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没钱的日子

    更新时间:2019-01-25 00:30:10本章字数:3130字

    “唉,钱啊!这没钱的日子真他娘的难过啊!”

    王大林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抿了一口杯中的散装白酒,一张脸也不知是辣得还是愁得,皱成了一团。

    火辣辣的所谓“高梁酒”随着他的吞咽,一路顺着喉管直冲而下,带着一股火热的辛辣,刺激得他一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亢奋。

    “我叉,跟我们这些穷吊来比起来,你丫的就幸福多了,还好意思在咱们面前来哭穷,你就装吧!”对面同桌吃饭的朋友一脸的不屑。

    王大林酒杯一顿:“我草,我他妈怎么就装了!”

    “你丫的总有个窝住是吧?有个班上着是吧?还有女人抱着是吧?就这还是穷吊的话,你让咱们怎么活?”说话的朋友眼睛被酒精刺激得通红,明显有一些嫉妒王大林“三有青年”的味道。

    王大林顿时怒了,张口就骂:“我草,谁他妈跟我提女人我跟谁急啊!”

    一起吃饭的几个大老爷们都是王大林的狐朋狗友兼同事。

    平常得闲的时候,王大林和这些朋友喜欢邀约在一起,找一个路边小吃摊,点一些烧烤卤肉之类的下酒钱,喝点小酒,一脸猥琐地说说女人,也发泄一下小人物对自己境遇的不满。

    王大林不久前刚刚从警校毕业,在当今这个事事靠关系,没有路子也得有票子的社会,不要说找个正经的警察工作,就连想当个混饭吃的协警,也最终没有当成。

    想起身为下岗工人的爸妈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才把自己供养到大学毕业,一心盼望的就是自己能找到个体面的工作,早日成家立业,可自己却偏偏辜负了他们的希望,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王大林的心里便充满了内疚,成日里只有借酒浇愁。

    满腔郁闷的王大林,每日里胡思乱想之余,甚至想过,如果真的找不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自己就去找家会所,去当所谓的“公关先生”了。

    对于“公关先生”这份貌似很有前途的工作,王大林倒是蛮有信心把它做好,不管怎么说,几年的警校军事化管理,在这个社会上混饭吃的技能没学会多少,但却练出了一个好体魄,要是赤着上身在那里一站,肯定能让那些中年旷妇眼前一亮。

    所以,王大林有着充足的信心,凭借自己的身体,为那些有钱却又空虚的女人们服好务,或者干脆点说,他对做“鸭子”这份工作,还是有点信心的。

    说老实话,王大林私下里也对做鸭子这份工作还是有些憧憬的,他觉得,这种工作不但可以尝试不同的女人,而且还可以有不菲的收入,为何不去尝试一下呢?

    所以,有了这种念头的王大林,这几天走路老是往马路边的电线杆子旁溜,乘着人不注意,就在脑子里默背电线杆上贴着的招聘“公关先生、公关小姐”的电话号码。

    可每当王大林下定决心,准备按照记下来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应聘的时候,总是会想起毕业典礼上,头发花白的老校长那一番有些沉重的讲话:“也许你们中有些人会成为警察,而更多的人却会从事各行各业的工作,不管你们今后会走一条怎样的路,我都想跟你们说,走正路,不要走邪路!不管什么时候,在你们面临选择的时候,都不要忘记,你们曾经头顶过国微。”

    于是,想起了这些话,王大林在经历一番挣扎和纠结之后,最终还是分外艰难的松开了拨号的手指。

    但是人总是要吃饭的,就在王大林感觉自己已经走到了绝路,准备放弃最后的坚持,走上放弃尊严的道路的时候,他却好像突然转了运,一连串的好事接二连三的砸到了他的头上,几乎让他以为自己是身处梦中。

    最开始的时候,王大林在深夜回家的路上,莫名其妙地“捡”到了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友,紧接着,又有一个好友突然帮他介绍了一份勉强还过得去的工作。

    这份工作对王大林警校毕业生的身份来说还是比较合适,是在一所武术学校任教官。

    其实这所所谓的武术学校,实际上是一所变相的武馆,老板找了几个所谓的“武林高手”来当教官,又到处发广告,招来了附近学校的一些喜欢舞枪弄棒的学生,然后在鞭炮声和舞狮队的锣鼓喧天声中开张了。

    武术学校在老板的炒作下还是办得比较红火,打着管教不良学生的旗号,骗来了不少家长的钱,但这些钱大多都进入了老板的腰包,落到教官们口袋里的,也就够维持基本的生活。

    看到肥头大耳的老板开豪车,带小秘,对比起自己寒酸的生活,教官们心里也不平衡,也去找个老板要求提高待遇。

    可是老板的态度却是分外的强硬和不屑,“不想干就滚蛋,老子随便到哪个武校或者耍把戏的少林武僧团找几个人来,也不比你们差。”

    听到老板如此说话,教官们虽然个个恨得咬牙切齿,但是这些“身怀绝技”,甚至还有人吹嘘自己是某门某派的掌门人的一代高手,却最终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没人裹起铺盖,另寻高就。

    也正因为如此,低下头来的教官们,虽然人人都恨不得对老板来个“劫富济贫”,而且就算是功夫比较水的人,也都具备实施这个想法的能力,但只要一看见老板的身影,还是头低得一个比一个低,脸笑得一个比一个烂,马屁拍得一个比一个响。

    特别是经历了闹薪风波之后,意识到自己的“高手”身份在老板眼里一文不值以后,教官们的腰更是弯得更低了。只有在酒后抱怨时,还会有人叫嚣,要是现在还有水浒梁山,老子就要杀了这老板,提刀上山聚义去了。

    王大林也是来了之后才发现,自己居然还是这所武校学历最高的人。除了他之外,其他的教官大多都是些武校甚至江湖艺人出生,甚至还有一两个是从“山上”下来的人员。

    当然,学校在推出这些教官的时候,都是给他们包装上了一层光鲜的身份,比如说是某派的开山大弟子,某门的单传弟子,某大赛的冠军等。

    对于王大林这个所谓的文武双全的人物,武校的老板并不是很愿意让他进来。

    只因他觉得,读书多了的人,心眼也多,自尊心也强,管理起来比较麻烦,不像他手下那些教官那样可以喝来斥去,也不好糊弄和欺瞒。

    也是因为王大林的那个朋友和这老板的关系有些不一般,他才会勉为其难地给了王大林一个饭碗。

    为了这事,王大林还特意请那位朋友喝了一台,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毕竟靠着人家帮着找了这么一个工作,他才算有了碗吃,没有真正沦落到去当鸭子的地步。

    王大林刚到武校的时候,对学校的教官们有了一番了解之后,他还是有些看不起这些人的,所以也不愿意和他们有什么深交,每次教官们邀约他出去喝酒吃饭,他都会随便找一个什么理由推托掉。

    和不愿和学校的同事深交相反,王大林倒是经常和以前的朋友们一起出去玩乐。但是不久之后,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承受不起出去玩乐的消费,更让他心中有些不堪的是,以前的朋友们个个都混得人五人六的,虽然每次聚会都忘不了叫他,但他们的眼神里却总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傲慢。

    作为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王大林很敏感的发现了这些变化,所以,以前的朋友们再来邀约他出去聚会喝酒时,他开始委婉地推托。

    渐渐的,他和以前的朋友们的交往也少了起来,和同事、朋友都不太亲近的王大林开始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孤独。只能用疯狂的练拳来打消多出来的业余时间,可是挥舞的拳头并不能发泄心中的烦燥,只能让他心中莫名的压仰更加的强烈。

    烦闷不堪的王大林感觉到总想要发泄点什么,心中的欲望也开始强烈起来,于是他经常光顾起路边的小书摊,买来一些有着刺激内容的杂志,对着上面的风骚女人,用五姑娘来解决掉体内想要发泄的过剩精力。

    时间一天天过去,王大林感觉到自己再这样下去不行,如果再不改变,他会担心自己会不不会有一天变成了色情狂。

    其实说起来,王大林也是有女朋友的人,可是他捡来的那个女友除了在最初的阶段,表现出了女人的温柔之后,就推说自己很忙,成天很难着家,不要说呆在家里陪着王大林,假如她偶尔能够回家睡觉,王大林都会感觉今天有些不正常。

    到了后来,王大林实在忍受不了独自一人的孤单寂寞,感觉到这样下去不行,考虑了一番以后,他开始主动和同事们接近起来。幸好这些同事都是些比较简单的粗人,也不计较王大林先前的清高傲慢,渐渐和他混在了一起,成为了朋友。

    今天,和他在一起喝酒的,也正是这些武校的同事兼朋友。虽然平时在一起开玩笑开惯了,但听到他们说起自己的女人,喝得有点高了的王大林却一股莫名火往上冲,对着那位朋友吼了起来。

    自家知道自己事,王大林现在最不愿意的就是提起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