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睡你

    更新时间:2019-01-28 15:56:27本章字数:3112字

    穆景天的眼眸眯了眯。

    然而夏冰眼眸只在穆景天身上停留一秒,继而就朝着导演道:“导演,我对吻戏最在行,一定会表演的让你满意的。”

    言下之意,她不知道和多少男人接过吻,所以吻技炉火纯青。

    导演当下也没有多想,他单纯相信夏冰表演天赋。

    穆景天的脸色瞬间就黑了,话虽然是对导演说着,可是如刀片一样的眸光却是射向夏冰道:“你确定拍吻戏,能过广电总局那一关?”

    导演愕然。

    穆景天继续道:“最近不是扫黄很严格吗?”

    “可是……”导演想说,接个吻还不至于被扫黄。

    韦德见导演还不识时务,立即就出声道:“这部戏是穆总投资的,穆总当然要考虑方方面面。”一句话,压下导演,你只是个拍戏的,投资人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导演当下也就闭嘴不说话了。

    而穆景天忽然就站起身,朝着夏冰走来,夏冰当下也站起身,笑容得体的看着穆景天,只见穆景天走到夏冰跟前,忽然就伸出修长的手指,拽了一下夏冰的衣领道:“太暴露了,拍出来,会带坏小孩的。”

    夏冰闻言,差点想说,穆景天你人模狗样的,就在这里给我装,可是这话万万不能说出来,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个人模人样的家伙,还是她这部剧的投资人。

    当下将这话生生咽下去,逼出一句话来道:“穆总还挺会关心人的。”

    “那要看什么人。”穆景天不冷不热的来了句。

    夏冰气的牙咬的痒痒的,而穆景天已经绕过夏冰,走到陆明华面前,两个人眼眸对视上,火光霹雳巴拉响。

    穆景天将陆明华从头到脚打量一眼道:“这不是天王陆明华吗?”

    陆明华也不怯场,直接就开口道:“还以为穆总早知道我会进剧场。”

    “鸡毛蒜皮的事情,我从来不关心。”穆景天直接来了句,意思陆明华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没想到穆景天这样不给他面子,陆明华脸上的笑僵硬下。

    穆景天继续道:“我关心的是,像陆天王这样的人会不会吃女演员的豆腐,陆天王应该不会是这样的人吧。”

    一句话,让陆明华脸上再也搁不住。

    导演在一边,看着气氛不对,连忙打着呵呵道:“是,是,穆总提醒的是,剧组里男演员不应该趁机占女演员便宜,大家应该和睦不是。”接着,朝着四周演员道:“我说的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多少人附和,就意味着多少人想着奉承穆景天。

    穆景天这才重新返回到椅子上坐下身。

    导演在一边又开始拍,结果硬是把酒吧一场火辣的勾人戏码,演成一部纯情剧。

    陆明华别说握一下夏冰的手,就是两个人说话,也隔着一条三把戏。

    夏冰在心里暗自冷笑着,这穆景天可真幼稚,将小孩拿来玩的,竟然都派上用场了,不过对她也是好事。

    因为她时时看到陆明华眼里闪烁的暧昧光火。

    这个男人,也危险。

    况且是个人渣,锅里有着,还惦记别人碗里的,她一定要小心提防着。

    很快的,下午的戏全部拍完,夏冰便由着吕姐和刘志,带到宾馆。

    一道宾馆,刘志去给两个人买饭,吕姐便凑到夏冰跟前道:“夏冰,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和穆总有一腿。”

    “一腿?”夏冰将双腿搭在茶几上,微笑看着吕姐道:“上过两次床,你说是几腿。”

    吕姐一听,冷汗刷刷冒出来道:“夏冰,这件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你要知道,在演艺圈,名声很重要,你现在连一点名气都没有,你怎么能随便和一个男人发生关系呢,这若是以后你成名了,肯定会成为你抹不掉的黑点的。”

    说着,吕姐连连在手掌上拍打着道:“不行,我的想个办法,将你这段历史隐去,还有,以后你理那穆总远一点。”

    “你觉得是我在招惹他,还是他在招惹我?”夏冰反问道。

    吕姐当下就被问住了,许久才开口道:“好像是他在招惹你。”

    “不过夏冰,你说他招惹你干什么?”吕姐皱着眉头道:“难道他想让你当情妇。”

    夏冰扑哧一笑道:“让我当情妇,就给我这么点甜头,他穆景天,也将我看的太便宜了。”

    吕姐想想也对,这么点甜头,骗个小孩都骗不来。

    忽然,吕姐就站起身来道:“不行,我还是先去处理你那件事。”说着就朝外走。

    夏冰当下也想去冲了热水澡,今天拍了一天的戏,一身臭味,当下就朝着吕姐道:“吕姐,记得给我把门关上。”

    “嗯。”吕姐点了点头,砰的一声带上门,就出去了。

    夏冰当下就朝着浴室走去,洗了一半,忽然就觉得有脚步声进来,接着那脚步声就在浴室门口停住了。

    夏冰先是一惊,继而唇边就勾起一抹冷笑,淡定朝着身后人道:“那个是吕姐吧,我内衣在床上放着,麻烦你帮我拿下。”

    说着一边擦拭身上的水渍,一边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听到那脚步声远去,很快又回来了。

    “你的内衣。”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来。

    夏冰一怔,回头一看,看到是穆景天,顿时发出一阵惊叫,而后快速拿起浴巾裹住自己的身体。

    但是她美好的身材,还是被穆景天一览无余。

    夏冰一把接过来自己内衣,佯装生气道:“你是怎么进到我房间的。”其实刚才,她就已经凭着脚步声,听到是这男人进来了。

    穆景天慵懒的身影,依靠在门板上,邪肆的打量着夏冰道:“从前台拿的。”连一句遮掩的话都不说。

    夏冰气的牙疼,这前台,也太没节操,仗着穆景天有权有势,就可以任意给他开红绿灯。

    当下就冷笑道:“哦,穆总可真是没教养,还喜欢偷看人家洗澡。”

    穆景天本来就一再容忍,听到这话,立即就上前,将夏冰压在沾着水渍的墙壁上道:“相比偷看人家洗澡,我更喜欢看你什么都不穿。”

    说着眼眸有意无意,朝着夏冰里面的真空扫。

    里面雪白的蜂涌,看的穆景天眸子不断变暗。

    夏冰自然看到男人脸上的神采,气的一阵咬牙,忽然就笑出来道:“穆总的口味真重。”

    穆景天不说话,微热的气息,全都喷洒在夏冰的脸颊上。

    夏冰忽然想到什么,莞尔一笑道:“穆总是不是也喜欢看我姐姐什么都不穿的样子。”

    她知道穆景天本来就不喜欢夏瑜,是夏瑜恬不知耻的倒贴穆景天。

    她这个时候提起夏瑜,就是有心恶心穆景天。

    诚心让他不舒服。

    果然的,穆景天的脸立即阴冷下来,薄唇间吐出来的话,能冷死人:“少和我提那女人。”

    夏冰偏偏不惧怕他,越发笑容灿烂道:“我可以理解,姐夫这是愧疚吗?”

    “那我今天就再愧疚一次。”穆景天说毕,忽然就伸手撕扯夏冰的浴巾。

    夏冰没有防备这男人忽然会兽性大发,当下护住浴巾,脸色微变道:“穆景天,你做什么。”

    “睡你。”穆景天薄唇冷冷吐出两个字,继续撕扯夏冰的浴巾。

    夏冰起先还在护着,但是女人和男人的力气,本来就是男人占上风,眼看穆景天要将自己浴巾扯下来,夏冰忽然放手,自己将浴巾扯下来道:“不就是睡我吗?又不是没有睡过。”

    穆景天显然没有反应过来,看着夏冰如玉的肌肤,整个人怔在那里。

    夏冰忽然就挑起穆景天的下巴,笑的那叫一个灿烂道:“现在不是在拍摄这部剧呢,不正好制造点话题,要不姐夫,我用手机拍一段视频,交给媒体记者,穆氏总裁和他投拍剧女主在酒店一夜缠绵,你说我们的剧会不会未播先火。”

    穆景天忽然就冷冷来了句道:“夏家人说你贱,你可真贱。”

    夏冰蹭一下就将自己的胸贴上穆景天的衣服,冷冷道:“你说我贱,你还专门追到这里睡我,穆景天,你是不是比我还贱。”

    夏家人说她贱,她认了,可是她就是不想从这男人口中听到她贱的字样。

    穆景天气急,他是什么人物,可是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别说贱字,就是一个难听的字眼,都没人敢在他面前说,当下就眼眸森冷望着夏冰道:“我是贱,所以我今天就睡定了。”

    夏冰本来还有和穆景天打情骂俏的心情,可是忽然听到穆景天贱,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她今天能让他睡了,她就不是夏冰。

    看着穆景天身子压过来,夏冰忽然就发狠的朝着穆景天脖颈咬去。

    “呃……”穆景天痛的面部都抽了起来,一下子放开夏冰。

    夏冰趁着空儿,立即夺门而出,从床上胡乱的拿起一件衣服,一边穿,一边快速朝外跑去。

    穆景天恨恨的看着夏冰离开,用手抹了一把脖颈,全都是血迹,这女人,下口可真狠,快走几步,刚好走到飘窗前,从那里可以看到夏冰刚好从宾馆里走了出来,脸色更黑了。

    夏冰仰起头,朝着窗户望了一眼,发现穆景天眼冒凶光的望着她。

    夏冰本来有怒气,忽然就不怒了,抬起头挑眉望了一眼穆景天,朝他投去一个妩媚的笑,随即人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