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6章 麻痹的灵魂

    更新时间:2019-01-24 17:05:40本章字数:2048字

    “苏乐,我在这里。”柯景成轻声的说道,右手轻轻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对方的头。

    果然苏乐的这个样子,他是受不了的。

    苏乐的情绪也慢慢稳定下来,在柯景成的怀中想起了很多事情,很多如今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一定是假的的画面。

    但是那时候的自己不但相信了,还觉得范永祥才是那个全天下最好的人。

    想想前世,曾经有人用匿名的方式告诉她,说是范永祥对她不是真心的,他只是在利用她。

    但是那时候的她是什么反应?

    苏乐稍稍的用力将柯景成推开,然后低声说道:“我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一直活在过去,自己的日子就不能继续前行。

    但是要让自己忘掉过去,那却是实在做不到的。

    柯景成只是担心的看了苏乐一眼,然后抽身靠回自己的座位,再次抬眼从后视镜去看苏乐的表情。

    她低着头,角度的关系他只能看到她的脸被刘海全部挡住。

    昨天他们结婚的时候,苏乐的那个发型就没有留刘海,看上去同样的美丽动人。

    柯景成打火发动轿车,然后一言不发的带着苏乐回到两人如今住处的车库。

    苏乐说想要将范永祥碎尸万段,她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柯景成解开自己的安全带,然后侧身过去给苏乐解开,之后自己先下车,然后绕道另一边打开车门。

    苏乐抬眼看着朝自己伸出手的男人,对方的手掌很宽厚,看着就觉得特别有力量。

    “你为什么做这种事这么顺手?”苏乐问道。

    她的表情看不出来她的意思,不像是不满,也不像是高兴柯景成的行为。

    总之,就是摸不透。

    柯景成直接弯腰将苏乐抱下车,然后将她放在地上,自己关上车门,拉着她的手一边走一边说道:“习惯了。”

    他的意思是,经常做这种事情,但是其实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因为是你,所以才会那么自然顺手,如果换了别人,他根本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苏乐却是伸手放在车的倒车镜上面,似乎很用力,又似乎怕捏疼了它。

    “你骗人!”苏乐的声音很小,但是却很认真,语气里面有柯景成抓不住的东西,仿佛她在后悔。

    又是那种后悔的表情。

    原本之前在她家的时候看到她那样放松的笑容,他还以为至少短时间内,她不会再对自己露出这种表情了,但是仅仅是遇到了一个范永祥,她又开始了。

    “我骗你什么?”柯景成语气平淡的问道,伸手想要将苏乐捏住倒车镜的手拉下来。

    确实,他是骗人的,因为他根本没有做过这种给别人开车门的事情,都是别人给他开,他更加的没有给谁当过私人司机!

    除非那个人是他爸或者他妈!

    “你说习惯了是骗人的吧,柯景成,你明明只对我这样。”

    很多东西,正当自己经历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那时候甚至连看都懒得看对方的脸,但是事到如今,都过去了一辈子,却觉得什么都清晰起来。

    比如,那个时候柯景成的眼神和表情,他的每一句话,都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回荡。

    “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我什么时候对你之外的人照顾得那么周到?”

    “苏乐,就算你是铁石心肠也总该没有眼瞎吧!”

    “你看看你现在到底像个什么样子!”

    前世的时候她们吵架,那次是最激烈的一次,也是柯景成唯一没有忍的一次。

    其实那是一个误会,但是也是苏乐故意的。

    那天她喝醉了,不,没有喝醉,只是喝多了,但是她还是很清醒的。

    那时候柯景成的公司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他变得没有经历去管她复仇的事情,但是却还是将她的一切放在第一位。

    苏乐那时候已经开始喜欢柯景成,但是越是发现自己可能动心,就越加的让自己放肆不要脸!

    她和柯景成之间,只是交易,柯景成想要的不过是玩弄她的身体,所以她不能对这种男人动心。

    其实那时候更加让苏乐装模作样越演越烈的关键原因,并不是觉得柯景成只看中她的身体这一件事。

    而是因为被背叛过后就将自己龟缩起来了,变成了一个就连血液里面都长着刺的胆小鬼,明明知道对方是好意,却箭弩拔张的非要将对方弄得满身是血。

    看着好不容易被自己从范永祥那里捞回来的又全部被夺了回去!

    看着柯景成那么厉害的集团公司像是一只断了翅膀的小鸟!

    看着柯景成装着若无其事还在策划着怎么重创范永祥!

    受够了!

    那时候苏乐是真的觉得受够了,为什么要这样?到底她做错了什么上天要这样玩弄自己?

    所以她去喝了酒,喝醉了之后随便找了一个人送自己回去,结果就正好被柯景成遇上。

    他在等她,一直在等,等到晚上一点多,原本他是想要出去找她的,但是那时候他们的关系已经非常非常的恶劣,就连例行上船都变成了公事和肆虐游戏一样。

    因为哪怕柯景成只是温柔一点点,苏乐就会强装理智的对他冷嘲热讽,让他不得不粗暴的对她。

    到底是在麻痹对方?还是在麻痹自己?

    明明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做得理所当然天衣无缝的……

    那时候回去苏乐明明没有认真看柯景成的脸,只是对着他露出嘲讽的笑容然后让陌生男人送自己上楼。

    但是如今,却仿佛回到了前世那个时候,看清楚了柯景成那时候的表情。

    他非常生气,但是生气的眼神里面,却还压抑着别的东西。

    是失望?

    是心痛?

    还是残缺不全的疼惜?

    他粗暴的将她从陌生男人的手中抢过去,然后用力的将她推进房门,那时候,他们已经搬去了别墅。

    柯景成猛烈的将房门关上,然后用手掐着她的脖子,居高临下的盯着她醉得通红的脸,吼道:“苏乐!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那时候……

    苏乐记得,她当时是伸手去无比色气的抚摸柯景成的脸,说:“我是什么样子?我当然是美得让你心神荡漾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