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当着他的面,和其他男人勾三搭四

    更新时间:2019-01-24 17:10:14本章字数:2119字

    果然,顾寒声的脸色看起来比刚才更阴沉了,完全一副要把她生吃活剥的表情。

    完了完了,待会回家,不会要遭受他的酷刑吧。

    叶熏在心里惨叫,转过头对聂城说,“聂大哥,很晚了,我就先回家了。”

    “不晚啊。”冯导这时插了一句进来,“现在才七点钟,既然秦总和顾总都来了,不如我们就喝喝酒,玩点尽兴的。”

    有几个剧组的工作人员说好,聂城也没有反对,抬眸看向叶熏,实际上,他也不愿让她这么早回去,在他内心深处,他是渴望与她多待一会的。

    “小薰,再玩一会,你晚上都没吃多少。”

    ……

    几分钟之后,他们几个人围成一个圈,坐在圆桌前,玩真心话大冒险。

    也不知是谁先提出来的,这种就连叶熏都觉得太小儿科太幼稚的游戏,顾寒声和聂城这两个大BOSS居然都没有表示反对意见。

    太诡异了。

    叶熏本来坐在霍心和另一个女孩的中间,谁知刚坐下,就被不怀好意的冯导给安排坐在聂城的身边。

    这赤果果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同剧组的人都表示了然,冯导这是撮合聂城和叶熏啊。

    看到聂城面上露出的笑意,冯导觉得自己的马屁真是拍对了。

    可叶熏却是如坐针毡,因为她的对面,始终有一双目光,好像要杀人似的,一直盯着她看。

    游戏真的很小儿科,就是桌子的中间放着一个空的啤酒瓶,转到谁那里,谁就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

    第一次转到霍心,在众人的起哄中,她选择大冒险喝了两杯白酒。

    第二次转到冯导,不知谁问了一个猥琐的问题,好像是问他第一次自卫是什么时候。冯导微咳了几声,表示自己第一次用手是在14岁的时候。

    叶熏正在喝橙汁,听到冯导说出答案,淬不及防的被呛了几口。

    14岁,那么早啊……

    别看冯导表面上看起来正正经经的,没想到也有那么奔放的一面,叶熏咬着吸管,然后鬼使神差间,目光便不受控制的抬起,偷偷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顾寒声。

    不知道他第一次那个那个是什么时候呢?

    都说大部分男人的第一次是献给自己的右手,难道是真的?

    可是那个画面光是想想,就觉得辣眼睛。

    叶熏越想越好奇,越想越觉得奇怪……以顾寒声这种气质的男人,要是用手,那不知会是怎样一种画风……

    “嗯哼!”正当她被这个问题所困惑而产生浮想联翩的时候,冯导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咳,提醒叶熏,“小薰啊,这次轮你了。”

    叶熏眼睛一眨,恍然回过神来,低头,果然见那瓶口正对着自己。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冯导发问。

    叶熏想到刚才那个恶心的话题,真担心别人也会问她,诸如什么第一次破.处是什么时候之类的问题,不由打了个寒颤。

    “大冒险吧。”她考虑了一下,回答,大不了和霍心一样喝点酒什么的。

    谁知,她还是太天真了。

    冯导在听到叶熏说大冒险的时候,眼光里闪过一丝狡黠,仿佛叶熏的回答正中他的下怀。

    冯导随手抽了一张纸巾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撕了一小块出来,目测只有小指头那么短。

    笑着递给叶熏,“撕纸巾应该玩过吧,用嘴巴叼着,传给旁边的男士。”

    冯导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顿时脸色各异。

    大家都是明白人,自然知道冯导是在撮合聂城和叶熏。

    这纸巾那么小,而且那么软耷耷的,两个人在传递的过程中,很容易会碰到嘴巴。

    冯导真是个神助攻啊!

    果然,有眼尖的人立刻发现聂城的唇角勾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看来冯导这招很得聂总欢心啊。

    只是,另一边……

    顾寒声的脸色,已经无法用任何词语来形容。

    “嘿嘿。”叶熏何尝没有接受到顾寒声要杀人的目光,她尴尬的笑了几声,拿手遮住自己的脸,借以挡住顾寒声看向她的目光,“这样不好吧,撕纸巾,我不会玩。”

    冯导笑着说,“年轻人不要这么玩不开吗!不就是撕纸巾吗,不要扭扭捏捏的。”

    另有其他一些剧组工作人员也笑着打趣,“是啊,你看聂总都没有反对。”

    叶熏在心里痛骂了几声,尼玛,当然了,吃亏的是我,又不是他。

    抬头,聂城好整以暇的喝着红酒,似乎在润口,为接下来的游戏做准备工作。

    叶熏心里似有一千字草泥马奔腾而过。

    看了聂城一眼后,又偷偷瞥向顾寒声。

    顾寒声正在玩手机,他好像在给谁发短信,发完以后,潇洒的收回到兜里,然后抬头,赤果果的盯着叶熏看。

    叶熏被他看的神情一愣,下一秒,她放在牛仔裤里的手机发出震动声。

    她又是一愣,拿出来一看。

    “我不介意在这里公布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以阻止这种无聊的游戏。”

    叶熏看着只觉得眼皮突突直跳,不行,绝对不能被别人知道她和顾寒声领证的事情。

    一来,她演艺生涯这才刚刚见到光明,二来,她觉得他们以后还是会离婚的,与其到时候被别人取笑,不如一开始就瞒着大家比较好。

    “小薰,快啊!”

    她拿着手机愣神的当口,冯导他们已经开始催促。

    叶熏咬了咬牙,对聂城说,“聂大哥,我家里有点急事,得先回去了。”

    她语气笃定,好像真的有这么一回事,现在也只能希望聂城看在她曾经帮助过他的份上,不要为难她了。

    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尴尬。

    聂城眸中的光彩一点点黯淡了下去,他何尝不知道叶熏是在推托。

    心中有一丝异样的痛楚,这种感觉,无异于向心爱的姑娘求爱,却被当众拒绝。

    有那么一点让他感到难堪,那么一点的五味陈杂。

    叶熏屏住呼吸,等待着聂城的回答,就在她等的快要失去信心的时候,聂城唇角弯了一下,“既然家里有急事,就回去吧。”

    叶熏顿时如临大赦,“谢谢聂总,那我就先回去了。”

    聂城嗯了一声,“要不要派车送你?”

    叶熏连忙摆手,“不用不用,公交车有直达的,很方便!”说着,她也不想去看大家的反应和面部表情,抓起自己的手包,就有点落荒而逃意味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