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9-01-28 18:05:19本章字数:4509字

    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可以直接到达目的地,我们开始行动了,不知道我们是征服它还是被它征服。

    我们几乎没有登过山,所以这次登山对我们会是一个挑战,生与死的挑战。

    至少我害怕死亡。

    小路上的台阶好多因为时间的冲刷而慢慢毁灭,所以这对我们的攀登增加了更大的困难。

    正在快爬到一半的时候,我听到了手机铃声,我很清楚手机铃声的来源,是从黄莺的手机中发出的,黄莺听到后,紧张的抖了一下,然后慢慢的从口袋掏出手机来。

    “喂!”黄莺问道,一股寒意从她嘴里蹦出,钻进了我的眼睛。

    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一分钟之后,通话结束。

    “小莺谁啊!”我突然感到一种不安,关切的问道。

    “呵呵,没事,就是咱们的同学,问咱们到了没有?”她简简单单的回答,但是一丝疑虑呈现在她的脸上,但是转瞬即逝,她的笑容又再次呈现,我喜欢她的笑容。

    继续前进,古堡里的伯爵应该已经察觉到我们的入侵,他会采取措施吗?会派出吸血蝙蝠吗?时间会告诉我。

    过了十几分钟,我们来到了它的面前。这间破庙真的很破,似乎经历了上千年的冲刷,大部分红漆已经退去,但是有一个地方红的鲜艳,就像是鲜血染过了一样。

    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威廉古堡’,说实话,我很怕在这个时候见到这个名字。

    我看了看这几个与我一起探险的伙伴,我没有从他们的眼中看出恐惧,而是极度的兴奋,他们真的这么着迷吗?

    黄莺迈出了第一步,但是在她的脚还没有着地的时候,我拉住了她,但是我发现她的力气出奇的大,我费了很大力气,才没有让他踏入那条充满未知的警戒线。

    我隐隐约约的又发现了一双眼睛,我认识那双眼睛,但是我不知道它来自于谁的头部,瞬间,它消失了,我知道那只是暂时的。

    “怎么了?为什么拉住了我?”黄莺奇怪的看了看我,其他的舍友也用异样的眼神瞄了瞄我。

    “没事,我只是担心——”我回答道,但是我却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就像有只手正在触摸我敏感的腰部。

    “什么也不用担心啊?没事的!不要听信服务员的瞎说啊!”黄莺紧紧的握了握我的手,我知道他是在给我鼓励。

    我尴尬的笑了一声,没想到关键时刻我竟然不如黄莺。

    最终还是黄莺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可是我的心还是不自主的抖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我的神经紧张起来。

    我们来到了它的门口,我不自主的看了看面前的威廉古堡四个大字,那四个大字就像四只眼睛,他们在看着我们,在看着一群不知死活的入侵者,我确实的看到这四只眼睛里有一种笑意,而且慢慢的从里面溢出了令我作呕的腐臭的血液。

    血液变质了。

    我们的鲜血会变质吗?会变成腐臭的装饰品吗?

    我的心又异节律的跳动了一下,我真担心这样下去我会因得异型心律失常而就此丧生。

    就在我正在胡乱遐想的时候,我的黄莺已经成为了一盏昏暗的引导灯,让我的舍友不自主的追随。我赶紧追随了上去,因为我觉得黄莺正在黑暗中蜕变,就像着魔一样。而其他的同伴也成为了黄莺的拥护者。

    他们真的着魔了吗?还是我敏感的错觉在作祟?我希望是后者,我宁愿把自己当成一位精神病患者。

    里面并没有如我想象的一样黑暗,有几束阳光透过残破的墙壁射了进来,照在了地上,映出一个个圆形的轮廓,仔细一看,似乎像什么东西,我摸了摸自己的头。

    是人头,没有头发干枯的人头。我想到了。

    我数了数圆形轮廓的树木,有六个,整整六个,六个人头。

    那会是我们的人头吗?

    我们现在进入的只是一个过道屋,简简单单屋子,残留着几样做工的农具,还有一个稻草人,它没有往日在田野里叱诧风云的姿态,现在它安安静静的躺在这间房子的角落里,等待命运的审判。

    我看到一个人接近了稻草人,仔细的触摸它的人头,这个人是我可爱的黄莺,可是我不希望是她,我不想她在这样一个诡异的地方如此好动,我怕伯爵会丢弃残破的稻草人而找上她。

    “这个稻草人真的很奇怪,它的头摸起来跟真的人头似的。”说完后她似乎非常享受的抚摸起来,就像抚摸她可爱的孩子。

    我紧张的走过去,将手慢慢的放在稻草人的头上面,触摸到的并不是粗糙的感觉而是非常细腻光滑。我紧张的抖了一下。看了一眼黄莺,却发现她的眼里出现了一种异样的目光,这种目光射进了我的大脑,它在以极快的速度思索着,一样目光的含义。

    伴随着黄莺微微的一笑,我的大脑放弃了思索,因为我知道她刚才的目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恶作剧。

    伙伴都聚了过来,因为他们感觉到我们似乎发现了一个宝贝,他们要与我们一起分享。

    “这块材料是什么啊?如此光滑!”曹光首先开口,问了个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安静最终被打破了,不然我怕我们会在这种可怕的安静中窒息而死。

    “这快奇怪的东西没准是一块肉,一块人的肉。”一向沉默的孟凡安安静静的吐出了这几个字,而且语气极其沉重,就像身临嗜血魔窟一样。

    诡异的寒冷从我的脚底向上蔓延,到达了我的头部,渗透进了我的大脑。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这真的是块人肉吗沉默被打破了,原因来自于孟凡的笑声。

    “呵呵!没想到你们竟然连这个也相信,我真是服了你们了!”说完将那块‘人肉’狠狠的从稻草人的头上扯下,稻草人痛苦的挣扎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平静。

    可是我隐隐约约的看到那块‘肉’与稻草人头的交界处正在流着熟悉的液体。

    血液,腐臭的血液。我的胃在不情愿的蠕动着,它要把一些脏东西从我的身体排除,但是它努力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成功,而我成了它的努力,在忍受着这种难以形容的痛苦。

    孟凡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块人肉撕了一下,他的额头上慢慢的渗出了汗珠,这硕大的汗珠在我的眼里变成了一滴滴血液,它们肆虐的从孟凡的脑袋中流出,孟凡是在努力的撕自己的头皮吗?

    我的心在滴血。

    “你们看看这只不过是一张很普通的牛皮,看把你们吓的。”孟凡笑道,似乎充满了自豪感,当然还有些许的骄傲。

    “你怎么知道是牛皮,没准还是人皮呢?你没有感觉到你背后在流血吗?”王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诡异的说道。

    这个时候孟凡突然愣了一下,然后一下子将这张神秘的皮子仍在了地上,猛地向后退了退,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我知道,他确实看到了一些令他可怕的东西。

    我们都被他出乎意料的举动惊呆了,他瞪圆了他的双眼,看着那张与他相隔几米的皮子。

    “恩,确实是张人皮,你猜的没错,王龙。”孟凡将头扭向了王龙冷冷的一笑。

    我们没有想到他情绪竟然转变的如此之快,而且从他对王龙的话语当中,我似乎发现说话的并不是孟凡自己,而是来自于某个灵魂。

    王龙看到了孟凡冷冷的表情,加上他说的话,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他的眼里出现了恐惧,前所未有的恐惧。

    这次我们相信孟凡并没有开玩笑,一切都是真的,奇怪的事情将在我们身上拉开序幕。

    我朝着那张皮子慢慢的走了过去,黄莺紧张的拉了我一把,我知道她是关心我的,可是我知道有些事情必须由我来承担,因为我觉得在这场游戏当中我才是对方关注的,我不想其他人因为我而受到伤害。

    我微笑的看了看黄莺,然后向她做了个可爱的鬼脸,我将她的手慢慢的拿开我的身体,可是他似乎使了全身的力气来拉住我。

    她是想拯救我吗?我想只有我自己才能救自己。

    我使劲将她的手从我的胳膊上拿下来,然后坚定的看了看黄莺,老婆放心吧!我会没事的。

    我的脚在不由自主的移向它,而它在安安稳稳的看着我,我们似乎在哪里见到,是在梦里吗?

    这个过程其实很短,可是我走的却很漫长,我的朋友包括我的黄莺都在紧张的注视着我,而我的额头已经冒出了汗,我看不清它的颜色。

    我在它面前慢慢的蹲了下来,我需要观察它,它是椭圆的,在它表面有一层淡淡的红晕,我知道那是毛细血管映射出来的影响。

    血管,血液,我竟然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这个可怕的东西。

    冷静!我需要极度的冷静!可是现在我的脸已经被一层雾水覆盖,我连忙用自己的衣服擦了擦,它又清楚的呈现在我的面前了,我能感觉到,它在嘲笑我的胆小。

    我伸出僵硬的双手,手指像几条小蛇一样向它爬行,终于我的指尖在某一瞬间触及到了它的身体。

    这是个冰凉的身体,就像刚刚从尸体上取下来一样,我不敢确认她到底是来自人还是来自动物,我冷冷的吸了口气,发现现在的空气出奇的冰凉,就像停尸房里的一样,这种冷气是从它从停尸房带出来的吗?我不知道答案。

    我将它拿起来,我想知道在它的背后隐藏着什么,是腐臭的血液,还是爬满的蛆虫。我不能在混乱遐想了,因为我的胃又在作祟。

    我需要将它翻过来,可是当我的手刚刚触摸到它的背后时,我感觉到我的手指猛地被咬了一口,我感到疼痛顺着我的手指直达我的大脑,我的整条神经都在剧烈的跳动着,我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咬了我一口,只是希望那张嘴不是来自僵尸。

    我害怕被感染,变成一个行尸走肉。

    由于急剧的疼痛,我猛烈的将它扔了出去,它随风慢慢的飘着,就像一只失去线的风筝,慢慢的坠落在房间的正中央。

    幸运的是,它的背面暴露在我们的视野当中,我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它的一切。

    上面画着一张脸,而且是一张男人的脸,他的表情很平淡,他的眼直直的盯着破旧的房顶,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利用余光看到我们这些入侵者,但是仿佛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视野当中,因为这个威廉古堡是他的天下。

    就在这时,我看到有些血红的脉络正在慢慢的显现,我的心揪在了一起,我转头看了看其他的伙伴,他们的表情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我知道他们的心也揪在了一起,甚至比我更严重。

    文字在慢慢的显现,可是似乎它也正在经历着某种煎熬,迟迟的不肯显露,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到有一股冷气向我袭来,我恐惧的转了转僵硬的头。

    幸运的是,我看到的是我的舍友,他的名字叫孟凡,虽然他的脸有些苍白,似乎笼罩着些许风霜,但是总比看到僵尸强多了。

    我又将头转向那块好像具有生命的皮子上,我的颈关节发出咯咯的响声,给现在这个紧张的气氛更增添了一些诡异。

    我看到了,我们都看到了。

    “闯入这里的都将死亡,变成没有血液的干尸,这张头皮是算是我给你们的见面礼把!”这个声音来自我的后方,我知道是孟凡的声带发出的,他的口气异常凝重,仿佛已经经历了生与死。

    我们都呆呆的看着地上的那张脸还有那几个字,我们的灵魂是正在被它吸走吗?我们会没有知觉的躺在这里吗?

    不会,因为它放过了我们,那张脸还有那些字正在奇迹般的慢慢退去,最后只留下了空白的一切。

    它真的放过我们了吗?还是想让我们慢慢的经历这场游戏,最后变成干尸而死。

    吸血伯爵正在实施着他的阴谋。

    我们从恐惧中慢慢的清醒过来,黄莺一下子扑到了我的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我知道她被吓坏了,紧紧的将她搂如怀中。其他的几个舍友也在相互安慰着,只有孟凡自己在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着,我知道他是被下过了头,但是我似乎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丝笑意,又看看他的嘴角,也微微的翘了起来,他是在笑吗?

    我的心咯噔停了一下,然后继续着它不知疲倦的工作。

    渐渐的我们都安静了下来,我们围在了一起。

    “我们还继续下去吗?”我轻声的问道。

    他们都互相看了看,然后他们突然一起笑了起来,就像事前商量好一样。

    “当然得继续了,我们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呢。刚才只是个小小的插曲,我们不应该就此退却。”他笑着说道。

    我看了看孟凡,他也和大家一起笑了起来,他恢复正常了吗?

    这些笑真的很诡异,仿佛里面暗藏着什么阴谋。

    也许他们是在嘲笑刚才自己的胆小吧!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闷雷从天而将,在我们的头顶骤然爆炸,仿佛整个大地都在震摇,我们会葬在这里吗?这所破庙会成为我们的坟墓吗?

    它经受住了上天的考验,它救了我们,也许它只是不想让我们这些参与者提前死亡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