妈想了一会儿,对爸爸道:“他爸,这个梦太神奇了,我们可不能不信,说不定真的是老祖宗在暗中帮助我们呢!”爸爸犹豫片刻后,道:“那我们明天去跟白胡子爷爷说说,能解决问题不是更好吗?”“我们快睡吧!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爸爸和橡皮妮出去了,妈妈怕铅笔头再受到惊吓,便留下来陪着。第二天,天还没亮,爸爸和铅笔头就早早地来到了白胡子爷爷家里。白胡子爷爷听了铅笔头的讲述,紧紧皱起眉头,过了许久,他长叹一口气,无可奈何道:“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去试试了!”在白胡子爷爷的院子里,村民代表们正在开会,经过认真讨论之后,白胡子爷爷宣布:“去蝴蝶谷,路途遥远、坎坷,行走不便,人不能去太多,就让蓝臂、山鹰、海威、铅笔头和红鼻子蓝鼻子六个人一起去吧!你们走到前面来。”白胡子爷爷对三个大人道:“你们三个是我们村最勇敢最聪明的男人,途中照顾好孩子们,遇到困难和危险要想办法克服,注意安全。”三个人点了点头。白胡子爷爷又走到三个孩子面前,用手拍着铅笔头的肩膀道:“你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按照梦中的指示,帮他们带好路,知道吗?”“好!”铅笔头坚定地回答。“在路上,你们要听大人的话,别走丢了。”白胡子爷爷抚摸着红鼻子和蓝鼻子的脑袋,亲切地道。三个孩子嗯了一声。“好!我们月亮湾四百多口人的命运都交给你们了。出发前要带上木棒、兵器、充足的食物和水,对,再带两条猎狗,路上好有个照应。和家人告别之后,就可以起程了,我会派人接应你们的。你们都是月亮湾的功臣,回来后论功行赏。”白胡子爷爷眼含热泪,用低沉的声音说着。这是一个坚强的老人,在众人面前第一次流泪。(四)上路六位勇士走在去后山的路上,乡亲们个个泪流满面,簇拥着,诉说着,感激着,为他们送行。妈妈紧紧拥抱着铅笔头,哭着不肯放手,被爸爸拉开了;橡皮妮又装进背包里两个鸡蛋,哭闹着要和弟弟一起去,被爸爸拽住了;兰妞和山蛋等十几个孩子跑过来,紧紧握着铅笔头、红鼻子和蓝鼻子的手,攥着他们的衣服,哭得不可开交。六个背着背包的身影,在乡亲们此起彼伏的道别声中,越走越远,最后变成几个大大小小的黑点,消失在苍茫的群山中。蓝臂走在前面,铅笔头紧跟着,其他人尾随其后。他们翻过五座大山,中午时分,才赶到那棵千年古松下,看到那块红石头。蓝臂是有名的大力士,他想,我只要轻轻一用力,就能把石头举过头顶。谁知他推了推,石头竟纹丝不动,使劲一搬,仍旧不动。他们一起推,却推不动一丝一毫,推了一会,个个累得汗流如注,索性坐下来休息,蓝鼻子擦着汗水,灵机一动,想出了好办法:“不如我们用木棒撬吧!这样会省力得多。”大家都认为这个办法好,便拿起棒子撬。撬了一会,由于用力太猛,大石被撬起来,“轰隆隆”一阵巨响,滚落山谷。山谷深不见底,大石早已无影无踪,人们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与此同时,一道绿光从石头挪开的地方飞出,射向对面山上的一块巨石上,被巨石反射出去,射到右面的山上,又被反射出去,几经周折,最后投向远处的山林中不见了。发出绿光的地方有盆口大小,光滑明亮,仿佛是一面铜镜,在中午阳光的照射下,绿光集中而强烈,像一条笔直的缎带向远方延伸。几个孩子目瞪口呆,铅笔头凝视着那道绿光,一动也不动,他仿佛又回到了昨晚的梦境,此情此景,竟和梦中一模一样。三个大人也感到不可思议,注视着那面铜镜,口中喃喃道:“太神奇了,真让人不敢相信 …… ”惊讶之余,人们又困惑起来:绿光几经反射,消失在山林中,到哪里去寻找那条隐藏的小路呢?蓝臂把众人召集在一起,严肃道:“我们得想想办法,怎么才能找到那条山路?”“不用想了,我们就按照老祖宗说的去做,绿光照到哪里,我们就找到哪里。”蓝鼻子抢着道。“不行!这样太慢了,绿光连续照射四座大山,如果我们一座一座找下去,到天黑也找不到出路。”铅笔头反驳道。“对,我们要想个好办法!”山鹰接着道:“徜若天黑之前找不到出路,太阳一落山,绿光肯定会随之消失,再想寻找那条山路,恐怕只能等到明天中午了。”“要是那样的话,又耽误一天时间。乡亲们还得多受一天苦,每家水缸里的水昨天已经用完了,该怎么办呢!”海威犯起愁来。“是啊!别说洗衣服做饭没有水用,村里有不少人和家畜都快一天一夜没喝过一滴水了。”蓝臂说着叹了口气。“昨天割草的时候,白胡子爷爷不是派人出去找水了吗?”山鹰问。“是派人去了,可是找了一整天,把附近的几座山都找遍了,连一滴水也没找到。”蓝臂又思索了一会儿,道:“对了,那道绿光最后不是投到山林中了吗?那我们干脆直奔山林去吧,这样会更节省时间。不知道你们认为怎么样?”“这话有道理,一定能找到那条山路的。“有道理,我们会成功的。”大家都表示赞同。“好,我们先吃点东西,马上赶路。”蓝臂吩咐道。大伙坐在古松树下,拿出食物和水,吃起午餐。很快,又上路了。没过多久,三个孩子已经累得走不动了,手臂上多处划伤,鲜血一丝丝往外渗;裤子被芒刺和利草挂破,扯成一缕一缕的布条,上面印着几小块斑斑血迹。铅笔头和红鼻子还能勉强坐起来,蓝鼻子躺在地上,大声哎哟着,眼泪从眼眶里直往外冒,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不停地滚落在地上。大人们背靠着石头,手脚也有一些轻伤,木棒扔在一边,个个有气无力的样子。两条猎狗拴在树杆上,耷拉着舌头,不停地在原地走来走去。山鹰从背包里取出水壶,摇了一下,发现没有水,正要扔掉,被蓝臂拦住了:“不能扔,还有不少路呢,途中能找到水源,还得用他盛水。”说着,他把自己的水壶递给了山鹰。山鹰用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看看壶里的水不多了,喝了几小口,想递回去。蓝臂道:“我不渴,你再喝点吧!”山鹰道:“蓝臂叔叔,你也喝点吧!”“我真的不渴,刚才喝过了。”山鹰苦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地又喝了两口,把水壶递给了蓝臂。蓝臂用洪亮的声音道:“大家休息一会儿,吃点喝点,振作起来,再走一段路就到树林了。没有食物和水的,说一声,我这儿有。”他望了一下三个孩子,又温和道:“小朋友,还能走路吗?”“行!”“我也行!”两个孩子坚定地回答,只有蓝鼻子还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蓝臂轻轻地走过来,伏下身体,摸了摸他的额头,觉得有点热,汗浸浸的,忙回头对其他人道:“蓝鼻子发烧,快拿水来。海威,你去附近找些薄荷叶,我帮他降一下温。”说完,他扶起蓝鼻子,拿着水壶喂了几口水。海威绕过几堆大石头,来到一片小树林,林中杂草丛生。他寻找一会儿,拔了几棵薄荷,拿在手中,然后走到一棵大树后面,小便了起来。等他提上裤子,正在系腰带的时候,抬头无意中看见一个怪物……他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四肢有点僵硬了。蓝鼻子喝了水,休息了一会儿,现在好多了。看见海威回来,山鹰忙接过他手中的薄荷,递给了蓝臂,蓝臂在蓝鼻子两边太阳穴上各敷一片叶子,在前额连敷了几片,然后看了海威一眼,觉得他神色慌张,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似的,便问:“你怎么了?有事要说吗?”“海威,快说吧!” 山鹰看他站立不动,催促着。“我刚才碰到一个怪物,不知道是什么。”“还是说出来好,我们共同想办法。”蓝臂鼓励道。“他的身体像人,有手有脚,穿着兽皮做的短褂短裤,但长着狼的头脸,面目可憎。当时,他手拿铁镐,好像在挖什么东西……”海威用沙哑的声音道。大家都沉默了,仿佛危险就在眼前。不知过了多久,蓝臂铁青着脸,坚毅道:“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狼人了,一种十分凶残的怪物。不过,大伙不用怕,我们都是勇敢的猎人,又带着武器,只要小心,一两个狼人还是能对付的。何况,他现在还没发现我们的行踪。”铅笔头紧张道:“那我们赶快走吧,别让他追上。”“好!大家把武器拿出来,出发!”蓝臂用低沉而有力的声音道。只见他迅速地从背包里取出一个蓝布袋,倒出九截钢棍,一截连着一截挂上铁链,然后拧紧,最后拧上尖尖的枪头,托在手中用力一抖,刺了出去。大家定睛一看,哦!原来是一杆五尺来长的短枪,银光闪闪,寒气逼人;山鹰长剑出鞘,剑身四尺长,三寸宽,乌黑发亮,甚是夺目;海威不慌不忙,一把大刀握在手中,他又从背包上取下一张弓,弹了弹弦,呜呜作响,让人不寒而栗;三个孩子均抽出一把弯刀,两尺来长,锃亮无比,锋利异常。一切准备就绪,大家站起身,正要出发,蓝臂变魔术似的又拿出一个黑布小包,取出一枚鸡蛋大小的圆物,郑重地对众人道:“这个是炸弹,是白胡子爷爷一年前派人出去花重金购买的,共二十枚,这次出来,怕我们路上有危险,给我们十枚,可见,他老人家对我们的关心,和对这次行动的重视,我们要全力以赴。”他干咳了一声,手指着上面的一条一寸长的短线,又接着道:“你们别看他小,却威力无穷,只要点燃这条短线,扔向敌人,就会把对方炸得粉碎。不点这条线,把他放在包里是很安全的。以防不测,现在我把他们分给山鹰和海威每人三枚,我保管四枚。记住,只有在生死关头,才能用他,可别浪费了。”二人接过炸弹,仔细看了看,然后小心翼翼地放进贴身的口袋里。再次出发了。山鹰走在前面,蓝臂背着蓝鼻子跟着,铅笔头和红鼻子走在中间,海威断后。(五)野餐傍晚时分,他们赶到了那片树林,找到了绿光照射的地方,是一块巨石,紫里透红,有一间房子那么大。三个孩子听说到了,一翻身从大人的背上滚下来,也不觉得累了,绕着巨石转了几圈,高兴得乱蹦乱跳。几个大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都会心地笑了。他们把巨石前前后后都找遍了,却怎么也找不到梦中描绘的那条石子路。再次绝望了。天渐渐黑了,那道绿光也变得越来越淡,最后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蓝臂坐在一块石头上,笑道:“别担心,出路肯定就在这里,我们要相信老祖宗的话。先弄点饭吃,然后睡上一觉,明天一早我们一定会找到那条山路的,好吗?”听了他的话,大家也都松了一口,坐在地上,有的吃饼子,有的吃鸡蛋,有的吃肉干,有的喝水。铅笔头和红鼻子边吃边打闹,像在家里一样自在;蓝鼻子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可能累坏了,在休息呢。蓝臂又接着道:“咱们今晚要好好休息,明天的困难可能更大,我们只有身体好,精力旺,才有能力去战胜困难。我们赶路那么辛苦,光吃这些干粮是不行的,下面我分一下工,山鹰和海威负责寻找水和食物,带上猎狗大黑,记住方向,不要走太远,我留下来照顾孩子们,顺便在附近找些干柴,熟悉一下环境。”两人用力点了点头,正要起身,蓝臂又叮嘱道:“点燃火把,带着武器,路上一定要小心,如果实在找不到就算了,但必须早去早回,不然我们会担心的,知道吗?”两人应了一句,转身走了。三个孩子还在草地上休息,都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蓝臂找来一大堆干柴,在巨石旁边燃起一堆篝火,火焰照亮了半个树林,映得天空也变成了红色。他摸了摸孩子们的水壶,里面连一滴水也没有,他叹了口气,把另一条猎狗阿黄拴在孩子们身边,拿着火把,提着短枪,背上几个空水壶,向左边的山谷走去。村子里,人们举着火把,站在大河岸边,和白胡子爷爷一起,焦急地等待着,谁也不愿离去。橡皮妮和兰妞哭丧着脸,站在大人们前面,在商量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兰妞走到白胡子爷爷面前,低声道:“老爷爷,我想出一个办法,不知道好不好?”白胡子爷爷一惊,高兴起来,亲切地问:“好孩子,有什么办法?快说出来!”“记得我们在学校的时候,经常到山那边的几个村庄去玩,不知道他们吃的是哪里的水?”“他们吃的水不是大河里的吗?”白胡子爷爷提高嗓门问。大家都表示不太清楚。“对,我差点把这个问题给忘记了,不如找人去问问,说不定他们有水吃呢!”白胡子爷爷兴奋起来。不多久,十几个人举起火把,划动五艘渔船,驶向对岸。很快上了岸,往山上爬去,像一条火龙,在夜空中游动,最后变成一个红点,消失在天际。人们仍立在岸边,被疲劳和干渴折磨得有气无力。有人挨不下去了,把牛羊杀了,喝起鲜血。几个小孩子渴得哭闹,大人安慰道:“别哭了,马上就有水了。”端来一碗牛血,送到孩子嘴边,他喝了一口,立刻吐了出来,连说不好喝,大人急了,含泪打了孩子几巴掌,孩子哭得更凶了。这时,一个中年男人端一碗鲜血递到白胡子爷爷面前,低声道:“老爷爷,村里一滴水也没有了,这碗羊血您老人家将就着喝吧!”白胡子爷爷摇了摇头,伸出一只手,示意那人端走。又过了很久,他让大家都回去休息,明天再来等。人们陆续散了,岸上只剩下六位勇士的家人,以及白胡子爷爷和几个中年人了。橡皮妮哭累了,竟扒在妈妈怀里睡着了。三个孩子睡醒后,精神好多了,身上的伤也不痛了,坐在火堆旁聊起天来。铅笔头道:“蓝臂叔叔和两位大哥怎么不见了?你们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可能去找水了,我醒来时他们已经走了,我们还是慢慢等吧。”红鼻子道。“一路上他们没少照顾咱们,现在咱们也不能闲着,快没柴了,去拾点吧!蓝臂叔叔说过,动物最怕火了,点着火,野兽就不敢来了。“蓝鼻子认真道。“是啊,一定让火着到天亮。我们这就行动吧!”铅笔头显得很有精神。很快,他们捡来一大堆干柴,又砍倒两棵一丈多高的枯树,截成一小段一小段的,扔在柴堆上,这才停下来歇息。又过了很久,山鹰和海威回来了,手里拎着三只野兔和两只野鸡,几个空水壶都灌满了水,他们显得精神百倍,看上去又恢复了昔日的风采。孩子们也顾不上接猎物了,急忙跑过去,每人夺下一个水壶,拧开咕咚咕咚地往嘴里倒。两个大人见了,相互看看对方,哈哈大笑起来,然后随手把猎物丢在地上。喝过水,铅笔头感激道:“你们真了不起,吃的喝的都找到了,这下我们不用饿肚子了。”“是啊!比在家里吃的还好呢!”蓝鼻子大声嚷道。山鹰拍着蓝鼻子的头道:“小东西,就知道吃,等办完事别回家了,在这天天吃野兔。”大伙听了放声大笑,蓝鼻子有点不好意思了,脸转向一边。铅笔头想起什么似的,忙问:“对了,我们一路上都没找着一点食物和水,你们是怎么找到的,讲给我们听听吧,让我们也开开眼。”红鼻子也好奇地催促道:“两位好哥哥,快说说吧,我们都等不及了。”“好!我去烤猎物,还是让海威讲吧!”山鹰说着走开了。三个孩子跑到海威面前,紧挨着他坐了下来。“我来讲吧,事情其实很简单,我们按照蓝臂叔叔的吩咐,到右边的山上去了,刚爬到山顶,就听见草丛中沙沙地响,我悄悄走过去,看见一只野兔在吃草呢,我轻轻地取下弓,正要搭箭,谁知被他发现了,撒腿便跑。我们没追多久,大黑挣脱铁链追上去,把他咬死了。我们正要转身走,却隐约听到有流水声,又细细倾听一会,感觉流水就在山谷中,就直奔过去。”海威停了下来。“还有呢?”“快讲啊!”红鼻子和蓝鼻子急了。“原来是一口喷泉,隐藏在一块大石头斜下方,泉水从地下冒出来,流到一个有细沙碎石的小水潭里。泉水哗哗地流淌着,声音微弱而动听,像一首音乐,我从来都没听过这么优美的曲子。说来还真巧,正好有两只野兔在潭边喝水,我迅速连射两箭,把他们也收入囊中。我们跑过去,喝足了水,又灌了几壶,真是痛快极了。“海威越讲越高兴。“海威大哥,快讲呀!还没讲完呢,那两只野鸡是怎么回事?”铅笔头追问道。“对了,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在返回途中,山鹰大哥被什么东西拌倒了,我们拿着火把靠近一看,你们猜是什么,原来是两只野鸡卧在草窠里,像死的一样。把他们捉住了,才挣扎几下,这两个家伙太可爱了,我真不舍得吃掉……”“不舍得吃也得吃,都烤熟了,快来吃吧!”山鹰走了过来,一手握一根木棍,棍子上穿着烤熟的猎物。铅笔头拽下一条鸡腿,送到嘴边,又停下了:“蓝臂叔叔怎么还不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别胡说八道,他可是咱们村最能干的猎人,怎么会出事呢?快吃你的,我先给蓝臂叔叔留好食物,再装进包里一点,留着明天再吃。”山鹰说着,从树枝上取下几片较大的树叶,包好两份吃的,放进一个大背包里,自己也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大家一声不响地吃着,吃得津津有味,谁也不愿去想那些未知的事情。吃饱喝足之后,又喂了两条猎狗几个饼子,和人们吃剩的骨头。(六)险胜又等了好久,也不见蓝臂回来,山鹰有点着急了:“记得蓝臂叔叔曾嘱咐我们早去早回,可他自己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也许真的遇到麻烦了,不如你们先休息,我去找找。”“山鹰大哥,还是让我去吧,我能行!”海威站起来道。“不,你留下来保护孩子,我比较善于走山路。”山鹰手提长剑正要起身,忽然听到山林深处一阵狂笑,鬼哭狼嚎一般,让人心惊胆战。“不好,有情况,快带上家伙,跟我来!”山鹰喊道。他们弯着腰飞快地跑,很快转移到一堆大石头后面。定睛观看,只见一群狼人,手举火把,肩扛大刀,浩浩荡荡地向巨石旁边的火堆逼近。山鹰小声吩咐道:“把猎狗和背包交给三个孩子看管,准备战斗!”“哈哈哈…… 你们别躲藏了,快出来吧,我们已经盯着你们很久了。”一个高个子狼人走在前面,他停下脚步,用刀指着那块巨石喊,其他狼人也都停止了前进。太不可思议了,狼人还会说话,五个人心中暗暗一惊,但马上又恢复了平静,在大难来临之际,他们反而不觉得害怕了,个个屏着呼吸,伏在乱石后面一动不动。“你们再不出来,我就把你们的同伴砍成三截。”那个高个子狼人说完,只见两个狼人押着一个人,推到前面。大家一看,押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蓝臂叔叔,此时,已被折磨得皮开肉绽,有气无力。三个孩子吓得双腿哆嗦起来,往后退了一步;两个大人也倒吸一口凉气,心中迷惑不解。山鹰小声道:“大家别害怕,我们有炸弹。孩子们,你们在这里别动,我和海威出去看看,再不出来恐怕蓝臂叔叔就没命了。”两人身体一闪,转到旁边的大树后面,走了出来。“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抓我的同伴?”山鹰大声喊道。“我还想问你呢,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来我们千狼山?”那个高个子狼人道。“我们是南边月亮湾的村民,只是路过,并不想侵犯你们,请你们让我们过去。”“还说不侵犯我们,你们的这个同伴,连续杀死我们六个兄弟,我们一定要报仇。等把你们都抓住了,就算碎尸万段,也不解我们心头之恨。”另一个狼人被几个年轻力壮的狼人簇拥着,来到前面,面孔十分凶狠,看样子像是狼中之王了,那高个子狼人见了他,忙退到旁边,道:“大王请!”石堆背后的两条狗,听见有动静,乱蹦乱叫,试图挣脱铁链冲上去,被两个孩子拼命拽住。蓝鼻子手中一滑,大黑一下子蹿出来,向那群狼人扑去,只见一个狼人迎上前,手提刀落,大黑被砍成两截,滚落在草丛中。山鹰和海威相互看看对方,心中暗暗吃惊。“你们是束手就擒,还是让我们动手,自己决定吧?”狼人王慢吞吞地道。山鹰看了看,大半个林子里都是狼人,黑压压一片,心里有点发慌。但一想到乡亲们还在受苦,蓝臂叔叔被打成重伤,满腔怒火不能自已,他紧咬钢牙,心如铁石一般。突然,他无意中发现七八个狼人已悄悄摸到巨石旁边,手握标枪,正要向石堆后面的三个孩子下手。情况十分危急,山鹰眼疾手快,点着一枚炸弹的引线,扔了出去,随着一声巨响,狼人们被炸得血肉横飞。其他狼人被眼前的惨状震慑住了,不由得后退了几步。孩子们兴奋起来,一点也不害怕了。两个大人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想不到炸弹的威力这么大!山鹰显得更自信了:“快把我的同伴放了,不然我就不客气了。孩子们,把那四大背包炸弹都拿出来。”铅笔头和蓝鼻子犹豫片刻,便心领神会,忙提着几个背包,走到山鹰身边。“别忘了,你的同伴还在我们手里呢!有种你就炸吧。”狼人王临危不惧。“实话告诉你们,那个人只是我的一个仆人,是我用四只羊换来的,他年纪大了,一点用都没有,我早就不想要他了,就让他陪着你们一起去死吧!”山鹰说着又取出两枚炸弹,在手中玩弄着;海威也拿出两枚托在掌心。“别吓唬人了,我们千狼山狼人无数,屈屈几个弹丸能把我们怎么样?”狼人王故作镇定,其他狼人听了又兴奋起来,手举大刀,嗷嗷乱叫。“不信可以试试,别说你们什么千狼山,就是万狼山,我也能把他炸平。”山鹰说着,又点燃一枚炸弹,向不远处一棵大树扔去,立刻把大树炸得粉碎,树叶和木屑到处乱飞。狼人这次真的怕了,不禁向后退缩,有的露出逃跑之状。狼人王看到这种情景,也心虚起来。“怎么样?这玩意还行吧?你们如果放了我的仆人,让我们过去,大家都有面子,否则,那就对不起了。”山鹰说着话,作出再次向狼人群中投弹的样子。“慢!我可以答应你们的条件,但是,我死去的兄弟怎么办,就白死了?”狼人王表现出很为难的样子。“俗话说,人死不能复生。两军交战,死伤是难免的,我们只能表示歉意。等我们办完正事,一定再来悼念死难的兄弟,专程向你们赔礼道歉。不知大王意下如何?”山鹰诚心诚意道。狼人王沉思片刻,叹了口气:“那也只有这么办了。兄弟们,放了他,我们回去!”狼人们你推我搡的,大声叫喊着,迅速撤退了,很快消失在山林那边。海威和孩子们连忙迎上去,扶着蓝臂走回来,坐在石堆旁休息。不知怎么回事,阿黄竟冲着蓝臂汪汪乱叫,铅笔头责备道:“该死的阿黄,一会不见,连蓝臂叔叔都不认识了?” 这下阿黄虽然不叫了,但仍绕着拴铁链的大石头乱转,如临大敌。此时,人们才注意到山鹰,只见他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海威走上去推他一下,他竟然晕倒了,众人扶起他,喊几声,他慢慢睁开眼睛,用低微的声音问:“蓝臂叔叔好吗?”“他很好,你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我!”海威急切地问。“我的背……”这时,人们才发现他背上斜插一块石头,有两寸多长露出,到底插进去多深,谁也不知道。只见鲜血咕咕地往外冒,后背的衣服全浸透了。海威快速拔出石头,那石头足有四寸长。他接着从背包里取出一瓶药水,把伤口冲洗干净,又敷上一种粘稠的药膏,最后把衬衫撕成长条状,当绷带用,伤口总算包扎完了。原来,炸弹爆炸的时候,连一些石头也炸飞了,有一块利石刺在山鹰的后背,顿时鲜血直流,疼痛难忍。但当时情况紧急,他不能倒下,让敌人看出破绽,只能硬撑着。铅笔头拿来一条毛毯,铺在山鹰身下,红鼻子递上一壶水,山鹰喝了几口,便躺下了。这时,蓝臂走过来,用手摸了摸几个孩子的头,然后紧紧握住山鹰的手,惭愧道:“都是我不好,让大家受委屈了。你刚才有勇有谋,能言善辩,逼退了那么多狼人,我都看见了,你真了不起,我们为你骄傲!”“是我不好,没照顾好你们。刚才我说了许多贬低你的话,请蓝臂叔叔原谅。”山鹰吃力地道。“那是你在用智谋,叔叔再笨也能听出来,我的这条老命是你救的,感谢你还怕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呢?傻孩子,好好休息,伤很快就会好的!”蓝臂语重心长地说着,作个手势,众人转身来到石堆旁边,坐下来。海威道:“蓝臂叔叔,你一定没吃东西吧?我们还给你留着!铅笔头,快拿来。”三个孩子还在为大黑的死难过呢,铅笔头与大黑感情最深,他趴在地上,竟呜呜大哭起来。听见有人叫他,连忙擦干眼泪站起来了。他们在离山鹰不远的地方,又点燃一堆火,把阿黄拴在附近的一棵小树上,便围着火堆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