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1章 绝配的两人

    更新时间:2019-01-24 17:05:38本章字数:2054字

    苏乐也没有忸怩,直接就从善如流的叫了一声:“老公。”

    她脸上带着笑,一只手里面拿着结婚证,另一只手提着自己的裙摆,手腕挂着包包,仰着头一脸幸福的样子,看起来就是觉得莫名的不真实。

    柯景成伸手去触碰苏乐的脸,想了想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问,既然苏乐不想说,他就自己去发现。

    关于她为什么一夜之间变化那么大?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将她对范永祥的感情乘以双倍的转接到了他的身上。

    一般都会让人产生怀疑吧,这种。

    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和他结婚能够让她那么开心的理由是什么?她那样,简直就像是,他们之间的结婚,是她期待了一个世纪的事情一样。

    正因为她表现得太过于来之不易,他才更加的不明所以。

    明明今天之前还是毫无交集的两个人不是吗?她之前根本就只是知道他是科信的总裁而已,这还要托了媒体杂志的福她才会知道他。

    说起来三年前的那次,那一夜的缠绵,苏乐有没有看清楚他的脸呢?

    她还记得他吗?她会不会记得,他就是那个……一夜疯狂之后甩给她一张五十万支票的人?

    柯景成收回自己的手,然后面无表情的转身走出民政局的大门,苏乐也就快步的跟上去,然后两人一起去取车。

    上车之后苏乐就一直盯着结婚证没有说话,柯景成也专心的开车没有说话。

    直到两人一路沉默的到了柯景成家楼下的车库,柯景成停下了车,他准备解开安全带的手还没有动作,就听到了苏乐的话。

    她说:“刚才,民政局的大家都说我们很般配,柯……老公,你觉得呢?”

    因为前世的原因,他们之间从来只会叫名字,而且她只是当他是工具,明明在后来的日子里面已经慢慢的觉得心里面被他填满,却还是死鸭子嘴硬的什么都不说,反而更加的强调他们之间的契约关系。

    如今突然要叫老公,说实话非常的开心和觉得幸福,但是多少还是有些不习惯。

    柯景成什么都没有说,解开安全带,然后打开车门下车,自顾自的就朝着电梯走去。

    民政局里面的工作人员和别的去结婚的人都说他们很般配,苏乐一直都是微笑着回应他们。

    她告诉他们说他和她是刚从婚礼回去的,因为心急所以才今天去领结婚证,柯景成始终都是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有个去结婚的女人对苏乐说:“你丈夫是柯景成吧,这看起来比电视上还要冷啊,你真可怜。”

    苏乐只是笑着回答道:“还好吧,我觉得他还是挺温柔的。”

    还好?温柔?

    这种话苏乐也说得出来!他和她不是今天才有了正式交集吗?他什么时候对她温柔过?就因为他帮助她带了伯母回来?

    柯景成走到电梯门口按下了按键,然后下意识的就转过身看着跟上来的苏乐。

    苏乐走到柯景成身边,电梯里面大概有人,两边的电梯都不在一楼,所以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苏乐侧头看着柯景成,再次问道:“你觉得,我们般配吗?”

    “我们不是交易结婚?”柯景成冷冷的反问道,想说除了他还有谁和她般配?但是就是莫名的就想起了苏乐的那句我们来做交易吧!

    他们的婚姻,在她的眼中不过是一个交易,听到他说要去领结婚证的时候她明明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这说明她心里面,是没有想过要和他扯证的,她只是想用她的身体和他做交易而已。

    苏乐顿时觉得被柯景成一句话搞得哑口无言,她当时以为柯景成现在还没有那么的喜欢她,只是想要有个理由留在他身边而已,因为真的,非常非常的,想要和他在一起。

    虽然就是现在这样的发展一般人也是觉得很奇怪的,但是苏乐觉得,会不会比直接扒着柯景成说爱上他了要和他结婚来得正常点?

    苏乐尴尬的轻轻咳了一声,然后想了想继续说道:“就算是交易也不能否定我们很般配的事实。”

    电梯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看了柯景成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离开。

    柯景成一直住在这栋房子的11层,前世也是和苏乐签了契约之后他才带着苏乐一起搬去了他的别墅。

    柯景成抬脚走进电梯,苏乐也赶紧跟着走进去,只是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柯景成却突然的欺身过来将苏乐压在他的手臂与电梯壁之间,禁锢着她的自由。

    苏乐愣住,瞪大了双眼看着柯景成的脸,他怎么了突然?表情很恐怖啊,她做错了什么?

    柯景成慢慢的靠近苏乐,直到两人的唇瓣只差一点点就触碰到一起,他伸手轻轻的去捋她的头发,今天结婚盘的头发看起来简直美得令人窒息,真不爽这个头发是为了范永祥那个男人盘的。

    “你在害怕?”柯景成冷声问道。

    她的身体似乎在颤抖,她这么怕他?既然怕,还要嫁给他?还有,她怕他的原因是什么?他对她做过什么?

    听了柯景成的话之后苏乐就不颤抖了,之所以颤抖并不是因为怕,而是太激动忍不住。

    因为他们之间的亲吻,从前世到今生都没有过,除了前世柯景臣临死前的那用永别的触碰。

    他如果现在吻她,她怕她会再一次忍不住矫情的哭出来。

    苏乐闭上眼睛,然后睁开,手指紧紧的抓住柯景成的衣服,她微微仰头,对着他的唇就凑上去。

    只是一触即离,但是那瞬间带给灵魂深处的满足却是无法代替的。

    苏乐低着头不看柯景成的脸,说道:“我怕你会离开我。”

    柯景成就用手抬起她的下巴,然后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唇,轻轻的舔吸,温柔的轻咬,霸道的深入。

    她说,怕他会离开她!

    既然怕他离开,又为什么做出那种三年期限的约定?

    苏乐现在是他的妻子,他不可能让她有任何机会和理由离婚。

    电梯门打开之后柯景成才终于放开了苏乐,只是手指滑下去牵着她的手,转头就看到了等在电梯门口的明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