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东黎的内忧外患

    更新时间:2019-01-28 15:25:36本章字数:2183字

    赵文星体表浮现六个命轮,这样的资质在凡俗已经算是很好了。

    不过这不是最吸引白逸尘的地方,此时真正引起他注意的是赵文星手中的那一方玉玺,他感觉到这玉玺乃是对方的命器!

    玉玺在凡俗之中有着独特的意义,它代表着皇权的象征!

    传闻中当今大陆的三大帝国,东黎,北枭以及南阳,其开国君主都曾在命轮中生出一方玉玺!

    因此玉玺也称皇印,从开国君主那一带开始世代相传。

    而如今的赵文星命轮之中竟然生出玉玺,可以说他是真正的凡俗帝王之命!

    “天生帝王之命。”白逸尘念叨,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赵文星手持玉玺,目光很是自豪,他看着白逸尘说道:“白大哥,我这次请你来王府,就是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当然,这并非你的本分,因为我很清楚,未来的你与我将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无法企及。”

    “但是我赵文星不会嫉妒你,更不会因此自怨自艾,因为命中注定是凡俗帝王,对我而言也何尝不是一件幸事?所以我只求你,如果你有顾忌不愿出手助我,但也请不要阻我!因为我的心中有天下万民,有整个东黎!”

    不可否认,白逸尘真的被对方的这番言辞打动了,更何况与赵启辰的几次接触,白逸尘也算是看清了对方的为人,现在对方对于自己的一切帮助,都只是因为他所表现出的价值罢了。

    退一万步讲,白逸尘也无心插手凡俗间的帝王之争,赵文星说的很对,他们其实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如果没人丢尽苦海,落入凡俗,白逸尘可能一辈子都不会与这些凡人有任何的交集,即便对方贵为东黎皇子,但是在天族面前也只是一介凡人罢了。

    正因如此,看着赵文星请求的神情,白逸尘终于点点头说道:“放心,我不会插手你们皇室之间的争斗。”

    “谢谢。”虽然没有得到白逸尘的帮助,但对赵文星而言,这已经是个很好的结果了,如果今天不做足功课,将白逸尘请到王府中,他很怕不久之后,白逸尘就会成为赵启辰阵营的一员,有天族加入,他根本毫无胜算!

    两人相视一笑,白逸尘有一种错觉,他觉得这个看起来还满脸稚气的皇子,并不像表面上的这般年轻,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像是曾经的帝王转世!

    只杀外敌,不管内斗!

    白逸尘的这个决定只是因为他已经答应义父楚观,危难时刻绝不会对东黎不管不顾,而他如今同样因为对十三皇子赵文星的承诺,决定不参与未来皇位的争斗之中。

    “十三皇子。”

    “白大哥,叫我文星就好。”

    “好吧。”白逸尘也不坚持,开口说道:“文星,你能不能帮我调查一件事?我如今修为尚浅,实在没时间干别的。”

    “什么事?白大哥尽管吩咐,我一定竭尽所能。”赵文星很仗义地说道。

    “我想你帮我查查,前不久在万兽林中,到底是谁请来的杀手要置我于死地!我猜大概率是周宏明或是周家、司徒家的人。”白逸尘目露冷光说道。

    “周家、司徒家…”赵文星似乎有些犹豫。

    白逸尘想到那晚的情形一下子明白了,便开口说道:“文星,我知道周家与司徒家都暗中支持你登上皇位,而我也向你保证了不参与你与其他皇子之间的斗争,但如果他们真的雇佣杀手置我于死地,我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周宏明一定知道些什么,不然他不会那晚在众人面前笃定我绝不会再回到皇城!如果这让你很为难,我会自己去撬开他的嘴。”

    白逸尘说话时,身上杀气已然如毒蛇吐信般显露出危险的气息,赵文星不由的浑身起鸡皮疙瘩,他从来没见过有人拥有如此可怕的杀气。

    赵文星强顶着不适感,开口说道:“白大哥,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帮你查清楚的,如果真的是周宏明所为,我一定会亲自派人将他押到楚府,任你处置!不管周家会因此做出怎样的决定,我都会一力承担。”

    “哦?”白逸尘倒是没想到赵文星会有这种壮士割腕的勇气,毕竟在他看来周家如今已经成了对方的左膀右臂,一旦失去了周家的支持,想来赵文星想要登上皇位也会难度大上不少。

    因此赵文星此刻的决定在白逸尘看来似乎有些难以理解,即便白逸尘知道自己现在在赵文星心里的分量很重,但是却不足以到让他舍得抛弃周家的支持。

    想到这点,赵文星的此举在白逸尘看来大有演戏的成分,很有可能最后随便揪出一个替罪羔羊草草了事。

    看到白逸尘不相信的目光,赵文星叹了口气解释道:“白大哥,你不用惊讶,其实周家虽然明面上支持我,但周子墨那个老狐狸暗中与许多皇子都有往来,他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但我却清楚的很!”

    “周子墨之所以能当做上丞相之位,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周家这么多年的女眷有许多出众之人都嫁入了皇宫内院,这些女子在暗地里为周家牵丝引线,不知做了多少肮脏的勾当!”

    “而且,我父皇都知道这些事,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大张旗鼓的去清理这些人?我猜一来是因为这么多年周家的势力已经有些根深蒂固,一旦动手将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二来,父皇他应该也在放长线,钓大鱼。”

    “钓大鱼?”白逸尘眼珠一转,小声道:“难道周家的手已经伸到外面了?”

    赵文星点点头说道:“没错,虽然还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这几年边境的战争,我东黎都吃了不小的亏,如果说没有内鬼是根本不可能的!”

    白逸尘恍然大悟。

    赵文星这时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低声说道:“白大哥,我想起来了,有人跟我说,周宏明最近一段时间一直与我三哥走的很近。”

    “三皇子。”白逸尘不由地想起了对方的样貌,和一些过往,当年的他还在开灵期无敌于皇城时,就与三皇子的一名手下有过过节。

    对方自以为有三皇子撑腰,并不把白逸尘放在眼里,甚至在太荒兽林的比试中出手偷袭,结果被白逸尘打成重伤,最终被一只太荒妖兽吞入腹中。

    后来听说此人是三皇子一名妾室的表弟,不过三皇子最终并没有为其出声,而白逸尘也从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