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开价

    更新时间:2019-01-23 15:48:19本章字数:3168字

    看到姚佳悦越哭越伤心的样子,江旻昊有些厌烦了,他一把姚佳悦的手甩开,道:“你开一个价吧?”“什么?开什么价?”姚佳悦抬起一双泪眼,难道江旻昊以为她是向他要钱吗?把她看成是什么女人了?江旻昊站了起来,本来他对姚佳悦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但是现在一听到姚佳悦让他去医院,他马上就把姚佳悦和社会上的那些女人联系在一起来联想了。现在的社会越来越复杂,很多女人都是通过钓金龟婿来要钱的,姚佳悦平时只要一说到钱,她的眼睛马上会发亮。她不是财迷,还是什么呢?姚佳悦马上明白过来了,江旻昊一定是以为她在耍什么花招来向他要钱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呀?如果她不是为了女儿的病,她才不会和眼前这一个男人有任何的交集呢?“江旻昊,我可告诉你,我不是那种女人。”江佳悦气呼呼地,猛地站了起来,跳下床去,找回了自己的衣服,现在她不想和这一个男人再说一句话,虽然说她很希望他能救一救可儿,现在他竟然说出那样的话,姚佳悦的心都寒了。没有想到他竟然是那样的男人,要了她,用完了就像丢一块抹布一样扔掉,姚佳悦是什么人呢?她是一无所有,但是她身上还有自尊和骨气,如果她要向他要钱的话,早就把他押去和可儿进行亲子鉴定,然后要一笔赡养费了。为什么到现在,她还把这一个真相隐瞒着呢?她就是不想靠任何一个人活下去。现在可儿危在旦夕,她才硬着头皮来找他的,姚佳悦想到可怜的女儿,她一边穿上衣服,一边掉眼泪,她可以牺牲自己的身体,但是她求的是江旻昊可以救一救可儿。只是她真的看错人了,江旻昊只是一个自私的家伙,他是不会看到她的这些无奈的,他除了看到金钱和权力之外,他什么也看不到,怪不得他身边连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也没有。江旻昊看到姚佳悦落寞的身影,他有些纳闷了,刚才她不是对他挺客气的吗?怎么会突然变了脸呢?是不是他说错什么话了呢?他一步一步向姚佳悦走去,此时,姚佳悦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准备离开了,她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呆上去。姚佳悦抹了一把眼泪,看来来求江旻昊是行不通了的。“哎,你怎么啦?”江旻昊碰了一下姚佳悦的手,只见姚佳悦一把江旻昊的手甩开,冷冷地说道:“不要碰我,我只是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看到姚佳悦赌气的样子,江旻昊笑了起来,看来姚佳悦还真的很介意刚才他说的那一句话,于是他一把姚佳悦紧紧地抱住,姚佳悦想挣扎掉,只是她的力气太小了,根本不是江旻昊的对手。“不要生气,我刚才说错话了,我向你道歉。”江旻昊可是第一次向女人道歉的,因为他也看出来了,姚佳悦应该是有事要求她的,和钱是没有任何的关系的。姚佳悦依然一脸的气愤,对于这种打一掌然后给一颗枣子吃的做法最痛恨了的。“哼!你以为我会接受吗?”姚佳悦倔强地抬起了头。看到姚佳悦的样子,江旻昊笑了起来,他一把姚佳悦的身体扳了过来,紧紧地抱住她,轻轻地说:“不要生气了,是我错了,我是不是有事要找我?我刚瞧出来。”听到江旻昊这么一说,姚佳悦也顾不上生气了,因为她还真的找江旻昊有要紧的事情要办的,她拼命地点头,不争气的眼泪涮涮地流了出来。江旻昊一时慌了,他最怕就是女人哭了的,看她的样子一定是遇到什么伤心的事情了,和平时活泼靓丽的形象是有些不一样。他把姚佳悦拉到沙发上坐好来,柔声安慰道:“不要急,你慢慢说,我在听着呢?如果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我一定会帮你的。”“嗯,这事还真的要你去帮忙。”姚佳悦说道,江旻昊一脸的黑线,他能帮什么忙呢?他除了有钱之外,还真的什么也没有。不过,现在他是不地再和姚佳悦再提钱了的,她太有自尊了,他不想去碰这一根高压线。姚佳悦犹豫了好几次,最后咬着牙一把江旻昊的手抓住,从嘴里崩出几个字:“救救我女儿吧!”“啊?”江旻昊顿时懵懂了起来,姚佳悦才几岁,哪来的女儿呢?难道她结婚了?他还和她同床共枕,他是不是在做犯法的事情呢?江旻昊一下子就慌了,江旻昊的女人无数,但是有一点他是绝对不会碰的,不碰别人的妻,现在他怎么会犯了这样的错误呢?姚佳悦不是单身的吗?难道是她故意欺瞒了他?一想到这里,江旻昊又生气了,大声地骂道:“姚佳悦,你到底在说什么?你不是在勾引我吗?你都有家庭了,你让我情何以堪呀?”姚佳悦真是有苦说不出来呀!看来她不把自己的事情说出去,江旻昊是不会相信她的,于是,姚佳悦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把当年他们在海边的“一夜情”和女儿患病的事情和盘托出。江旻昊的眼睛瞪得老大的,犹如晴天霹雳,张开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整个人似乎被点了穴道一样,一动也不动的。姚佳悦终于把藏了六年的秘密说出来了,她心里一下子轻松了,现在她就是等江旻昊的回复,他愿不愿意去救可儿,就看他的态度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旻昊慢慢回忆,好像真的有那么一回事,即使他丢掉了一部分记忆但是这些年来,他在梦里一直浮现着一个女孩的身影,他以为是程儿,其实他真的想错了,梦里的那一个女孩不是程儿,而是姚佳悦,怪不得他一直觉得姚佳悦是那么的熟悉呢?江旻昊回过神来了,他一把姚佳悦的手捉住,然后一把姚佳悦拉进怀里,紧紧地抱住姚佳悦,他不停地说道:“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梦里的女孩。”听得姚佳悦心里挺感动的,原来江旻昊的心里还是有她的影子的,她不是程儿的替身,江旻昊承认他们之间曾经有过一夜情,是不是也会承认可儿是他的女儿呢?这么说来,可儿就有救了?一想到这里,姚佳悦突然觉得心里亮堂堂的,只要女儿的救治有一丝的生机,她都不会放过的。姚佳悦终于露出了舒心的笑容,比春日里的花笑得还要灿烂呢?因为可儿就是她的命,女儿的病一直是她心头上的一块心病。现在江旻昊知道了真相,应该不会坐视不管的吧?江旻昊听完了姚佳悦的话,一下子全明白了,当年,他去海边怀念程儿的时候,的确是遇到了一个和程儿很相似的女孩,还是她把他救了起来,后来他还把那女孩当成是程儿来疼爱了,只是当他醒过来的时候,除了看到床单上的一朵朵梅花,什么也没有看见了。这些年来,他因为丢失了一部分记忆,所以也没能去及时找到姚佳悦,如果他知道这一切一定会去找她的,毕竟若不是她的话,他早就没有命了,没有想到,他的救命恩人竟然就是姚佳悦,她还上他家来当佣人,忍受着他的种种坏脾气,一想到这里,江旻昊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的神情开始悲怆了起来,连声问道:“佳悦,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不早一些把真相告诉我呢?”姚佳悦也哭得稀里哇啦的,她不停地摇头,带着哭腔道:“不,我不想告诉任何一个人,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地把女儿养大,我以为有我的爱就可以给女儿一个幸福的家,但是……但是她偏偏生这种病,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进行移植,她就会没命的,我是没有办法才这样做的。”说完,姚佳悦抱头痛哭,江旻昊的眼泪也流出来了,颤抖着声音质问道:“你怎么可以这样?他也是我的女儿,你为什么不让我知道我有一个女儿?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呀!”“呜呜呜……对不起,江总,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我害怕。”姚佳悦说道。江旻昊笑了起来,那笑声充满了悲哀,更像是在嘲笑自己,他一掌打自己的额头,道:“这就是造孽,我因为心里空虚,我到处留情,只要看到一个和程儿长得像的女人,我什么也不顾就去上人家,我以为我得到了程儿,我是痛快了,却伤害了这些女人。我是活该呀!”也许他真的该有一个“家”了,江旻昊暗暗的想。 姚佳悦可没有心思再和江旻昊在这里伤心掉眼泪,她一把脸上的泪珠擦掉,一把江旻昊的手拉住,道:“如果你不想以后后悔的话,现在就跟我一起去医院,去进行骨髓配置,只要你的骨髓符合了,就可以救可儿了,到时候你再忏悔也不迟。”

    江旻昊听到姚佳悦的话,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也站了起来,道:“对,现在救人要紧,我和你一起去,哪怕是抽完我身上的血我也不会说半句的,这是我这个当父亲的应该做的事情。”

    姚佳悦听到这一句话,心里暖暖的,一下子好像找到了依靠一样,她微笑着点了点头,拉着江旻昊的手向外面走去,此时的她心里多了一份的希望,默默地祈祷着,希望江旻昊的骨髓能和女儿的匹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