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五皇子鞭打明夏 姜幻赠伤药!

    更新时间:2019-01-25 14:55:44本章字数:2100字

    姜幻坚决的说道。

    苏祁忽然觉得姜幻这一张笑着的脸很是讨厌,她恨不得扯下她的脸皮!

    就用这房间里的刑具,把她的脸皮生生的扯下来。

    最好能鲜血淋漓,看着她无助绝望的惨叫……

    可是,他什么都不能做,苏祁现在只能笑着。

    笑着看她如何折磨阿夏!

    姜幻复又坐回了椅子上,兴冲冲的对着苏祁说道“五皇子表哥,你动手吧,我看着。”

    然后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眼睛微微的眯起,眼底是满满的戏谑。

    五皇子,不是视姜家为在喉之梗吗?从前姜家并没有做过什么事,只是因为是姜家,所以莫名就被抄家灭族,今生,姜幻再也不要做那刀下之俎!

    苏祁对明夏,现在应该有感情了吧,亲手对自己深爱的女子用刑,这该有多么痛苦?

    姜幻不知道,但是看着此刻极度隐忍着的苏祁,姜幻觉得心里痛快极了。

    见苏祁一直没有动作,姜幻十分“好心”的提醒了一句:“五皇子表哥?你还不动手吗?再不动手一会天就晚了,凛妃娘娘也该找你了。”

    苏祁深吸了一口气,拿过鞭子,一步一步缓慢的走向明夏。

    就宛如走在刀刃上一般。

    明夏此前一直是低着头的,到了此刻她终于抬起了头。

    昔日对她言笑晏晏的那个人,那个温润如玉,她放弃了一切进宫只为躲避的那个人,此刻正一脸冷漠的看着她。

    她能看见他眼底的挣扎与痛苦,那大概是很难受吧,明夏如是想。

    心如针刺一般疼痛。

    明夏恍惚之间好像明白了什么,自己当初究竟为什么视他如猛虎?

    究竟为什么宁愿进宫也不愿意做被他养在金屋里的闺娇?

    而现在看着他一步一步隐忍的走来,握着鞭子的指节泛白,轻微发抖,为什么,明夏会觉得心痛?

    明夏眼眸中无限深情,苏祁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猝不及防之间鞭子狠狠的落了下来。

    明夏忍住了,没有痛哼出声,额头是豆大的冷汗,脸色苍白。

    苏祁抬起了手,一记鞭子又要落下,忽然姜幻轻声开口了

    “嗳?女官大人好像不怎么疼啊,是不是应该加点料?”

    苏祁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加点料!

    阿夏的身子骨如何受的住?她本就柔弱……

    “这件事情就不劳烦五皇子殿下来做,让奴才来吧。”

    这个谄媚的声音并没有惊醒苏祁,他仍旧僵住,直到那说过的侍卫加了所谓的料回来后他才反应过来。

    望着送回自己手中染上了辣椒水的鞭子,苏祁紧紧的握住了,姜幻,他日所有机会,他必定,必定要让姜幻不得好死!

    苏祁浑身戾气转身面无表情的挥动了鞭子。

    重重的打在皮肉之上的声音响起,还有倒刺刮出碎肉那种轻微的撕裂声,在他的耳中异常的清晰。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觉得满腔都是愤怒和无奈,他是如此的没用。

    身份尊贵的五皇子?踏着兄弟们的血肉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多么风光啊!

    他却连自己深爱的女子都保护不了,不能光明正大的带着她离开,只能在姜幻的眼前对她施刑!

    姜幻!苏祁握紧了手中的鞭子,若不要你的命,我就不是苏祁!

    明夏大口的喘着气,五指张开,青筋显现出来。

    牙齿咬着嘴唇,身体在轻轻的发抖。

    身体很痛,很痛,她终于体会到了从前在自己手下那些人所经历的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

    她进宫没有多久,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全靠的就是她骨子里的那股狠辣。

    那些在她手下,因为不堪刑罚而死去的人,不尽其数!

    其中大多数并没有出什么大错,她从前也不觉得轻易就夺走一个人的性命有什么不对,宫廷,本就是一个人吃人的地方。

    直到,此刻,她被架在架子上,承受她曾经施加给别人的一切……

    皇宫果然是一个不讲道理,人吃人的地方呢!

    她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间屋子呢?明夏看着屋外漏进来的阳光,神态迷离。

    苏祁的又一记鞭子落下,明夏死死咬住嘴唇,低低的痛哼了一声。

    真的疼啊,好像身体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明夏的目光移到苏祁脸上,阿祈,嘴唇无声的翕动。

    苏祁瞬间就惊醒了,他定定的看着明夏的脸,手垂在身体的两侧。

    宽大的袖袍下,在微微颤抖。

    眼中是心疼,悔恨,无奈,绝望,惶恐……

    明夏接触到苏祁的眼神,心一抽,嘴唇再次无声的动了“我无事”。

    然后便垂下了头。

    姜幻这时踱步缓慢的走过来了,无视定定站在一边的五皇子,姜幻上前手指挑起了明夏的下巴。

    “女官大人,你可有什么要说的?”

    明夏眼神清澈的看着姜幻:“皇后的事,我,无话可说”

    停下喘气了一会,明夏才复又开口:“小梧姑娘的事情,是我,做差了,陈妃急着,急着要结果……”

    姜幻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虚弱的明夏:“女官大人,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你在挑拨我和陈妃娘娘?”

    明夏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随你怎么想吧,陈妃娘娘?宫里头,哪来的什么好人。”

    姜幻点头:“是这个道理,老实说,我也不信别人能把我姑母的事查出个什么名头来,我也只盼望我姑母肚子里的孩子无事,唉。”

    姜幻叹了一口气,掉头往屋外走,走到门口时才回头过来对着五皇子说道

    “五皇子表哥,看来我是误会女官大人了,唉,离开姑母这么久也不知姑母如何了,我回去了,女官大人这里就拜托五皇子表哥了。”

    逆着光,明夏看不清姜幻的容颜,她是在放过自己吗?

    她,有这么好心?

    明夏不明白。

    而姜幻确实是有放过明夏的意思的,今天这一场闹也闹够了,关键是不能把五皇子给惹毛了。

    如果明夏当真出了事,五皇子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这姜幻还真想不出来。

    她现在能力不够,只能避其锋芒了。

    “另外,五皇子表哥,这是我给女官大人的赔礼!”

    一个药瓶子从门口飞来,苏祁下意识的接住了。

    上好的白玉瓶子上刻着玉姜二字。

    这是姜家独有的伤药,江湖上万两黄金求一瓶都难,有肉白骨的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