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爱你,很可笑

    更新时间:2019-01-24 19:20:13本章字数:2060字

    温晴丝毫不恼,捡起刚才被秦凛之一推,而掉落的包包,却是笑着离了去:“秦少既然不喜欢,那晴儿也就不在这里碍眼了!”

    真是奇怪,这个场子是中午就约好了的,谁能想象到江城四少之首的秦少,会来普通的包厢,而不是在他自己的包厢里呢?

    等到出了会所,温晴还在看小方在哪里,却被一个飞车党直接搂住腰身,就坐上了机车。

    风吹得急速,温晴半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那人,看到熟悉的耳钉,温晴这才放松心情闭目养神起来。

    在一个月前,她肯定不会相信,她会有这么淡定的一天!生活,真是磨练人的战场!

    蔺子朗是带着她回家的,停了机车,蔺子朗就直接一把把温晴的手包扔到沙发上,然后就把她推到了厨房:“女人,你失约了那么久,我很不满,除非你马上再给我做顿饭!”

    自从失约之后,温晴就想着该怎么再能跟蔺子朗搭上线,没想到,他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蔺子朗家的食材倒是很多,温晴利落的做了四菜一汤,这才赶紧端了上来。

    做饭中途,温晴都是掩饰不了的好心情。

    单子谈妥,再连爸爸的主治医师也给搞定……

    只是没想到,她美好的心情,在她端菜上来到蔺子朗在翻看她的钱包的时候,都毁灭了干净!

    “蔺子朗,你在干什么!”

    这个钱包,就是那天落在包间那个,自从小梦给她取回来之后,她就再也没打开过。钱包里是她藏了整个青春期的秘密……

    “哟。想不到温小姐还有这个爱好?”

    什么爱好?

    温晴没有深想,直接就小跑着把菜放在了桌子上,整个人就向着蔺子朗扑了过去:“还给我!”

    蔺子朗把钱包举得很高,温晴跳了几次都没够到,倒是自己累的气喘吁吁起来。

    蔺子朗耸耸肩,一把揽住温晴的肩膀,牢牢握紧,这才把照片从钱包抽出来往温晴眼前放:“想不到温小姐口味很重啊,竟然喜欢……”

    温晴抬头一看,却是愣在当场!

    那张她唯一的一张她跟秦凛之的合影,终究还是不见了,只剩下她跟慕岚儿亲亲密密挽着手的合照。两张照片她是同时放进去的,结果就只剩下了这一张!

    温晴没理蔺子朗,直接推开他,从自己的手包里翻来翻去,等到里里外外找了五遍,她才终于失魂落魄的停了下来。

    那张她跟秦凛之唯一的合影照片,真的不见了!

    难道上天也在预示着,她温晴就是不可能跟秦凛之在一起吗?

    温晴苦涩的笑着,也许她早就心里清楚极了,只是却始终不想相信……

    温晴抢过蔺子朗手里的照片,终于还是挤出勉强的笑来:“温晴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就不影响蔺二少用餐了。温晴先走了。”

    说着她提着包就离开了。

    来的时候兴奋,这个时候她心里倒是说不出的复杂。温晴不想回家,索性打车去了酒吧。

    点了瓶酒,她就坐在角落里喝着酒看着台上各色男女们的躁动。

    钢琴师出去上厕所了,温晴迷蒙着眼睛,坐到钢琴旁边,却是直接开始弹奏了起来。

    弹奏的都是她的心情,躁动的,悲伤的,属于爱情的酸涩。

    蔺子明坐在台下,拍了拍秦凛之的肩膀:“那个弹钢琴的像不像……”

    秦凛之猛地起身,就往钢琴那边走。

    蔺子明摇晃着红酒杯却是笑得猖狂:“不就是侧脸像江雪儿吗?激动什么!”

    秦凛之步伐越来越慢,眸光也是闪烁着复杂来。

    温晴一曲弹完,正好笑着对上秦凛之的脸,正好看到秦凛之的脸色变得越发愤怒。

    温晴还没有动作,秦凛之却是一把把她从钢琴旁边给扔到了地上:“你也配弹钢琴?”

    温晴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心疼比身体更疼。

    青梅竹马十年,秦凛之是忘记了吧。

    在她十岁时,爸爸曾经问她是学钢琴还是学芭蕾,她拿不定主意,就跑去问秦凛之。还是秦凛之说,他喜欢弹钢琴的女孩。所以她就开始学钢琴。

    从十岁到现在,十四年了啊!

    十四年的光阴,就换来他一句,你不配!

    温晴挺着腰杆站了起来,笑得猖狂:“我不配弹钢琴?也许在您心里,也就只有野路子的江雪儿才配吧?”

    秦凛之脸色阴沉,看起来下一秒就能动手打她。

    温晴下意识的再次挺了挺腰,却是不想再跟秦凛之说些什么。

    秦凛之很好,他对他爱上的人很好。但是那个人不是她,所以,她就活该要忍受他的嘲讽吗?

    也许爱情里,在开始考虑得失的时候,她就已经在一步步的收回自己的心吧?只是这个时间,是多久,谁又能说得准呢?

    温晴苦涩的看了眼秦凛之,终于还是转身就想走,只是却被秦凛之一拉,整个人就跌进了秦凛之怀里。

    秦凛之的怀抱很暖,很安全。总有种温晴贪恋不了的温柔。

    也许是酒精作用,她直接就伸手抱住了秦凛之。秦凛之身子一僵,想推开她,却被温晴缠的更紧了。

    秦凛之眉目一冷,直接就轻哼出声:“温小姐还是正经点,我只想知道四年前,你对雪儿说了什么,才会逼走了她!”

    又是江雪儿!

    如果她真跟江雪儿说了什么,秦凛之怎么会查不出来呢?

    温晴不知道该笑秦凛之愚蠢,还是该心疼他对江雪儿用情至深。

    她推开了秦凛之,却是换了话题:“秦少一直在我面前提江雪儿,您现任女朋友不会吃醋吗?”

    “这跟温小姐有关吗?”

    温晴撇撇嘴,却是眨眼笑开了。

    笑容还越来越大。

    等温晴笑得身子乱颤,眼泪都掉出来的时候,秦凛之这才忍不住皱眉问道:“你笑什么?”

    温晴笑得更欢了,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断断续续起来:“我是笑啊!我……跟……岚儿……争了那么久……的男人,爱的一直是别人……你说……可笑……不可笑?”

    秦凛之皱着眉头,却是拉住她的胳膊往洗手间走。

    温晴被拉的踉跄了一下,等到终于停下来,她这才忍不住问道:“你拉我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