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他?怎么可能?

    更新时间:2019-01-24 15:16:50本章字数:2723字

    陈天跟着孟开山一起走了,临走的时候还吩咐众人,除了仪器警报,别人不要进来打扰老爷子的休息,明天中午陈天再过来拔针。

    “老师,那小子凭什么啊,真有这个本事吗?我怎么那么不信?”王宇一脸不忿的说到。

    这几个老专家都没说话,但是他们的心里也在不断的衡量着陈天这个人,从孟开山对陈天的态度来看,那陈天也确实是有真才实学的,孟家说的话,他们不需要怀疑真假,因为孟开山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招牌。

    谢婉儿的目光依旧停留在陈天离开的那里,对于陈天这个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谢婉儿竟然发现她变得感兴趣了。

    从来,她的身边都是不缺那些长得帅,又有能力的,但是因为她自身的出众,所以一般情况下,是看不起这些男生的,但这个陈天却给了她一种别样的感觉。

    从最初的不屑一顾,到现在的好奇和带点敬佩的情绪,这种情绪态度上的转变,也让谢婉儿对自己很不可思议,一直到旁边的王宇叫了她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

    “走开走开,我们王老板病情严重,当然要优先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入了大厅中正在排队看病的众人耳中。

    众人回头望去,一群人推着一个中年人冲了进来,从他们进医院开始,就在大声的叫嚷着,一点也不把别人放在眼中。

    这个中年人的脸色很不好,一看就是已经病的很严重的类型了,但是他的脸上却依旧带着一脸不可一世的神情,就好像他自己有钱,就什么都能做到似的。

    “这位先生,您要看急诊的话,还是需要排队的,要看专家的话,这里已经预约满了。”前台接待的护士礼貌的说到。

    “放屁,别人要排队,我王江河可是从来不排队的人,再说了,这年头,没人能看得起专家吗,少废话,赶紧给我找最好的医生来。”王江河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从担架上站了起来。

    他的脸色苍白,整个人身上都散发出一股强烈的病气,就是正常人从他身边经过,都会觉得不舒服。

    “老板,咱们之前打听过的,这家医院有个很厉害的年轻医生,他之前还救过一个濒临死亡的人呢,您让他给您看看,绝对能好。”旁边这几个人赶紧上前说到。

    “那还等什么,赶紧扶我进去啊。”王江河没好气的冲着自己手下人说到。

    陈天此刻坐在办公室里,正在思索着自己实力档案的问题,能够在医院转正,可是父母最大的心愿了,要是连这件事都做不好,那自己可真是不孝顺了。

    “这个肥猪,临走都要搞出幺蛾子来,简直是可恨。”陈天一边说着,一边转着手上的笔。

    “这件事怎么说,医院都该给我负责吧,再说现在医院里到处都是监控器,我去看看监控,只要能证明是章主任做的,那医院就得给我一个交代。”陈天说完之后,就从自己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

    刚推开办公室的门,凌美琪就撞了进来:“天哥,外面有个病人非要找你看病。”

    陈天因为孟老的关系,现在地位提升了不少,但他毕竟现在还只是一个实习医生,所以按道理说是没有资格为病人看病开处方的,这件办公室,是为了区别对待他跟别的实习生。

    陈天眉头一皱:“开什么玩笑,找我看病,我还不是正式医生呢,还没有正式医生的那些权利,有没有搞错。”

    “我们也跟他们说了,但是那伙人根本不听我们的解释,非要闯进来,这不是,马上就过来了,要不然你给他瞧瞧把,我刚才在大厅里的时候,看那个人脸色可是差的很呢。”凌美琪看了看走廊,又回头看着陈天说到。

    “那行吧,既然我女朋友都这么说了,我当然要给面子了不是。”陈天说完之后,就再凌美琪的鼻子上捏了一下,然后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前,随手拿出了一叠病历纸。

    做完这一切准备之后,凌美琪抱着文件夹,站在了陈天的旁边,给他做助手,这时候,王江河一行人直接闯入了陈天的办公室,甚至都没敲门。

    “赶紧赶紧,给我看看我这是怎么了,这几天越来越不好了。”一个熟悉,但是却又病怏怏的声音传入了陈天的耳中。

    陈天将自己手上的钢笔放在一边,头也抬了起来,四目相对,陈天笑盈盈的目光对上了王江河那震惊,诧异的目光。

    “怎么是你小子?喂,我说你们几个,咱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小子能看什么病啊,我看他也没那个本事。”王江河不爽的冲着身后的小弟大喊大叫。

    “不是啊老板,来之前我都打听好了,就是这位年轻医生啊,这家医院现在都传遍了啊,我肯定不会弄错的。”旁边的小弟也显得很委屈。

    “那怎么搞到这个小子身上来了,这家伙我怎么看都不是能给我看好病的人吧,我不相信,肯定不是他。”王江河哪儿会相信,这个好医生就是陈天啊,俩人前两天还闹过一次呢。

    “那感情好,出门右转,就是大门的方向,慢走不送。”陈天对这个王江河,那是半点好感都没有。

    王江河的状况,比陈天预期爆发的速度还要快上不少,估计是回家之后,距离那块石碑相当近的缘故,那块石碑上的霉运,已经连他身上的福气都挡不住了。

    陈天都不用想,王江河这家伙肯定也已经是看过不少医生了,但是没有人能检查出他的病因,当然就不可能给出治疗方案了,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这个医院来找自己。

    “小子,你可别忘了我是谁,你最好给我客气点,否则,我分分钟让你领导炒了你。”王江河看着陈天,愤怒的说到。

    “随便你啊,出门左转上三楼,我们主任办公室,你找去呗。”陈天一点都不在意的说到。

    王江河打心底里觉得,陈天是绝对不可能是能给自己治病的好医生,在他的印象里,陈天就是一个窝囊废,被自己吓唬两下就已经投降了,哪儿有这么大本事,当下就让人扶着他,准备出去找更好的医生,他王江河有的是钱,怎么会没有人给他治病。

    陈天依旧是一副笑呵呵的目光,反正在他看来,王江河这样离开,也省的自己麻烦了。

    “这不是王先生吗?听说您来我们医院了,我正要过去找您呢,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了,您这是要去哪儿?”宋海疆此刻出现在了陈天的办公室外。

    “副院长,你来的正好,之前我不是听说你们医院出了个什么年轻的厉害医生吗,今天就想来看看,谁知道走错了办公室,您来了正好,赶紧带我过去看吧。”王江河看到宋海疆,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嗯,我们医院出了个厉害的医生。”宋海疆一边重复了王江河的话,一边看了一眼坐在办公室里面的陈天。

    “是啊,我这身子不能再拖了,只要治好我的病,年底我给你们医院再捐两栋楼。”王江河的口气很大,但是也能从他的话里听出来他着急。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您没走错办公室啊,陈天就是我们医院最近新冒头的厉害的医生,您这病,他肯定能治。”宋海疆一边说着,一边将办公室的门推开。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这家伙能给我看好病?我不相信,他怎么能是你们医院厉害的医生呢,你还是赶紧给我找更好的医生来吧。”王江河的脸色一下就变的相当扭曲,宋海疆的话无疑是让他脸上挂不住了。

    “王先生,您的化验结果和之前的病历我都已经看过了,我们医院除了陈医生,估计还真没人能有办法了,您自己看着办把,我还有事,先走了。”宋海疆是个聪明人,一下就看出了王江河和陈天之间是有矛盾的。

    “唉唉唉,副院长,您别走啊,有话好好说啊。”王江河望着已经离开的宋海疆,真是欲哭无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