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2章 在梦中

    更新时间:2019-01-24 17:05:40本章字数:2125字

    苏乐的想法其实不复杂,让柯景成收购了她的公司,她还是做里面的老板,到时候就可以一下子换掉公司所有的人,或者,其他的……

    柯景成说:“可以。”

    他也考虑了这个问题,收购之后就派一个总经理过去打理公司,苏乐就不用每天跑去上班了,当然挂名老板还是她。

    “那就这么决定了,我明天就去和大家说公司被收购,科信会派你们的员工过去,准备大裁员。”

    柯景成盯着苏乐问道:“你很高兴?”

    “嗯嗯。”苏乐回答。

    “我收购了你的公司,你就一无所有了。”柯景成声音清冷的说道。

    “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你是我的。”

    柯景成的手指微微颤动了一下,然后起身离开走进书房。

    苏乐的话,她说的他是她的,是因为她觉得他人是她的不在意公司在谁手里?还是说她已经计划好了要从他这里夺走什么?

    她是因为想要相守?还是在策划什么阴谋?

    之前苏乐对明艳说的话,那时候柯景成虽然有些开心她那样说,说她喜欢自己不是一天两天了。

    但是他们两人都知道,苏乐说的,是假的。

    所以苏乐到底是怎么那么了解明艳的?就连她懂医术都知道,明明明艳看起来之前根本不认识苏乐。

    虽然苏乐已经给了柯景成太多的“惊喜”,柯景成也不打算去逼问苏乐,但是时间越往后,柯景成就觉得莫名的心烦意乱。

    不知道是在不安什么。

    苏乐坐着看电视,到了十点多的时候才走到书房门外敲了敲门,然后也没等对方回应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要吃宵夜吗?”苏乐问道。

    柯景成抬眼看着站在门口的苏乐,说道:“过来。”

    苏乐疑惑,不过还是走过去,刚想问对方什么事就被一把拉过去摔在他的身上。

    柯景成就将苏乐抱在怀中,两人的脸贴得很近,仿佛是在交换呼吸一般,让苏乐有些不自然,无意识的就扭动着身体想要避免那种不自在。

    柯景成却伸手捏住了苏乐的下巴,放在她腰上的手更加的用力,让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

    “喜欢我不是一天两天了?”柯景成冷声问道。

    “喜欢你很久了。”苏乐认真的回答,目光深深的看着对方的双眼,因为脸贴得太近,所以视线一片模糊。

    “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柯景成再次冷声的问。

    不是逼问,只是语气很平静的问而已,因为实在太想知道,越想越是觉得不安。

    因为再也不想,看到苏乐那么痛苦无助的表情,不管做什么。他想要帮助她。

    “我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别的,我都不想要。”

    苏乐是认真的,不想从柯景成这里得到心之外的任何东西,只是想要一生都和他在一起,这就够了。

    但是只有复仇,她放不下。

    柯景成捏住苏乐的手指用力,凑过去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含了一下,之后才沉声说道:“苏乐,你最好别骗我!”

    他是喜欢苏乐,但是喜欢归喜欢,如果苏乐实话实说她的靠近是利用,那么柯景成一定不会多生气,但是如果她一边对自己谎话连篇一边又背叛了他,他会让她明白,代价。

    苏乐就将自己的脑袋低下来放在柯景成的肩上,她是什么都不想要,但是想要复仇。

    她不知道怎么和柯景成说,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不再次将柯景成卷入其中。

    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速战速决,最好能让范永祥连认识耿睿扬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如果从耿睿扬出手,那是不实际的,如今苏乐已经不是魂魄了,不能够自由出入冰火,而且耿睿扬那样的人,也不可能会见她。

    再说见到了,她又要怎么和他说?她根本不能说服耿睿扬帮助谁,他一定不是那种会听人差遣的人。

    前世耿睿扬帮助范永祥,也是有原因的,只是那个原因,苏乐始终没有找到而已。

    而今生,如果想要找到那个原因,就更加的困难。

    所以只能让范永祥快点去死!

    晚上睡觉苏乐还是睡的客房,因为柯景成什么都没有说,他从书房出来之后就洗了澡自己进了房间。

    苏乐盯着关上的房门最终还是没有推门进去。

    原本前世她们就从没有一起睁开过双眼,苏乐每次被蹂蹑之后都会固执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哪怕是用爬的。

    前世的苏乐总说柯景成恶心,但是其实,恶心的是她自己。

    明明什么都做了,明明也喜欢上了对方,却要装模作样的耍什么清高。

    前世除非她晕过去了,才会睡在柯景成的房间,不过那种情况下每次醒过来,柯景成都已经离开。

    前世,很多时候,苏乐都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上班,还要做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前世,柯景成对苏乐的好从来都不会说出来,都是默默的去做,但是苏乐却每每践踏对方的好意,还恶语相向,说:“柯景成,别做这些事让我恶心!”

    前世的苏乐总以为柯景成做哪些事是因为在可怜她同情她,以一个成功人士的姿态,给予她他看不上的施舍。

    大概半夜两点多,苏乐从床上坐起来,没有开灯,摸索着起床穿上拖鞋,然后走出了客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世最后的那个画面太过于让人撕心裂肺,回来的这两天苏乐都睡得不安稳,总是噩梦连连。

    前一天晚上苏乐也做恶梦,梦到了母亲的死,柯景成死,但是今天,刚才,苏乐梦到的,不仅仅是母亲和柯景的死亡。

    还有柯景的眼神,每一个眼神。

    对她露出了太多次的心疼,对她反应的失望和落寞,对她态度的受伤。

    还有最后,他就算死,也从没有怪她任何,他的眼中,始终都是充满了甘愿和爱慕。

    他爱她。

    但是她却一直在害他。

    苏乐走到柯景成的卧室门口,抬手想要敲门,但是又不想将柯景成吵醒,于是她轻轻的推开门,轻手轻脚的走到柯景的床边,然后更加小心翼翼的躺上去睡在他旁边。

    因为身边有他,所以一瞬间就安心下来,所有的恐惧和害怕都消失不见。

    但是就在苏乐安心的闭上双眼的时候,柯景成却猛然的翻身压住了她,在她耳边说了两个字,就是这两个字,让苏乐如遭雷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