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对策

    更新时间:2019-01-24 17:05:12本章字数:1983字

    卫东来跟着颜丞相走南闯北,征战沙场也有十年之久,此番提出由自己来假扮颜丞相,本就是发自肺腑之言,如今见颜丞相不肯同意,不由心急,双眸含泪,定定的望着颜丞相说道:“当年若不是丞相明察。

    卫东来早以被当做逃兵,成为刀下亡魂,若没有丞相当年相救,也没有今日的卫东来,王爷如此大恩,卫东来日日铭记于心,从不敢忘!今日若能假扮丞相,实乃卫东来三生有幸,还望丞相成全!”说罢卫东来双膝跪地,双手匍匐在地,一磕到底,却久久不愿意抬头。

    颜丞相知道卫东来这是在逼自己同意,卫东来句句发自肺腑,颜丞相也被触动,看着卫东来匍匐在地,突感苍凉,口气悲凉的说道:“也罢也罢,就按你说的办吧。”

    颜雨陌见颜丞相终于统一,亲自搀扶起卫东来,对着卫东来一揖到底,语气诚恳的说道:“卫大哥今日的救命之恩,雨陌终身不忘!”

    卫东来不想颜雨陌竟然对自己行如此大礼,心中也颇受感动,眸中含泪道:“大小姐何需如此,卫东来的使命,便是保护丞相的安全,若这次舍生成仁,也是卫东来的幸运了。”

    卫东来此番言行,颜雨陌在现代还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信仰和担当,直叫颜雨陌自愧不如,不由得从心里敬佩卫东来,因此,对着卫东来的语气也喊了几分好感,缓下声调说道:“据雨陌所知,虽有人要杀父亲,也有人要保护父亲,到时候若剑拔弩张的打起来,卫大哥一定不要灰心,关键时刻定然会有人在暗中相助卫东来大哥。”

    颜丞相沉默了良久,听闻有暗兵相助,握住卫东来的手,眸中仿佛又无尽的苍凉,又仿佛有无尽的希望,郑重的对着卫东来道:“你一定要活着回到丞相府!”只这一句话,便叫三个人红了眼眶。

    只是,这样便还有一个问题,若是卫东来扮做丞相的样子,谁来扮做卫东来,到时若这些探子看到只有丞相一个人出发,只怕还是会起疑心。三个人又经过了好一番讨论,眼看着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总算是商定好了对策。

    既然对策已经商定好,大家便开始各自行动。

    颜雨陌申请严肃的对卫东来道:“卫大哥,现在离午时还有1柱香的时间,我扮做店小二去找两辆马车,同时找两个车夫过来,再去成衣店买两件合适的衣服用做乔装。你先收拾一番,打扮的与父亲越像越好。”

    交代完这些之后,颜雨陌快速走出上房,一溜烟的跑出客栈去寻找马车。

    不想颜雨陌还未跑出客栈大门,便被掌柜的呵斥住:“老半天没见到你人影了,现在又慌慌张张的跑到哪里去耍?”

    颜雨陌生怕被发现,赶紧不住的点头哈腰,同时低声下气的说道:“小的刚刚给东面上房的客观送吃食过去,两位客观见小的跟他们是同乡,就留小的多说了几句话。

    这不,现在又吩咐小的去东市买两匹马车过来,小的这不正准备去寻马车呢,因为要的急,小的一着急就忘记通报您了。”说完不住的对着掌柜的作揖,口中还念念有词:“小的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大概是因为颜雨陌的太过太过谦卑,取悦了掌柜,又听闻是给贵客办事,掌柜的也没有多做纠缠,只训斥了一句叫下次注意,便叫颜雨陌出去了。

    颜雨陌赶紧一溜烟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便弄到了马车和衣服,快速的奔上楼去,此时卫东来也已经收拾完毕。

    颜雨陌看着卫东来的扮相,竟然与颜丞相有七分相似,再加上妆容和佩剑,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端倪,遂对说道:“卫东来大哥,你待会在外面站久一点,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那些人只要看到了父亲,就不会太在意他身边的暗卫了,我特地雇了两辆马车,一来可以挡住他们的视线,二来他们会以为你就坐在后面的车里。”

    卫东来坚定的点点头。

    眼看着时间已经到了,颜雨陌与卫东来对视一眼,便默默的向楼下走去,二人都知道,现在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

    掌柜的见颜雨陌跟着卫东来下楼来,想着颜雨陌刚说过贵客要过马车的事情,并未抬在意,一低头开始打起算盘来。

    几个暗探见小厮模样的颜雨陌过来牵马,并未疑有他。

    颜雨陌将两辆马车牵到客栈门口,正好可以挡住那些暗探的视线,卫东来赶紧站到马车侧面,稍等了一会便进入马车内,车夫见卫东来入内,便赶着马车往前走了。

    暗探们不疑有他,见到颜丞相进入马车内,互相使了个眼神,便暗暗的一路跟踪。

    目送卫东来来坐着马车走后,颜雨陌赶紧趁着掌柜的不注意,一溜烟跑回上房。

    不一会的功夫,颜丞相便乔装成了外地商贾的模样,颜雨陌则乔装成小厮的模样。二人打开窗户向街市上探望了许久,等了一炷香的功夫,确定街市上已无暗探后,才缓缓的走出客栈。

    为避人耳目,二人先去马市上买了一匹马,又买了一辆半旧半新的马车,颜丞相本来还想再雇一个车夫,但考虑到一路上的艰辛,再加上两人的行踪必须隐秘,在颜雨陌的坚持下,最后还是决定由颜雨陌则充当赶车的马夫。

    颜丞相虽然不忍心,但处在现在的境况下,也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颜丞相默默的看了颜雨陌一眼,忍者心痛,一咬牙,便坐进了马车内。颜雨陌一路上赶着马车急驰而去。

    赶路的同时,颜雨陌心里却时时担心着卫东来的安危,一路上都在默默的祈祷,希望卫东来不要有事。自己虽然很渴望活下去,也很希望查清楚真相,却也不希望是由他人以命换命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