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带他回府

    更新时间:2019-01-25 20:55:16本章字数:3054字

    “谢谢。”楚江雪道。谢谢在自己的处境与她之间选择了她。

    楚玲珑从楚江雪的怀里抬起了头,看向了靳祸,“大姐姐,他是谁?”

    “是我的未婚夫婿。”楚江雪答。

    楚玲珑听得一脸茫然,“可是他才那么小,怎么能当大姐姐的未婚夫婿呢?”

    “我……”靳祸张了张嘴,没能说出反驳的话来。连个八岁的小女孩都能看出来,他配不上楚江雪。

    楚江雪摇了摇头,道:“不管能不能,他就是。”

    靳彦听得楚江雪的话,扬起了一抹笑容,只是一张脸苍白得不行,挂满大街的灯笼的光芒也照不暖他的模样。

    “啊——救命啊!”落水的四公主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喊着,她并不会游泳。

    围观的路人们也已听出了四公主的身份,一个公主落水,即便这名公主性子极差,也不缺救她的人。

    很快,便有一名生得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将四公主从水里捞了出来。

    四公主的两名宫女自然赶紧下了桥,绕到了河岸边,楚江雪也牵着楚玲珑走了过去,楚江流跟在后边,靳祸也低着脑袋跟了上来。

    “拿开你的脏手!”四公主一上岸,便嫌弃地推开了救自己的那人。

    “是是是……”那男子赶紧后退几步,一脸狗腿的笑容,盯着四公主看,等着四公主给自己一点赏赐。

    “还不滚开,赖在这里做什么!”四公主一想起方才这个丑陋的中年男子碰过自己的身子,便觉得恶心得不行,别说赏赐,她没让自己的两个丫鬟打死他算不错的了。

    男子脸色难看地走了,走进人群里,手里拿了一块玉佩,口中低声骂道:“贱货,救了你的命连点银子都不给!这块玉佩勉强值点钱!”

    男子走了没多久,四公主便发现自己弄丢了玉佩。彼时第一反应,便是看向靳祸。

    “靳祸,你这个贱种,不仅推本公主下水,还偷了父皇赐给本公主的玉佩!”

    “我没有。”靳祸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四公主,逼自己不后退。

    “你还不承认,我打死你这个贱种!”四公主抬手便要扇靳祸巴掌。

    靳祸吓得闭上了眼,等着巴掌落下来。

    然而,巴掌没有落下来,楚江雪抓住了四公主的手腕,将人一推,反手一巴掌过去。

    “啪——”清脆的响声响起,惊得靳祸睁开了眼。

    “你竟敢打本公主,你死定了——”四公主捂着脸,神色扭曲,狠狠地看着楚江雪。

    楚江雪嗤笑一声,真当她是被吓大的吗,动不动就说这些无用的威胁之词。

    “你也不好好想想,楚家到底是哪家。”

    “本公主怎么会知道一个小小的楚家,这天底下还有哪家是我皇家惹不得的吗!”

    “你说的是,皇家最了不得。可你也不想想,你皇后娘娘姓什么。”

    话说到这个份上,四公主才渐渐瞪大了眼,想起了“楚”这个姓在天圣朝意味着什么。

    不过,即便是楚家的小姐,身份又怎么比得上她这个公主?说不定是哪房的庶女在这里狐假虎威,四公主这么一想,又觉得底气十足。

    “即便皇后娘娘姓楚,那也不意味着皇后娘娘会在意你的死活。”

    听到四公主这番话,连楚江流都跟着笑了,“虽然仗势欺人不好,不过还是要告诉你,皇后姑姑那是我们姐弟的亲姑姑。你倒是去问问看皇后姑姑,她在不在意楚家嫡长女的死活!”

    一个嫡字再加一个长字,以这样的方式出生在天圣朝的四大世族里,注定连公主来了也要敬她三分。更何况是四公主这么个毫无背景的公主。

    “楚江雪,你给本公主等着!”四公主已心生退意,楚江雪的纨绔名号,她也从小听到大,实在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靳祸,你还不滚过来,随本公主回宫!”不能在楚江雪身上撒气,她就好好教训教训靳彦,以泄心头之恨!

    靳祸今日能出宫来,那不过是四公主一身兴起带上了他,他又向往着宫外的楚江雪,便争取到了这个机会。

    楚江雪他确实见到了,可是回宫之后……

    靳祸迈出步子,正一脸惨白地朝着四公主走过去时,身后有人拎住了他的领子。

    靳祸回过头,对上楚江雪的目光。

    “才刚出来,还早呢,回去做什么。明日本小姐亲自送你回宫!”

    楚江雪很满意自己如今的身份,名声虽然烂,但是还挺好用,很适合她。亲爹虽然啰嗦,楚家其他几房暂且还没见着,可是暂时家宅安宁,生活滋润。大多数人她都惹得起,日子过得肆意潇洒,至于碍眼的李媛媛和靳彦,来日方长慢慢斗。

    就像和公主当街争执这种事,放眼整个京都城,除了她,还能有哪家小姐干得出来。

    “靳祸,你可要想清楚了,她楚江雪不过是个丞相千金,能有什么本事送你回宫。不跟着本公主回去,你就等着被父皇问责吧!”四公主瞪着靳祸。

    靳祸看看四公主,又看看楚江雪,最终还是退回了楚江雪的身旁。前面是虎穴狼窝,后退亦可能是万丈深渊,但是总要搏一把,他能留在楚江雪身边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

    “靳祸你等着,今晚本公主便告诉父皇,你偷了父皇赏赐的玉佩,父皇一定不会饶了你的!”四公主见状,一甩袖子,气恼地离开了。

    靳祸站在原地,看着四公主离开的身影,一脸惶恐不安。

    “跟我走吧。”

    楚江雪转头看着靳祸,隔着一层纱帽,靳祸看不清楚江雪的脸,但知道楚江雪正看着自己。

    “嗯。”靳祸点点头,悄悄地伸出手,抓住了楚江雪的衣袖。

    人潮之中,他像个害怕被丢下的孩子,抓得紧紧的,目光始终落在身边人的身上。

    “姐,这小毛孩不是六皇子吗,你把他留下来做什么。”楚江流走在最前面,频频回头,楚江雪右边牵着楚玲珑,左边被靳祸拉着,反倒他这个亲弟弟跟多余的似的。

    “你也知道他是六皇子,还喊什么‘小毛孩’。”楚江雪敷衍地道。

    “他本来就小,怎么不能喊了。”

    “你就比他大两岁。”

    “那你也才比我大一岁。”

    “玲珑今年八岁了。”

    “哎呀,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撞我——”

    “楚江流,你好好走路!”

    靳祸眨眨眼,睫毛又长又密又翘,面上终于浮现了一抹笑容。楚江雪的身边,洋溢着温暖。

    月上中空,楚江雪带着弟弟妹妹外加一个十二岁的未婚夫回了楚家。

    “楚江流,带六皇子去找个房间。”楚江雪一踏进左相府,便将靳祸这个麻烦扔给了楚江流。

    楚江流也乖乖受着,不过想想这病怏怏的皇子,不仅是亲姐的未婚夫婿,方才还抢了本来属于他的位置,他对靳祸的态度便好不起来。

    见靳祸还想跟在楚江雪的后头,楚江流伸手抓住了靳祸的衣领,道:“你跟我过来。”

    送楚玲珑回院子后,楚江雪踏着月光和宁静回了自己的小院。

    刚进门,便见月光满溢的地方,站着那名身着月白色衣袍的男子,墨发柔顺,侧脸白皙,身姿挺拔,浑身蒙着一层梦幻的色彩。

    楚江雪止步,站在原地开口道:“锦王殿下再度深更半夜造访,所为何事?”

    “你不是知道本王为什么来吗?”靳如瑜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开口。

    这个模样的靳如瑜,楚江雪不意外,她犹记得昨晚他离开时,神色冷下来的模样。本以为今晚不会再来了,没想到还是来了。

    楚江雪笑了,在这空旷静谧的院子里,声音格外清亮,“楚江雪喜欢靳如瑜。”

    这句话,冷得如同白月光。

    “你讨厌本王。”靳如瑜用着陈述的语气道。

    “不讨厌,但是也不喜欢。”楚江雪笑得眉眼弯弯,这抹笑容凉薄至极。

    “若是对待不讨厌也不喜欢的人,你不会以这样冷漠的态度。”靳如瑜迈开步子,朝着楚江雪走来。

    正此时,一道声音从小院门口传来,打破了寂静,“楚小姐,原来你在这里。”

    靳祸踏进院子里之时,才看到了靳如瑜的存在。月光下的靳如瑜一身圣洁,最像神祇,目光扫过来时,更是居高临下地俯视他。

    正如两人的身份,靳如瑜在云端,他在泥里。

    “锦王殿下。”靳祸移开了目光,身份上他该喊他一声皇叔,可是地位上,卑贱的他不被这样允许。

    靳如瑜又将目光移回了楚江雪身上,“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他是我的未婚夫婿,出现在这里,难道有什么不妥吗?”楚江雪觉得今晚这样也不错,当断则断。

    她的身边有家人,少一个靳如瑜不少。

    靳如瑜因为楚江雪的回答皱了皱眉头,看着楚江雪,出口的话却是对着靳祸说的,“你随本王回宫。”

    “楚小姐说明日会送我回去的。”靳祸摇头,即便气势上被靳如瑜彻底压倒,这会儿也不可能退让。

    “锦王殿下夜闯左相府,本也于理不合,不如互相当做没见过如何。”楚江雪再度说出划清界限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