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狂揍教导主任

    更新时间:2019-01-25 16:20:11本章字数:2077字

    “你听说没有,叶南飞把张烈那小子揍趴下了,揍的那叫个惨啊,我看连他爹妈都认不出。”

    “是啊,那屁股都裂成四块了,听说当时直接吓得尿屎横流,大小便**。”

    “听说叶南飞直接一声吼,张烈立马跪地叫大爷,内裤直接四分五裂。”

    “我去,再说下去,是不是直接说我放个屁,张烈就从五楼摔下去了。”

    “老大,主要是张烈那小子经常欺男霸女,同学们气不过,好不容易你把他揍了一顿,所以大家才把你说的威风点。”胖子解释道。

    说到这胖子,也是高中三年的铁哥们。不过这家伙也是个奇葩,人家三年长个,就他天天长肉,每次体检那秤就被他压坏了好几个,搞得护士大妈都被他吓跑了“也就是说我为民除害了!”难怪我还没走江湖,江湖上就有了我的传说。

    “可以这么说吧,不过张烈他爸是教导主任。”

    “管他呢,大不了老小一起揍。”

    “老大,你牛,我跟你混了,反正我老早看他不爽了。”

    “林老师啊,过几天英语竞赛,你们班听说叶南飞不错,就派他去参赛吧。”

    “可是,叶南飞他的成绩不怎么好啊。那我不管,这是上级的命令,不过,你要是肯陪我吗,”话还没说完,一巴掌早已扇过去,

    “滚,你给我滚出去。”说话间一盆水直接泼了出去。

    “林老师,那你就等着被别人看笑话吧。”这臭**,迟早要让你在我胯下承欢,连你的学生都敢打我儿子,等死吧!

    叶南飞远远就望见了这一幕,才进入办公室就看见林老师趴在桌子上哭泣,随意散落的长发披在肩上,垂在一旁。就这样静静地坐在一旁,等着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来,毕竟有些东XZ在心里太久了,只有哭出来才能够感到安慰一些。半小时过去了,叶南飞依旧在那等着,眼神里有的只是惋惜和同情,抽泣的声音停了下来,刚才的每一秒就好像每一年的春夏秋冬,把所有的委屈﹑辛酸都哭了出来。

    “擦擦吧。”

    “谢谢。”

    林晓如抬起头,接过纸巾,只是双手的颤抖暴露出她的无助。

    “我帮你擦擦吧。”

    “嗯。”

    哭过后的她此时有的只是一副小女人的姿态。慢慢的擦拭着眼泪留下的痕迹,红彤彤的双眼早已肿的像个桃子一般。此刻他只想抱着她,给她宽广的胸怀,给她心的温暖,因为她太累了。

    “好受点了吗?”

    “不要动,我还想要抱抱。”

    虽然有些羞涩,但她依旧去用心感受这个怀抱。没有人明白她外表故作地坚强背后是怎样的辛酸,如果不是为了母亲的病,她早就离开这个学校了,自从父亲无情的离开后,她就一个人开始照顾母亲,她至今都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能那么绝情,但她记住母亲说的话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小时候,当别人家的小孩还在玩耍的时候,她却一个人干起了繁重的家务;长大后,随着母亲病情的加重,她不得不放弃了大学,面对着老师同学的挽留,她还是选择了离开因为她放不下母亲。一个弱女子独自一人来到燕京,孤苦伶仃,也没什么依靠,但她还是带着伤痕累累的心走到了现在,她很累,但她不能倒下,无论是为了母亲还是为了自己,她也要走下去,但伤痛却只能藏在心里,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哭泣,用黑夜来掩饰孤单。此刻在这个少年温暖的怀抱下,看着他那纯洁的眼神,心里有的只是欣慰。

    “虽然你哭的梨花带雨的确很美,但我更希望看到你的笑,如果你需要一个肩膀,我可以给你;需要一个拥抱,我也可以给你;因为你让我心疼,所以我不想你再受伤。答应我,以后不许再哭了,好吗?”

    “嗯,我以后不哭了,你去上课吧。”此刻放下伪装的她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女人罢了。

    心里不禁这样想道“教导主任我不会再让他打扰你的,至于英语竞赛你也不用担心。我走了,别再哭了。”看着那道伟岸的身影离开,林晓如的笔记本写下了这样一句话:当遇见他的时候,我的心就已经不属于我自己了。

    而此时此刻的教导主任早已被揍的像个猪头一样,浑身上下那叫一个不堪入目啊,两百斤的肥肉直接打成八十斤瘦肉,就差把骨头拆出来了。这世界最痛苦的事情无非就是被打的晕过去时又被泼了一身冷水,被打的要死的时候让你起死回生然后再打一遍,偏偏两样我都遇上了。张烈那小混蛋怎么就惹了这个恶魔啊,这要再打下去,真成渣了,大爷。

    “你说,大爷打的舒服不。”

    “舒服,舒服啊,大爷。”你要再给两下,我都不成人样了。

    “那给钱吧,给个几百万就行了。”你妹啊,把我卖了都不值这个钱啊。

    “大爷,请笑纳。”强忍着肉痛,一阵哆嗦从内裤里掏出了银行卡,我的私房钱啊“你恶不恶心啊,银行卡藏内裤里。对了,密码多少”好歹也是钱,脏点就脏点吧。

    好了,看你这么识相,再送你一拳吧。”紧接着,教导主任这回彻底晕了过去。“呀,力道太大了,这回变成白痴了。”一阵无语

    “你们都已经拖欠了三个月了,房租到底还还不还了?”

    “再宽限两天吧,我们也实在不容易啊,可怜我们孤儿寡母吧。”

    “别给我说这些没用的,要么把钱拿来,要么立马收拾行李走人,整个贫民窟就你们拖了老娘三个月的房租。”

    “再给两天吧,算我求你了,搬出去我们都没地方可以住啊,你就可伶可怜我们吧。”

    一脸肥肉的包租婆依旧站在那里,怒气横秋地骂个不停。而在旁边的中年妇女早已泣不成声,一直在那里苦苦地哀求,可包租婆依旧不为所动,只是一个劲地搬东西,一件件行李就这样丢了出来。

    “你们不能这样啊,不能这样啊……”伴随着一阵阵哭喊,才发现那道身影是那么的瘦弱,眼神是那么的无助。突然那道身影倒了下去。“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