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脑仁芝麻大

    更新时间:2019-01-23 18:30:11本章字数:1473字

    宋言恩回到宿舍时,双眼还是红的,只不过没再继续落泪了。

    被出租车的司机大叔当成失恋安慰了一路,她哭了会儿便哭不出来,但心里仍闷得慌。

    “这么晚还回来?我还以为你明天呢。”余欢欢惊愕地开口,嘴边上还是牙膏的白沫。

    待转到宋言恩身前时,她又是一愣:“你都知道了?”

    宋言恩茫然地抬头,知道什么?

    余欢欢用脖子上的毛巾在嘴边一擦,上前揽住她的肩,安慰道:“别担心,我相信你爸爸能处理好的。”

    “他能处理什么……”以为是在说和郁北尧的荒唐婚事,宋言恩神色恹恹地咕哝一句。

    余欢欢皱眉:“有这么严重么?那天我只是看见他和人在银行门口争执。虽然神色激动,但也没争多久就走了啊。是银行不肯贷款还是急着收款,我不太懂,很麻烦么?”

    这下,轮到宋言恩愣住了。

    “什么人?”

    余欢欢伸手比划了下:“就到你爸肩膀的身高,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卫衣,兜帽戴着呢,还有口罩,剩下的我就没看清了。哦,你爸身边还站着一个银行的人,不过那人好像没说话。”

    宋言恩听了不禁有些晃神。

    她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那时一切都还没发生,他们一家三个人日子过得平凡又开心。

    家里因拆迁得了一笔对他们而言是巨款的钱,爸爸便做起了小本生意,将她当小公主一般疼宠呵护。

    那时的她,丝毫不识愁滋味,认为这世界再没有比爸爸更厉害的人。

    只要爸爸在,她就可以不用学着长大。

    直到……那一年,她的整个世界骤然坍塌。

    因为时刻都在担心郁家的报复,她爸爸成了连轴转的财奴,这也让她的物质生活比从前更好。

    可是她知道,她再也回不去从前了。

    如果爸爸真的缺钱有苦衷,她还能拒绝郁北尧么?

    “别太担心了。实在放不下,你可以等交换学习之后再问问。”余欢欢宽慰道。

    宋言恩点点头,没有和她细说。

    第二天清早,宋言恩强撑着精神收拾自己,准备到学院楼查看去秦川学院交换学习的人员名单。

    她轻轻拉了余欢欢的睡衣:“欢欢,到时间了。”

    “我不去了。”余欢欢翻了个身继续睡。

    她没想太多,随口道:“那我回来后告诉你结果。”

    “不用,这次机会我放弃了。”

    宋言恩顿时震惊地停下。

    余欢欢为了这次能去秦川付出多少努力,没有比宋言恩更清楚的了。眼看着就要有结果,她居然放弃?

    “为什么?以你的成绩不会有问题的!”

    余欢欢没有说话,只勾了脚边的被子把自己蒙起来。

    宋言恩只得揣着满腹的疑问独自前往学院楼。确定有自己后,她的目光便自发地上移,直至停留在带队老师的那一栏。

    许默。

    以往念着他的名字,她有的只是欢喜,而如今,徒留满心的酸涩。

    看得久了,双眼也开始酸胀,宋言恩低下头,她真怕自己会哭出来。

    她不想也不能嫁给郁北尧,但一夜过去,她想得很明白,这件事根本不是她或者她父亲能决定的。

    所有的决定权,都在那个男人手上。

    “呦,这不是我们的宋千金么?”

    宋言恩深呼吸,抹了把微湿的眼睛便想走,根本不打算搭理这群有名的千金团。

    “宋言恩,我们前天才在景庭国际见过面,你忘了?”

    她僵住,一颗心陡然悬到半空。那天竟然还有别人?

    宋言恩一下下扯着右手腕上的绿皮圈,直到将手腕都弹红,她才抬眸看向出声的人:“你去那了?”

    “当然,你不是还上赶着和我炫耀的么?”安雅轻蔑地乜了一眼她,随即摆弄起晶亮的美甲,“也幸亏如此,才让我看了出好戏。”

    宋言恩手上的动作蓦然停止,暗暗松了口气。

    也许那天她的确有碰见过安雅,但当时她心神恍惚,根本不可能主动和安雅搭话,也就没有所谓的好戏了。

    而此时,安雅瞄了眼告示栏,双手抱臂环胸,嗤笑道:“宋言恩,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秦川丢人现眼了,那是你一个暴发户的女儿能去的地方么?想去秦川,如果不是真正的天才,那不够的智商可是要靠家世来抵的。就你那芝麻大的脑仁,岂不是得富可敌国才行?聪明的,就学余欢欢让出名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