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狗咬吕洞宾(8)

    更新时间:2019-01-25 15:15:15本章字数:3404字

    和蒋铭心这次见面,让我重新开始审视管志杰。如果蒋铭心所讲是真,孟子赫被管志杰所害的可能性更大!若是管志杰真敢做违法的事情,那么买凶杀人也不是不可能!

    我去蒋铭心的家里之前,给漆警官打了电话,与他一道去了蒋铭心的家,可当我们走到她家的楼下,楼上已经发生了火灾,现场已经被封锁了起来。

    我下了车,往里面跑,却被消防人员给拦了下来,火势实在太大,那证物证据肯定会波及!

    “让我进去,我有重要的东西没拿!”我心急如焚!

    “还有东西能比命重要吗?!” 消防人员吼道,“里面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你还是在外面好好呆着!”

    我被漆警官拉了下来,看着那火势,我几近崩溃,努力那么久,终于有成果了,就这一把火就要烧灭吗?!

    “你让我去,蒋铭心已经告诉我地方了,我直接去,拿了就走了!”我抓着漆警官的衣袖。

    漆警官死死地拉着我,“这栋楼都快烧没了,放弃吧,那些证据该早就没了!”

    我望着那还依然燃烧着的熊熊大火,那么无助,那么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

    漆警官抱着我,“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查!至少我们知道方向了!”

    我一把推开漆警官,“怎么重新查!怎么查!你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多恨我自己!”

    “真的没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你知道什么!我对不起子赫!对不起父亲!我违背了那么多自己的意愿,现在一把火就烧没了!我现在什么都没了!”

    “你还有我!不是吗?!”

    我怔怔地看着漆警官,这个朋友能代替我心中的那两个人吗?!

    “不!”我摇摇晃晃地往外走,我不敢相信,丝毫不敢相信一切都没了!岂不是我要再过上如同蒋铭心所说,自己为鱼肉的生活!

    “洛旸,别灰心,没事的!”漆警官上来拉着我,“我先送你回去,一会等火扑灭了,我进去看看!”

    “不!”

    我还是等着火扑灭了,还是和漆警官一同进去了,蒋铭心的家里,除了烧的灰烬,其他一无所有,我绝望地坐在地上,什么都没有了,一切牺牲都化为了灰烬!

    漆警官则是自信勘察了起来,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到最后还是一筹莫展。

    “若是管志杰听到风声,铤而走险,纵火烧房子,可怕的是现场,任何证据都没有留下!”漆警官感叹。

    “一定是他,这样的日子,烧了整栋房子的可能不大,除非是有人蓄意为之!”我咬死了管志杰。

    “我派人查查!如果真是他,就算没找到证明他洗黑钱的证据,这一条罪也足以让他吃上不少苦头!”漆警官扶着我站了起来。我扶着墙壁,有些无力,“只怕是,找不到一点证据,我们拿他没办法!”

    “我先送你回去!”漆警官还是坚持要送我回去。

    我拒绝了,那一屋子的味道,怎能让他见到!

    一个人回到了家中,近乎绝望,好不容易得到点消息,就这样没了,我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可一切是那么真实的发生了!

    看着手机里塞满了管志杰的手机,心想,不!不能就这样放弃掉!既然我已经失去那么多了,我就怕再失去更多!对于一个连最后对孟子赫忠贞都没了,害怕什么呢?!

    我打了电话给管志杰。

    “对不起,昨天是我父亲生日,我去了父亲公司,被父亲骂了回来,可能有些不高兴。你就不要多想了!”

    “我怎么会多想!我知道你不高兴,我帮你定了机票出去玩两天,公司的事情我今天交代好了,就和你一起去!”

    这个时候,他当然有心情出去游玩了,所有的羁绊都没了,他甚至还如愿以偿得到了我,他当然该出去好好潇洒一把了!

    “好啊,去哪里?”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他挂了电话。晚上过来的时候有点晚了,大概是在交代公司的事情。

    “蒋铭心的母亲最终还是在美国去世了。”这是他吃饭间忽然跟我谈起的事情,“我算是对她仁至义尽了,旸旸,等我们旅游回来,我就带你去见我的父母。”

    他一个人谈得好生起劲,我却望着桌上的照片发愣。

    他随着我的视线看了过去,“我想我的事情放下了,是不是你也该放下了?!”

    他指的是孟子赫,我再清楚不过了。为了表示自己的诚心,我起身去拿了照片直接扔进了垃圾桶,嘴里更加口不择言地骂道,“这种男人,我早该忘记!”

    他毫无顾忌地上来搂着我,趁我不注意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只怕你这心里忘不掉!”

    我笑颜如花,“可我现在有了你,就不一样了!”

    “旸旸,如果你对我是真心,我一定不会负你!”管志杰紧紧抱着我。

    我任由他抱着,他的话是值得反复推敲的,兴许他知道我在他身边的目的,除去父亲,我真是变得一文不值!

    和蒋铭心这次见面,让我重新开始审视管志杰。如果蒋铭心所讲是真,孟子赫被管志杰所害的可能性更大!若是管志杰真敢做违法的事情,那么买凶杀人也不是不可能!

    我去蒋铭心的家里之前,给漆警官打了电话,与他一道去了蒋铭心的家,可当我们走到她家的楼下,楼上已经发生了火灾,现场已经被封锁了起来。

    我下了车,往里面跑,却被消防人员给拦了下来,火势实在太大,那证物证据肯定会波及!

    “让我进去,我有重要的东西没拿!”我心急如焚!

    “还有东西能比命重要吗?!” 消防人员吼道,“里面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你还是在外面好好呆着!”

    我被漆警官拉了下来,看着那火势,我几近崩溃,努力那么久,终于有成果了,就这一把火就要烧灭吗?!

    “你让我去,蒋铭心已经告诉我地方了,我直接去,拿了就走了!”我抓着漆警官的衣袖。

    漆警官死死地拉着我,“这栋楼都快烧没了,放弃吧,那些证据该早就没了!”

    我望着那还依然燃烧着的熊熊大火,那么无助,那么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

    漆警官抱着我,“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查!至少我们知道方向了!”

    我一把推开漆警官,“怎么重新查!怎么查!你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多恨我自己!”

    “真的没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你知道什么!我对不起子赫!对不起父亲!我违背了那么多自己的意愿,现在一把火就烧没了!我现在什么都没了!”

    “你还有我!不是吗?!”

    我怔怔地看着漆警官,这个朋友能代替我心中的那两个人吗?!

    “不!”我摇摇晃晃地往外走,我不敢相信,丝毫不敢相信一切都没了!岂不是我要再过上如同蒋铭心所说,自己为鱼肉的生活!

    “洛旸,别灰心,没事的!”漆警官上来拉着我,“我先送你回去,一会等火扑灭了,我进去看看!”

    “不!”

    我还是等着火扑灭了,还是和漆警官一同进去了,蒋铭心的家里,除了烧的灰烬,其他一无所有,我绝望地坐在地上,什么都没有了,一切牺牲都化为了灰烬!

    漆警官则是自信勘察了起来,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到最后还是一筹莫展。

    “若是管志杰听到风声,铤而走险,纵火烧房子,可怕的是现场,任何证据都没有留下!”漆警官感叹。

    “一定是他,这样的日子,烧了整栋房子的可能不大,除非是有人蓄意为之!”我咬死了管志杰。

    “我派人查查!如果真是他,就算没找到证明他洗黑钱的证据,这一条罪也足以让他吃上不少苦头!”漆警官扶着我站了起来。我扶着墙壁,有些无力,“只怕是,找不到一点证据,我们拿他没办法!”

    “我先送你回去!”漆警官还是坚持要送我回去。

    我拒绝了,那一屋子的味道,怎能让他见到!

    一个人回到了家中,近乎绝望,好不容易得到点消息,就这样没了,我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可一切是那么真实的发生了!

    看着手机里塞满了管志杰的手机,心想,不!不能就这样放弃掉!既然我已经失去那么多了,我就怕再失去更多!对于一个连最后对孟子赫忠贞都没了,害怕什么呢?!

    我打了电话给管志杰。

    “对不起,昨天是我父亲生日,我去了父亲公司,被父亲骂了回来,可能有些不高兴。你就不要多想了!”

    “我怎么会多想!我知道你不高兴,我帮你定了机票出去玩两天,公司的事情我今天交代好了,就和你一起去!”

    这个时候,他当然有心情出去游玩了,所有的羁绊都没了,他甚至还如愿以偿得到了我,他当然该出去好好潇洒一把了!

    “好啊,去哪里?”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他挂了电话。晚上过来的时候有点晚了,大概是在交代公司的事情。

    “蒋铭心的母亲最终还是在美国去世了。”这是他吃饭间忽然跟我谈起的事情,“我算是对她仁至义尽了,旸旸,等我们旅游回来,我就带你去见我的父母。”

    他一个人谈得好生起劲,我却望着桌上的照片发愣。

    他随着我的视线看了过去,“我想我的事情放下了,是不是你也该放下了?!”

    他指的是孟子赫,我再清楚不过了。为了表示自己的诚心,我起身去拿了照片直接扔进了垃圾桶,嘴里更加口不择言地骂道,“这种男人,我早该忘记!”

    他毫无顾忌地上来搂着我,趁我不注意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只怕你这心里忘不掉!”

    我笑颜如花,“可我现在有了你,就不一样了!”

    “旸旸,如果你对我是真心,我一定不会负你!”管志杰紧紧抱着我。

    我任由他抱着,他的话是值得反复推敲的,兴许他知道我在他身边的目的,除去父亲,我真是变得一文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