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恨铁不成钢

    更新时间:2019-01-24 15:45:33本章字数:2018字

    “莫云,你怎样了?”

    对方一伙人一走,几人也才忍着疼痛爬起。而几人中,只见莫云也是伤得最重,如此几个姐妹便是忙问道。

    “没事儿,不就挨了几脚几拳吗,我会还给她们的。”

    然莫云却道。

    “你这还叫没事?”

    几姐妹不信,两脸颊都能跟猪脸有的一拼了。

    “没事啊,咳!,不就是美脸被打肿了,过几天就好了。”

    见几人如此看着自己,莫云忙擦去脸上的污垢时,才感觉疼痛无比,想着必定是很不好看。

    “我们说不是这个。”

    一人道。

    “那是什么事?”

    莫云不解。

    “还能有什么事,那石磊呗,你不是因他而打这架的吗?”

    另一人说道。

    闻此,莫云表情顿时不好看了。

    石磊,名字确实好听,人长的也不赖,但如今却是刺疼了莫云的心。若不是自己姐妹现在提起,她是打算再也说起此人。

    “告诉你们几个,从现在开始在我面前不准再出现石磊这两字。”

    莫云大声道,带点吼的腔调。

    “石磊真不是个东西,这也好,以后你也就断了与他和好的念头了。”

    几个够义气的姐妹真心为莫云着想,如今,想着这对莫云来说,未必也不是件好事。早认识人真实面貌,早脱离苦海。

    “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莫云捡起地上的大肩包,不愿再在这事上多言,打算走了。

    “你这事要去哪?”

    几人问道。

    “回家啊,我现在这副模样还能去哪?”

    头也不回的,真走。

    不过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转身“谢谢!还有,石磊这名字你们以后绝不许在我面前提起。”话落,身影不久也就消失在了街角处。

    回到家中。

    莫云刚进门,父母两人目光涮涮的也就望了过来,见着女儿如此模样,顿时也是一惊。

    其父从沙发站起,不久,脸色也是变了。其母是刚从厨房走出,正巧见着女儿回来,此刻走近,脸色也是变了变,最终定格在爱与恨之间。

    女儿如此模样,做母亲的,哪会不感心疼。但又想到女儿学校不好好读书,以对女儿的了解,这伤准时打架闹成,又是恨铁不成钢。

    又有哪个父母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

    “不好好读书,在外头又干什么了?”

    其父那雷霆般的声音终于响起。

    莫云低着头,不答,回家之前,早就做好了准备,宁死不吭声。

    “芸儿,这是咋的了,跟爸妈说说,是不是又跟别人打架了?”

    其母不像其父,声音较温和,不带斥责语气。

    不过,其母语气再好也没用,莫云除了低着头外,还是低着头,仿若未闻。

    “看你惯坏的臭丫头!”

    见此,其父是怒火生起,把怒火也是牵到妻子上了。

    “怎么又怪上我了,你这个做父亲的也不见得多管教管教过女儿,还怪我。”

    面对丈夫的责怪,其母立即反击。

    不过这一句倒是一时也是把其父的怒火给压了回去。其母话说有理啊,其父还真没认认真真的教育过女儿,平时在机关忙着工作,哪还有时间教育女儿。。

    “好了,话少说两句,我去拿药箱来,再不洗洗擦药就得发炎了。”

    把莫云拉到沙发坐下,接着其母接着也就去找药箱去了。留下父女两人坐在客厅里。

    压住怒火,其父再看爱女,见莫云那脸上的青块紫块,也是开始心疼了。毕竟是是自己唯一的女儿,都是心头肉,尽管愤怒,但爱还是在的。

    “刚才是爸的不对,爸向你道歉!”

    小会过后,其父再次开口道,改了语气。

    “说说,因什么而打架,你爸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只要你说的有理,爸不会怪你。”

    这刻,其父也是改了言谈方式,带上理字。

    但莫云就一木头呆坐着,沉默,还是沉默。

    “要知道,一个女孩子家像男孩子一样在外头打架是不对的,这成何体统,哪还有女孩的样子,你说是不是。就拿你母亲来说,你母亲与我同一村长大,不说从小贤良淑德,但至少小时有女孩样,长大有女人样,像你如此在外头打架之事可还从没有过。所以,不说向别人学,但至少跟自己母亲学还是可以吧。”

    其父倒是会言辞,见说不动,把妻子也是搬出来了,继续劝说。

    “叫你少说两句,我刚一走又说起来了。”

    这刻,其母取药箱回来了。

    “我这不想教育教育她吗。”

    其父道。

    “教育,教育着怎么把我也教育进去了,要是我没听错的话,刚有有人可是在说我来着。”

    其母瞪了一眼后,忙打开药箱开始替莫云擦拭满脸的伤痕。

    “嘿,我可是没说你,只是把你的光荣事迹说给女儿说罢了,让女儿也向你学习学习。”

    说到此,其父竟然也是露出一副笑脸。

    “切,别没个正行。”

    其母没好气道。

    不过这短短几句,倒也是显示了莫云父母倒是恩爱有加。

    “哎呦,妈,你轻点儿。”

    莫云叫道。

    “好好,妈轻点。”其母忙道“看你,没事到一边去,别碍着我给芸儿擦药。”又是对丈夫说道。

    “好好,我一边去,芸儿的事药擦完了再谈。”

    其父拿起旁边的报纸看起来,不再言语。

    不久,莫云脸上也是擦了药,其母说要到医院去看看,若是毁了容可就大了。但莫云死活不肯去,打架时不注意脸,现在却是怕丢人了。就算是母亲再三相说也是没用。

    如此,最终还是没去成。

    接下来,就是挨父母的批评了,道理说了一大堆,出成书都能把人压死。不过莫云到底听进去了多少,除了她自己外,谁也不知。

    青春年少,道理是左耳进右耳出,大都如此。想必莫云也不例外吧!

    吃了晚饭,这晚她也是没再去晚自习,按学校的规定,放半天假晚上还是得去自习,可是如今被人修理的如此凄惨,她哪还有脸去,非得被同学笑死不可。

    为此,其父母无奈才向老师打了个电话,请了病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