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不要杀我!

    更新时间:2019-01-24 18:32:28本章字数:2051字

    “咦,这是什么?”小雨点轻呼一声,伸出两指朝那人袖口一探,竟然缓缓抽出了一条丝巾。

    “哇,好漂亮呀。”

    沈逸星伸手接过一看,丝巾通体雪白确实很漂亮,而且经纬均匀细密,微微透出一股清香。

    嗯?这是什么香味?他精神一震,突然想到了棺材里的那两面手帕,似乎也是一样的香味。

    不对,这香味还是有点区别的,并没有那么刺鼻,好像隐约掺合了一些脂粉的味道。

    难道这条丝巾和那两面手帕出于同一地方?

    “不要杀我。”

    “不要吸我的血。”

    “求求你。”

    地上那人突兀的双腿一蹬,将小雨点踢了个趔趄,他虽然眼睛没睁开,可却伸手一阵乱抓,嘴里含糊不清的哀求道“我再也不敢了,放了吧。”

    “放了我。”

    “不要吸我的血。”

    吸血?沈逸星心底一沉,伸手将他胳膊一扣,另一手拍在他胸膛用力一压。

    顿时那人的挣扎力道消减大半,然而口中却依旧念念有词。

    “救我。”

    “我不想死。”

    小雨点伸指往他额头一探,扭头看向沈逸星道“在发烧说胡话了。”

    “我送他回房,你去拿药。”

    “好。”

    “记住别惊动其他人。”沈逸星沉沉道“顺便给麒麟打电话,叫他尽快回来。”。

    小雨点闻言一愣,随后默契的点头。

    等麒麟回到天启侦探事务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热浪,刺激的人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麒麟原名周方旭,是天启侦探事务所的中坚力量之一,虽然才能不及沈逸星,武力赶不上叶宇文,不过他有个特别的本事,那就是对黑白两道的江湖规矩极为熟稔,按照他和叶宇文醉酒后的吹牛,“老子在娘胎里就听的满口黑话,到了三岁就穿着开裆裤跟叔叔伯伯们跑江湖吃百家饭,那时候你在干啥?连撒泡尿都要老娘帮忙提着裤腰带呢!”

    麒麟将昏迷的年轻人剥个精光,浑身上下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才压低声音道“是探花郎方三。”

    “确定?”沈逸星心里一惊,追问道“怎么可能。”

    “可以确认了,你看他的掌心,还有腰间的胎记,还有六根脚趾,一样不缺。”麒麟叹了口气道“真是世事无常,没想到他居然误打误撞栽在了阿文这个臭小子手里了。”

    “他在北六省横行多年,黑市里的赏格足有三千大洋,好多年没见的高价了。”

    “哼,不就是一个采花贼嘛,怎么听起来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呀?”小雨点没好气道“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麒麟和沈逸星相视一眼,苦笑着没敢接话。

    “你准备怎么办?”麒麟问。

    沈逸星想了想,回头朝小雨点道“上次东洋进口的那种特效药还有多少?能不能省出来给他注射一支?”

    小雨点嘟着嘴满脸不高兴,眼色犹豫了许久才下定决心道“救他可以,但是你们得答应我一个条件,等把他的价值榨干了,一定要将他送到监狱里去,让他接受应有的惩罚。这种人渣败类,留着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祸害。”

    “我发誓。”沈逸星伸出两指故作郑重的立誓道“我会用一万种办法让他尝尽苦头,后悔自己过去十年时间里的所作所为。”

    “哼。”小雨点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走了。

    “为什么不直接搜魂问问?”麒麟似笑非笑道“这样不是更简单方便?”

    “这是一个活人,如果用这种办法,他这辈子就完了。”沈逸星摇头道“即便他罪大恶极,但也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我们无权这么做。”

    “迂腐。”麒麟摇头冷笑道“你上次让我查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结果和预料的一样,你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沈逸星眼角一跳,瞬间脸色变得阴寒无比。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放手去干吧。”

    “这可是你说的。”麒麟看了他一眼冷笑道“到时候别觉得于心不忍,如果小雨点知道了要找我麻烦,我可就全都推给你了。”

    “你还干的少么?”沈逸星换了副脸色淡然道“对了,三王庄的事情怎么样?有消息么?”

    “没有,人就这么消失了,无影无踪。”麒麟叹了口气道“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和痕迹。”

    沈逸星眉头一皱,问道“周围的山寨都查过了吗?会不会是流匪干的?”

    “不会,大大小小十几个山头我都亲自走访了一遍。现在大家各有各的势力范围,普通的流匪进去也是个死。”麒麟摇头道“我想过了,如果不是人祸,那就可能是天灾,说不定小玉自己出了什么意外。”

    他瞥了沈逸星一眼,又补充道“当然了,这只是我的一种猜测。”

    沈逸星心里感到一丝愧疚,然而按照麒麟为人处事的原则,若非他确认无误,绝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真的要听天由命了吗?

    方三注射一记特效药之后没过半个钟就幽幽醒来了,他睁眼一看,首先引入眼帘的正是站在床沿的沈逸星和麒麟,不过两人的眼神如此怪异,让他不由想起了屠夫审视牢笼里待宰猪狗的情形。

    “你们是谁?”他惊恐的问道,然而才一动却发现手脚已经被捆得结结实实,完全无法挣脱。

    “探花郎方三?”麒麟冷笑道“好久不见。”

    “你是谁?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抓我?”

    “当然是为了赏格。”麒麟伸手从桌面上拈起一支细长的解剖刀幽幽道“要不然你觉得呢?”

    “我……我不认识什么探花,你们认错人了吧?”方三焦急道“别误会,有话好好说。”

    “你看,我就说吧,有些人就是贱。”麒麟扭头朝沈逸星道“你输了。”

    “好,我来。”沈逸星若无其事的接过解剖刀道“你想要哪块?”

    “听说探花郎方三下面的小兄弟跟毛驴一样长,头大的像颗鸭蛋,就割那吧。”

    “多长?”

    “一寸就够了,我家大黄吃不了太多,怕骚气太重。”

    麒麟话音一落,沈逸星作势挥刀狠狠扎下。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