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救清暖

    更新时间:2019-01-25 14:55:44本章字数:2299字

    马车一路奔驰,方向却不是姜府!

    姜幻不再说话,车窗外掠过的景象越来越陌生,清暖的心也越提越高。

    小姐,是打算带她去哪里?

    可是小姐不说话,清暖也不敢开口问。

    姜家治下甚严,清暖一直恪守本分,骨子里的东西告诉她,姜幻是主子,不可违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气氛宁静沉默到了极点,清暖压抑着,几乎喘不过来。

    终于马儿嘶鸣一声,姜幻缓缓张开了眼睛。

    清暖却放佛受惊的鸟儿一般,身体重重的抖了一下。

    “下车吧。”姜幻声音响起,却放佛有安宁的作用。

    清暖砰砰跳的心脏缓和了一下。

    清暖率先掀开帘子,映入眼帘的是一栋小院子,两边的柳树高高翻过了院墙,地上一片绿茵。

    清暖好奇的看着这个院子,下了马车。

    姜幻随后下来。

    “去开门”

    清暖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院子,直到姜幻说话才反应过来。

    笃笃,敲门声响起,过了好一会才听到里面传来脚步声。

    门被拉开,男子的面容映入眼帘。

    清暖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这个男人,不是那个,早上来府里的人?

    一水寒鸦也惊讶的看着清暖身后的姜幻“小姐?”

    “进去再说”姜幻淡淡放下一句,当先8踏进了院子。

    “这个地方还满意吧。”

    姜幻丝毫不理会身后的清暖开口对一水寒鸦说道。

    一水寒鸦挠挠头嘿嘿笑着“挺好的。”

    姜幻也在打量着院子里的一切。

    “你刚才在整理院子?”

    “嗯,之前有点乱……”

    “挺好的。”

    两人闲话家常,宛如一对要好的朋友。

    清暖放松了不少,安静的跟在姜幻身后。

    姜幻前脚刚踏进屋门,后脚就吩咐道“清暖,关门。”

    “嗳”

    吱呀一声,门缓缓合上了。

    清暖回头准备跟上姜幻,但是还没回头,头上就传来钝痛。

    清暖还来不及思考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一水寒鸦惊讶的看着姜幻利落的动作,她方才把她的丫鬟给放倒了?

    “小,小,小姐?”

    姜幻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一水寒鸦“怎么?寒鸦你连话都不会说了?”

    寒鸦:“……”

    “来,把她搬过去”姜幻指指屋子的坐榻。

    “嗯”虽然很疑惑,但是一水寒鸦还是听命去做了。

    将清暖放在坐榻上之后,一水寒鸦才得空来问姜幻是怎么回事。

    因为他的直觉里,姜幻不是不分事理就放倒一个人的人。

    姜幻没有回话,应该说姜幻顾不上回话。

    她此刻正一手握着清暖的手一手按着清暖的脉门。

    姜幻眉头一直皱着,直到放下了清暖的手也没有停下过。

    一水寒鸦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姜幻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在姜幻放开了清暖的手之后,他上前去搭上了脉。

    很平常啊,并没有太奇怪的地方,这个丫鬟身体挺好的,也没有染上恶疾……

    “嗯?”一水寒鸦禁不住出声。

    这,这,这是什么?

    “巫族?”

    一水寒鸦一脸惊讶的问姜幻。

    姜幻面色凝重的点点头“怕是的,这就是我为什么带她来找你的原因,寒鸦,你行走江湖,可有解决的方法?”

    易水寒也仍旧处在震惊中无法回神。

    巫族,为什么会有巫族的人对这个小丫鬟下这种巫法?

    “小姐,能不能告诉我……”

    “清暖奉我的命令去守人,便是在宫殿外头染上了这个,目前怀疑的对象是凛妃身边的嬷嬷路凝!”

    一水寒鸦没想到他还没有问出问题来呢,姜幻已经将答案先说出来了。

    凛妃?一水寒鸦皱起了眉头,眼底突然闪过一抹精光。

    如果凛妃果真和巫族有关系的话,那么他要寻找的人是不是就近了?

    一水寒鸦屏住了呼吸,沉思了片刻才开口道“办法不是没有,就看这个丫头对你的忠诚度了。”

    姜幻眸光闪了一下“你动手吧。”

    “好,那我去准备准备东西。”一水寒鸦躬身退出了屋子。

    阳光透过窗纱渗进屋子里,清暖安静的躺着,姜幻坐在一边,表情看不真切。

    然而,了解姜幻的人都知道,路凝是进了姜幻的黑名单了。

    姜幻是绝对不会放过路凝的。

    一水寒鸦带回来了一杯酒,一根银针还有一个瓷碗。

    姜幻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一水寒鸦将清暖扶起来坐着,清暖身子歪歪斜斜的靠在坐榻上。

    一水寒鸦的银针刺破了清暖食指的肌肤,圆滚滚的血珠挂在指尖。

    一水寒鸦又拨开清暖后颈的头发,银针深深插了进去。

    清暖皱着眉头嘤咛了一声。

    姜幻正对着清暖而坐,此刻看得分明,清暖的眼球极速滚动,似乎要醒过来了。

    一水寒鸦手快速的在清暖身上点了几下,然后轻轻倒了一滴酒在银针头上。

    液体随着银针渗进了血肉。

    “啊!”清暖忽然睁大了双眼,凄厉的喊到。

    姜幻此刻面容冷静得不可思议,一水寒鸦都有些佩服了。

    一水寒鸦将手按住清暖后背的穴位沉声开口道“清暖,我是你家小姐,清暖,我是你家小姐……”

    清暖皱着的眉头缓慢被展平,而一水寒鸦却皱紧了眉头,满头大汗。

    眼看着清暖就要被安抚好了突然,清暖没有神采的眼睛睁开凄厉的喊了一声“不!”

    “你不是我家小姐,小姐……”清暖轻声呢喃。

    “你遇见了谁?”

    “谁?”清暖皱着眉头。

    “路,路凝?”清暖试探着问道。

    “对,她做了什么?”

    “她,她喂我吃了一颗虫子……”清暖突然全身发起抖来,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

    “硌硌,虫子,虫子,呕……”

    姜幻情不自禁站起了身子,一脸紧张的看着一水寒鸦。

    一水寒鸦对她点了点头,姜幻皱着眉头想了想,翻手拿出匕首将清暖食指的伤口划开了一个大口子。

    一水寒鸦惊讶的看着姜幻,她怎么知道……

    时间来不及,一水寒鸦放下了心中的惊异,加大了体内传送的内力。

    不一会儿,从清暖的伤口处突然钻出一个白白胖胖的虫子,啪嗒掉进了碗里。

    虫子左右晃动着脑袋,似乎在寻找自己的宿主!

    姜幻眉头一皱,一根簪花极速飞过去,深深扎进了瓷碗中。

    白虫子,已经死了!

    啧啧,这么好的簪花,这姜家小姐就是有钱。

    一水寒鸦惋惜的看着瓷碗里的簪花。

    “好了,我这就带她回去了,你万事小心,我吩咐你做的事情记得去办!”

    “好!”一水寒鸦拍胸脯保证。

    姜幻点点头,扶着清暖又上了马车。

    此刻,外边天已经快黑了,姜幻特意吩咐车夫快一些。

    而姜幻此时则是愣愣的看着清暖的脸。

    从前竟然不知道清暖是如此以为要好的丫头。

    如果她知道的话,可能也不会这样宠爱并信任晴好……

    可是现在在后悔也没有用,姜幻只想去改变。

    就像刚才,她不也救了清暖一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