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7那种人缠着你,你不会赶的吗?

    更新时间:2019-01-24 19:31:56本章字数:1875字

    晚上,S商社举行了盛大的宴会,诗媛也参加了。她穿着一件纯白的Gucci低领齐膝的短裙,脖间是一款Tiffany lace系列的铂金项链,整条链子以四叶草的抽象形为基本单位,耳垂上也是同一系列的耳坠,脚上则是Prada最新款的高跟凉鞋。这身行头是汪子轩r国的助理带着她选配的,虽然不知道这一身到底要多少钱,可是,光是这些牌子,她就已经知道贵的不行了,连头发都是在银座的高级美发室做的。早上她坚决拒绝他这么做,助理却说这是汪少爷的命令,她根本反抗不得,最后就被这样子收拾了送过来。

    她就好像是一个进入了王宫的灰姑娘一样,虽然身上穿着华美的礼物,心中却还是虚的很。不过,许淑媛生来就有个本事,那就是永远都不会怯场,不管怎样的局面,她都可以从容面对。

    她挺胸抬头走进宴会厅,完全是一个公主的气势,可是除了汪子轩,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对于诗媛来说,这是她第一次进入这种高级别的宴会,所有来的客人,恐怕都是些达官显贵吧!她从侍者那里要了一杯橙汁,便开始四处观察。

    果不出所料,她认出此刻和汪子轩交谈的人正是金融厅最高长官金融大臣,因为到东京后,她老在看r国新闻,因为S财团和汪氏的谈判搞得很热闹,而这个大臣也因此常上电视,她就记下了。和那个矮个子的r国老头站在一起,汪子轩简直就跟王子一样!

    貌似谈了很久,那个大臣才被S财团的主席请走了。而诗媛正被一个莫名其妙的h国人缠上了,那个人刚开始的时候用的是韩式日语,发现她听不懂日语后,便用了韩式英语和她攀谈。

    诗媛心中极为鄙视此人,便对他不理不睬,可是那个男人依旧不停地说这说那,夸她漂亮什么的。刚好和那金融大臣谈完话,汪子轩便瞧见诗媛被人缠上了,立即走过去救场子。

    “你怎么在这儿?”他过去握住她的手,表现出很亲密的样子,那男人见状,赶紧陪笑着向汪子轩道歉离开。

    “那种人缠着你,你不会赶的吗?”他的声音很低,语气却是极为不悦的。

    “我不理就是了,只当是某些动物叫就好了!”她倒是很镇定,不紧不慢地说着。

    “你别看着这些人都这样温文尔雅,其实都,对你这种小姑娘,人家是不会有好心的!”他低声说道,却是面带微笑不停地对向他打招呼的人点头。

    她扑哧一笑,道:“你也算是其中之一吗?”

    “我是有原则的好不好!”他低声答道,她只是无声地笑了,并不接话。

    他看了她一眼,说道:“丑小鸭一打扮还真便天鹅了,不错!”

    “这可是你主动送我的,可别回头跟我要钱,我没钱还你的!”她捧着果汁吸了一口,说道。

    “只是不想你给我丢人就行了!”他扔下这句话,就准备走了。

    “你走了我怎么办?”她突然拉住他的手,问道。

    他惊讶地回过头望着她,她赶紧放开他,说道:“除了你,我不认识一个人,我怎么办?”

    “没关系,我刚才交代了助理,他会照看你的,”他一招手,走过来一个西服笔挺的年轻男子,原来就是早上带她买衣服的那个人。

    “你要是无聊想回去了,就告诉他,他会送你回家的。”汪子轩扔下这句话就走了。

    看着汪子轩朝着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走过去,诗媛问那个助理:“那个人是谁?”

    “那是M银行的总裁!”助理答道。

    “旁边的呢?”她又问。

    “那是中央银行的总裁!”助理答道。

    “r国中央银行?”她问。

    “正是!今晚来的客人,有r国几家大银行的总裁或是高管,还有金融厅和经济产业省的高官,重大金融机构的董事长,像铃木这些财团都有人过来,还有一些在东京的外国银行的总裁,刚才跟您讲话的那位,就是h国K银行r国分行的总裁。”助理说道。

    诗媛的视线一直跟着汪子轩走,助理不停地给她介绍每一个和汪子轩交谈的人的背景,这一晚上下来,诗媛对r国的金融业终于脱盲了。

    “那个呢,现在的那个!”她问。

    看着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妙龄女子同汪子轩说话,诗媛问。

    “哦,那是F财团的F先生和他的女儿松子小姐,松子小姐是汪少爷的朋友!”助理说道。

    朋友?诗媛观察着汪子轩和那个松子,看起来也不像朋友那么简单吧!

    不过,她对这些也没兴趣,没待两个小时就离开了。

    汪子轩正在和松子谈话,助理就过来在他耳边说诗媛要回去了,汪子轩便点点头。

    “子轩,明天去轻井泽吧,你这次来东京,咱们都没有好好见面说话呢!反正接下来的事,也不需要你亲自处理了,去我家玩几天?”松子挽着他的胳膊,嗲声道。

    “嗯,这几天我还有别的安排,回国前我会去你家拜访的!”他推却了松子的邀请。

    他是勉强不得的,松子很清楚,便松开他的胳膊,说道:“我可等着你呢,子轩!”

    他微笑着点点头,视线却随着那个白色的小身影走了。

    “你的,女伴?”松子是何等敏锐的人,一看汪子轩这样就知道那个白色的背影和他有不一般的关系。

    “认识的人而已!”他只是这么答了一句,说完,便继续和别的客人交谈起来,向他们转达汪默枫的问候、期待以后继续合作之类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