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上火

    更新时间:2019-01-28 17:45:15本章字数:2042字

    听到开门声,立于窗前的萧祎宸迅速侧目,深邃黑瞳散发出冷冷幽光,彻骨的寒意,让安意有种被施了冰冻术的感觉。

    看清是她后,他微蹙的秀眉轻轻松开,身上也没有了先前的冷戾寒气,转而是一贯的清冷疏离,“什么事?”

    淡漠清冽声音令安意回过神,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

    他似乎是刚洗过澡,湿发软趴趴搭在前额和耳根,全身只腰间围了一条浴巾,赤着精瘦匀称的上身,以及修长有力的双腿。

    一股热气从安意身体直蹿上头顶,再从鼻腔里喷出来。她大惊,连忙仰头捂住鼻孔,扬扬手里的袋子,瓮声瓮气:“那个,昨天我借穿的衣服……”

    “放下,出去。”他冷然吐声。

    安意像是被大赦般,片刻不敢耽搁,将手提袋放在门口后转身就朝楼下跑。

    洗手间内,安意仰着鼻息,一脸的无语加无奈加生无可恋。

    大概是昨天的海鲜吃多了,有点上火。可好巧不巧发生在看到他没穿衣服的样子后,这很难让人不联想到,她是因为看到他性感完美的身体才会……

    天,这个误会太大啦!

    想着想着,眼前不自觉浮现刚才看到的一幕,鼻腔一热,又一滴鼻血滴落。安意连忙拧开水笼头清洗,“鼻子啊鼻子,你坑苦了我知道不?”

    “叩叩叩。”

    门外响起敲门声,安意想起自己还没去叫喵喵起床,连忙抹干脸上的水渍,开门。

    “梅……”

    不是梅嫂,而是已经穿上一身白衣黑裤,气质雯然的萧祎宸。

    他左手托着猫,右手淡然插于裤兜,目光冷清,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他本来就极高,约一米八五,而洗手间里面比外面略矮两公分,这样一样,两人的身高差距就更大了。

    当然,最最最重要的是,两人站得极近。

    安意甚至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柠檬味沐浴露的味道,脑中不免又想起刚才他赤裸上身的样子,脸又滚烫了。

    强行压下心里的躁热,她假装镇定的要走出去,不料他迅速的钳住她的下巴往上一抬。

    “呃。”

    安意站立不稳,情急之下只能攥住他的衣袖稳住身形。

    “梅嫂,拿药箱。”他淡然侧头扬声道。

    厨房那头传来低低的一声应答,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梅嫂拎着药箱从拐角处而来,在看到两人暧昧拉扯的举动后,步子微滞了下,紧接着迈得更快了,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急切。

    “公子,我来吧。”

    萧祎宸恍若未闻,将手里的白猫放到梅嫂怀里,单手拎过药箱放在洗手台上,一只手仍然钳着她的下巴往上抬,一手从药箱里卷了只棉花团子,不太温柔却也不粗鲁的塞进她的鼻孔。

    他的手指有些凉,指腹细腻圆润,触感极好,在她皮肤上轻轻划过时,会带起异样的酥麻感。

    安意忍不住垂眼看他。

    不知是角度恰到好处,还是洗手间的灯光过于柔和,或者是气氛太过和瑟,此时,他清冷淡漠的眉眼忽地多了一抹如水温柔。

    平静的心湖像是起了微风,波澜粼粼,无边荡漾。安意不敢再看下去,匆忙转移视线看向门框。

    察觉到她的情绪古怪,萧祎宸深深看了她一眼,侧头,修长如玉的手指在药箱里拨了拨,最后夹起一盒牛黄解毒片,垂睫看了下背面的介绍,嗓音极淡的念出声。

    “口服,一次3片,一日2次至3次。”

    安意听得有些痴迷。第一次觉得他的声音这么近,只觉得如冬泉清冽,极为好听。

    他抬眸看她,“装傻也没用,记得吃药,我家的地毯很贵。”

    “呃?知道了。”安意呐呐回神。

    他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后转身离开。

    梅嫂极为恭敬的声音不轻不重,恰到好处地在外面响起:“公子,粥已经熬好了,您稍坐片刻,我去准备。”

    “不必了,时间来不及,你们自己吃。”清冽的声音渐行渐远。

    是因为帮她止血所以耽误了吃饭时间?安意不期然抚上被棉花堵住的鼻孔,刚平复的心又怦怦狂跳起来。

    梅嫂抱着白猫从墙后面走进了洗手间,眉眼冰冷地望着她。

    “安小姐,公子请你来是为了照顾喵喵,希望你下次不要再给公子添任何麻烦。”

    安意沉下气息,“我明白了,下次我会注意的。”她也不想流鼻血好不好?

    这一天,安意都过得极为不顺。

    因为她让萧祎宸没有吃早饭这件事,池管家和梅嫂都很是给了她脸色看。特别是池管家,大概本来就看她不顺眼,得知早餐事件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更是如覆了一层寒冰,三米之内,无人敢近。

    梅嫂从头到尾一句话都不跟她说。

    喵喵依旧排斥她,不给她碰,不吃她端的食物和水,睡午觉时,即便她没哼曲儿,它也炸着毛一脸警惕的瞪她。

    安意有种被全世界排挤的苦闷和烦躁。

    好不容易挨到下午六点。她可以下班了,可一整天连猫的尾巴毛都没碰到,下班的轻松在安意看来,只会让她更绝望和沮丧。

    照这样下去,即便江美琪什么都不做,她也输了。

    第二天。

    为了避免再出现任何意外,安意到别墅后,片刻也不敢多呆的上了二楼,把自己关在喵喵的房间。

    直到听出萧祎宸出门上班的动静后,她才敢露面。

    梅嫂的脸色虽然不像昨天那般冷若冰霜,但也绝对谈不上好。仿佛她只是摆在这偌大客厅里的一只花瓶,一盏台灯。

    总之,没把她当成活物来看。

    池管家一整天不见人。

    喵喵依旧不给她碰,不过,睡午觉时,见她没有像第一天那样哼曲儿,小家伙倒也没有再炸着毛,虎视眈眈地瞪她。

    这算是唯一能让安意心里好受一点的小小进步。

    但这太慢了。

    明天是周日,学校不上课,安意默默盘算着,下班后要不要去农场找韩老头儿商量下办法。

    只是,临下班前,被她连续躲了两天的萧祎宸居然提前回来了。或者,他根本不是去上班,毕竟今天是周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