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各种不顺心

    更新时间:2019-01-28 17:45:15本章字数:2199字

    安意很没骨气地,妥协了。

    因为她发现,眼前这中年妇人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温顺随和。

    安意心里有些不安。

    先有腹黑莫测的萧祎宸,再有冷漠如冰块的池管家,然后是看似友好实则对她充满敌意的多面娇人江美琪,最后是这名看起来慈眉善目,实际气势凌人的中年妇人。

    天,萧腹黑家里都是些什么人哪?

    安意这一天都过得极为小心翼翼。

    早上跟着江美琪熟悉照顾了解喵喵的起居、习惯和作息。

    这只白猫名中文名叫喵喵,很大众化的名字,英文名却很洋气,Meow。

    说它的生活锦衣玉食,还是轻了。大概它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换来今生的无上尊荣与宠爱。

    吃用无一不是最好,餐餐都是营养师精心搭配的不重样的精细美食,每周一次的全身检查,按摩,美容护理,修剪指甲,陪它玩球和各种有益身心健康的小运动,讲故事,陪它看电视,甚至它午休时,还要哼曲儿。

    当然,这些事情并不难。

    横亘在安意面前最大的难题是,这只猫记仇,根本不给她碰。

    韩老头教她挠猫下巴,可以增加好感度。她刚伸出手,还没碰到它,小家伙直接一爪子挥过来。

    幸好它的指甲被修整得很光滑,否则她的手背恐怕当场就要见血。

    吃饭时。

    她端的水、食物,它一概不碰,傲骄十足。江美琪端过来的,小家伙吃得狼吞虎咽。

    下午午睡。

    她哼的曲儿让小东西毛发倒竖,一副一言不合就要跳起来跟她拼命的炸毛相。

    江美琪轻轻拍了拍它的小脑袋,小家伙立马乖巧地眯上眼睛。

    “你别着急,喵喵警惕性高,不喜欢生人碰它,多熟悉熟悉就好。”空暇时,江美琪笑眯眯地安慰她。

    安意却觉得,比起江美琪的安慰,对方脸上的笑容似乎来得更真诚。

    恩,看她吃瘪,江美琪心里肯定痛快极了。

    换位思考,若是她干得好好的,突然冒出来一个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却能获得同样公平的竞争机会的对手,大概她会嘲笑得更凶。

    “恩,谢谢,我会继续努力的。”安意回应得有些敷衍。

    反正不管她再用心再讨好,江美琪和她的对立关系也是不可能改变的,除非其中一人放弃这场角逐。所以,还不如省点力气应付小家伙。

    “好了,喵喵大概要睡到下午四点才醒,你可以做自己的事,也可以休息。”

    江美琪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个笔电,盘腿坐在客厅户外窗台的白色厚绒毯上盘膝坐下,就着窗台玩电脑,手边是袅着浮香的咖啡。

    窗外阳光正好,风景如画,她盘着腿含着笑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一幅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美图,还真是惬意得让人……嫉妒。

    *

    徐徐微风把头发吹到脸上,很痒。

    安意微睁开眼,打着呵欠起身,被悄无声息立在面前的萧祎宸吓得呼吸骤停。

    看样子,他是刚下班。身上是深灰色的修身西装,没有系领带的领口敞开了两粒扣子,发型跟早上相比,多了些凌乱,不仅不显得疲惫憔悴,反而别有一股魅惑迷人的不羁气质。

    安意脸色腾的红了。

    “Maci说可以休息下,所以我就眯了一会。”第一天上班就被老板逮到偷懒,她简直衰到家了。

    萧祎宸眉头微蹙了下,抬腕看表,嗓音淡淡的,听不出是生气还是指责。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午休时间是1点半到4点,现在是5点。”

    安意蹭的一下站起来。

    天,她居然睡了整整一个下午?可是,为什么没人来叫醒她?

    “我……那个……”

    安意正搜肠刮肚却忽然想起池管家说过,他讨厌下属找借口推卸责任,所以,刚才她解释是Maci告诉她可以休息时,他觉得她是在找借口,所以皱眉,不悦?

    安意觉得自己大概要被开除了。

    她懊恼的垂下头,“对不起,请再给我一个机会。”

    他静静站了一会。也不知是看她认错态度良好,或是因为别的,最后竟然一言不发转身走了。

    安意皱眉。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他不是该5点半才下班吗?难不成专门回来看她有没有偷懒?

    在原地呆了好一会,才忐忑不安的回到客厅。

    幸好,客厅里没有看到他的人。安意松了口气,朝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江美琪走过去。

    后者一手搂着猫,一手给它顺毛,眼睛却在看桌上的一份文件,眉眼很专注。

    听到脚步声微微抬头,见到是她,轻轻笑了下,又低下头继续看文件,对她的出现没有半点好奇或别的情绪。

    安意颇有些埋怨,“你怎么不叫醒我?”

    江美琪头也不抬的笑了下,“哈,你别忘了我们可是竞争关系。而且,我告诉过你,休息时间到下午四点,我没想到你会睡的这么死,而且还不设闹钟。看来,你很适应这里的环境。”最后一句,很有些调侃意味。似乎并不觉得她睡过头是件多么了不得的大事。

    安意郁闷得要死。

    的确,人家没有义务叫醒她。她懊恼的揉揉额角,大概是脑震荡的后遗症,要么睡不着,一睡就睡死过去,偏手机又丢了。

    “其实也没什么,今天你本来就是来熟悉的,下午喵喵都很乖,基本上不乱跑乱动,你把早上我给你说的那些记住了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至于晚上,有梅嫂在,你不用管。”

    说着,江美琪把桌上的文件递给她。

    “修改过的竞岗要求和标准,你看看,没有问题的话,明天开始执行。”

    文件上面写明,两人每三天交换照顾喵喵。喵喵身上有佩戴电子芯片,它会随时随时记录下来喵喵的精神、情绪和健康状态。每天早中晚三次提取数据存档,一个月后,凭综合数据高低来决定竞岗成败。

    啧,真是够科学的!

    “对了,你是艺大的?我晚上在那边有个约会,可以捎你回市区哦。”江美琪忽然歪头冲她说道。

    安意张张嘴,说不出拒绝。

    从学校到这里,她要坐五站公交车,再转地铁,然后步行半个小时才到别墅园区。

    “谢谢啊。”

    还是挺不好意思的。刚刚还在责怪人家没叫醒她,等会又要坐人家的顺风车,安意庆幸自己脸皮够厚。

    江美琪笑了下,看向她身后的目光忽然变了。

    安意似有所感的转头。

    楼梯口后面是整扇的玻璃窗,黄昏时分,光线正强。逆光之下,一道淡然优雅的欣长身影缓缓踏阶下来,登时惊艳了她整个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