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奇怪的案子!

    更新时间:2019-01-24 18:32:27本章字数:2031字

    民国26年,秋。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三天三夜,现在终于停了,天地间到处弥漫着一股湿漉漉的水汽。雨水顺着屋檐滴落在青石板铺就的街面上,发出微微的轻响,更衬托宇城夜的死寂了。

    街尾的黑暗处静立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忽明忽灭的烟头照亮了他那张坚毅而朴素的脸,两个钟头了,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就在此时,长街拐角昏黄的灯光下出现了一条拉长的人影,慢慢的朝这边走过来,脚步轻柔得像垃圾堆里觅食的野猫。

    “阿星,你来了?”男人丢掉烟头,面露喜色的伸出脖子道“嘿嘿,我就说你会来,狗儿还不信呢!”

    来者在三丈外停下脚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没说话。

    “阿文把话带到了吧?啊?”男人不好意思的笑道“最后一次,真的,最后一次请你帮忙,以后我要是再劳烦你沈逸星沈大所长,我就……我就叫我们赵局长把我给开了。”

    沈逸星没好气的冷笑一声,不屑道“顾明远,这可是你说的,今天你们赵局长还说要请我喝酒来着,到时候我要是跟他提一句,那你这个宇城第六总队的探长就真的没得干了。”

    顾明远闻言脸色一滞,过了半晌才陪笑道“我……我就这么点本事,如果赵局长真的把我开了,我也无话可说,你也知道……”

    “喂喂喂,当真了?”沈逸星打断他的话,故意凑过去看他的脸,“不是吧,这么小气?开个玩笑都不行啊?”

    “唉,阿星,其实我……”

    “行了行了行了,又要开始念经了。”沈逸星连忙摆手道“看在你当年把我从火海里背出来的份上,我就再帮你这一次。不过事先说好,如果再有人抢你的功劳,你不仅不去争,还要拦着我揍人,那我可就真翻脸了。”

    “行,都听你的。”顾明远重重的点头,想了想又小心翼翼道“救你那一次已经过去好久了,咱们也别再提了吧,不然我得羞死……”

    “哼,我沈逸星堂堂七尺男子汉,当然有恩报恩有怨报怨,羞什么?”沈逸星白了他一眼道“说正事,这次又遇到什么破不了的案子了?”

    “怎么,阿文没跟你说吗?”顾明远一愣,皱眉道“这小子怎么回事呀?”

    “不是他没说。”沈逸星无奈道“我是想让你把事情完完整整说一遍,明白吗?转述的事情跟亲历的事情肯定有差别啊。”

    “那你知道什么?”顾明远瞪大眼睛道“你先说你知道的,然后我再补充。”

    “哎哟,我跟你一说话头就疼,你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沈逸星抚额道“好吧,我现在就知道有个女孩叫可儿,三天前被人推到一家院子的井里淹死了,然后顾大探长手忙脚乱的查了三天一点线索都没有,再然后警察局赵局长把他骂得狗血淋头,最后他就来找我了。对不对?”

    顾明远低头掰着指头想了想,“嗯,就是这样!”

    “就这样?”沈逸星痛苦的闭上眼睛道“那么细节呢?比如女孩是怎么死的?尸检结果怎么样?案发现场是否留有凶手的痕迹?”

    “这个?”顾明远眉头紧锁想了三分钟才缓缓道道“这些细节我都仔细的追踪过了,案发现场很干净,连一个脚印都没有。不过女孩确实是溺死的,整个身体头下脚上呈‘一’字倒插入水井中,发现时候尸体已经肿胀了。法医解剖没发现什么异常,只说……只说血液检测有点问题。”

    “血液?什么问题?”沈逸星追问道。

    “尸体太干净了。”顾明远耸肩道“血都流光了。”

    “流光了?”沈逸星诧异道“怎么会?”

    “很奇怪吗?”顾明远瞪大眼睛道“倒立时候身体的血液都集中在脑部,脑部长时间沉浸在井水里肯定会渗出来呀,然后井水又从口鼻倒灌进身体稀释,就这样了。”

    沈逸星闻言没说话,低头想了想,轻轻摇头。

    “有尸检报告吗?”

    “有。”顾明远撇嘴道“写得高深莫测的,足足四大页,哼哼。”

    “明远,你还在对那件事耿耿于怀?”沈逸星沉沉道“何苦呢?当个笑话算了。”

    “我也不想过多计较,只是这帮人太可恶了。”顾明远换了副神色恨恨道“这帮子西洋医生如果真的和传闻的那么厉害,那为什么就治不了兰芝的病呢?都是群招摇撞骗的无赖。”

    “我不是说了嘛,嫂子的病我会想办法,你别着急呀。”沈逸星拍拍他肩膀道“现在别说这些了,咱们还是先说说案情吧。你刚才提到案发现场连脚印都没有?”

    “对啊,这就是叫我头疼的地方。”顾明远叹了口气道“你看,如果说有脚印,那就是人干的,人干的就好办了,周围五里范围内的地痞流氓逐个查一遍,就算一时半会抓不到凶手,但总会发现蛛丝马迹吧,但偏偏就没有。没有怎么办?我总不能跟赵局长说,‘哎,赵局长,我发现这是个诡异事件,已经超出我的职能范畴了,你另寻高明吧’。啧啧,别说赵局长会拍桌子骂娘,就是我也开不了这个口啊。”

    “没有脚印,确实很奇怪。”沈逸星沉吟片刻道“如果连脚印都没有,那尸体——或者说可儿活着时候,是怎么掉到井里去的呢?”

    “没错,我也做过很多推测。”顾明远点燃了支烟深吸一口道“我当时就想,是不是有人把她给迷晕了,然后从高处抛到井里的。你别骂我异想天开,这也是有可能的嘛。所以我特地爬到周围院子的屋顶上找了一遍,就差把每根野草都检测一边了,可是呢,什么都没发现。”

    “野草?”沈逸星皱眉问道“屋顶长草大不利呀。”

    “咳,都没人住,什么利不利的!”顾明远摇头道“这家院子本来就偏远,几年前屋主说是去南洋淘金了,只留下个远房傻子表亲看着。”

    “傻子表亲?案发当晚他在留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