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脱还是不脱

    更新时间:2019-01-28 16:25:14本章字数:1038字

    冷凝香被摇晃的一阵头晕,眉心微微皱起,喉咙间涌起一股恶心,接着便是一阵干呕。

    “呕……”

    此刻的叶振宇再傻也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急忙抱起冷凝香朝浴室走去,“你忍一下,先别吐!”

    可是被叶振宇摇的七荤八素的冷凝香根本就控制不了,也不想控制,空腹喝了那么多酒,此时的她难受的要死,“呕……”

    在叶振宇进入浴室的前一刻,冷凝香吐了,空气中瞬间弥漫了一股浓浓的酒味,吐出来的都是酒水。

    感觉到自己胸口那温热的感觉,叶振宇的眉心紧紧的皱起,这个女人竟然吐在了自己的衣服上,但是低头看见她那副难受的模样,却说不出半个字,怪谁呢?

    无奈的将冷凝香放进巨大的浴缸,然后快速的扯了自己身上被吐的西装和衬衣,然后低头看向那个已经完全丧失行动能力的女人,她的裙子上也被她自己吐了,脱还是不脱呢?

    冷凝香和衣而卧,容颜静谧,两湾睫毛浅影好似轻柔的蝶翼,遮挡住了双眸素日里的琉璃光彩,暖色的灯光下,是一种别与往常的幽柔清浅。

    不知为何,在这一刻,他突然想到了初见时,她被自己为难时的倔强和决绝。

    这个女人,似乎对于自己来说真的是命中注定般的缘分,从来没有谁可以这样占据自己的心,更何谈温柔,不过,自己对她倒是一再忍让,并且不厌其烦。

    ‘撕拉’一声,叶振宇伸手拉开了冷凝香衣裙的拉链,帮她退尽衣物,然后调节好水温,小心翼翼的帮她冲洗干净。

    叶振宇的手指滑过她白净如玉的肌肤,指尖轻微的颤抖,出卖了他的紧张,他迅速的帮她洗好,然后拿了一件浴袍,将她小心的裹紧抱起走出了浴室,放到了床上,刚要离去,却发现,冷凝香拽住了自己的手,呢喃道:“不要走!”

    看着冷凝香那双湿漉漉的半睁半闭的眼睛,带着迷离和深情望着自己,叶振宇身体里的火又旺了几分。

    “告诉我,我是谁!”

    “不要……谭一飞,不要这样对……对我!”冷凝香带着哭腔,不管不顾的胡乱摇头。

    叶振宇双手撑起身子,俯视着冷凝香,沉声道:“看清楚了,我是叶振宇,叶振宇!”

    他的话里带着怒意和压抑的情意,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到现在了竟然还将自己当做是那个谭一飞,叫着谭一飞的名字?好样的,谭一飞,我记住你了,咬咬牙,带着恨意。

    叶振宇颓废的跌落在了冷凝香的身边,他全身的力气似乎被抽走,无力的躺着,失神的望向天花板。

    这个女人,真是只该死的妖精,折磨自己折磨的厉害,以后等她酒醒了,一定要将今夜没做完的事情全部做完,让她看清楚,在她身上的男人,到底是谁!而那个你心心念念的、所谓的谭一飞,此刻根本不知道在那个角落做着什么事情。

    折腾了一夜,闻着身边女子清香淡雅的味道,叶振宇也略带疲惫的缓缓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