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9-01-28 18:05:20本章字数:3965字

    如果一个完全黑色的世界可以让人窒息,那么一个完全白色的世界会让人怎么样?

    黄莺正在体验这样一个完全白色的世界,这个世界除了白色什么都没有,她被囚禁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她无法向外求救,因为这是个完全隔音的异度空间。她变成了一只笼中之鸟,但是她没有放弃,因为她还有事情要做,那就是要拯救自己心爱的人,她一次次的用自己的身体撞击着白色的墙壁,换来的只是自己身上的点点伤痕。

    一只黄莺的执着,永不放弃,她希望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感动一个人。

    窗外有一个人在默默的看着黄莺的举动,这个人是个女人,她的背几乎快弯到地上了饿,她的老眼浑浊,一滴滴液体缓缓的从里面流出,那是一个老妪的眼泪,她不忍心看见黄莺摧残自己,但是她却无能为力,因为那扇门被一把钥匙锁着,而她没有钥匙。

    也许即使老妪有钥匙,她也不会将黄莺放出来。她知道黄莺在这个空间里才是安全的。她是非常疼爱黄莺的,她不想永久的失去她。

    我睁开了眼睛,张虎坐在我的面前,我巡视了一下周围,原来我们正坐在一家餐厅里。

    “真没想到,就我上厕所的这么短时间内,你竟然能睡一觉,呵呵。”张虎笑道。

    我开始慢慢的回忆,时间开始倒流,我想起来了,我们从车站下来,然后就一起来到了这家餐厅,但是我为什么会做那样一个梦呢?难道是黄莺在给我传达信息,让我去救她吗?

    “恩。最近太累了。”我搪塞的回道。

    “哦!是这样啊!那你现在可以把你所知道的一切告诉我吗?”他尽量睁大眼睛,虽然他的眼睛并不大。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地点了点头,其实我真的需要一个可以倾听这一切的人,而那个人正是张虎。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我的嘴不知疲倦的讲述着我的经历,但是我没有说出我的所有梦境,因为我感觉梦境里的事情不是那么真实,甚至有些虚假。

    太阳已经下山了。餐厅里的人开始多了起来,但是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的我们,所以他们也不会听到我们的谈话,即使听到,他们也不会相信,只是会把我们当成来两个精神病。

    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精神病,我正在感染其他的人。

    过了很长时间,我终于把整个故事讲述完毕,我端起了一杯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我感觉我很渴,喝水能充分补充我的精力。而张虎似乎已经惊呆了,他也许把这个故事当成了一个鬼故事。

    “你说的是真的吗?”他怀疑的问道。

    “你觉得是真的不?我有必要骗你吗?”我冷冷的回答,我看见他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我知道他是害怕了,他会退缩吗?

    “恩,这个故事听起来确实很有意思,看来我跟这个案子算是跟对了。”说完后,他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听不出他笑的意思,他是在用笑来掩盖自己的恐惧吗?还是不太相信我说的话。

    我没有说话,拿起一双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这个菜惺惺的,就像用鲜血炒过一样,我一下子又把它吐在碗里,然后又猛猛的喝了一口水。

    张虎奇怪的盯着我,就像盯着一个非人类,然后扑哧的笑了出来。

    天色已经很黑了,我们走出了饭馆,来到了马路上,秦皇岛的马路似乎比我们那里的宽很多,我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我的内心突然有了奇怪的念头,如果我在这个时候冲进马路,那么我会被撞死吗?

    我当然会撞死,而且会撞得血肉横飞。我为什么突然间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这是个预感吗?我有一天真的会被撞死吗?

    张虎用他短短的手臂轻轻的拍了拍,他根本不知道我所想的,就像他无法知道一个精神病的思想一样。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他笑着问道,我感觉我们之间的距离似乎拉近了不少,他在试图与我交上朋友。

    “呵呵,瞎想吧!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想什么?”我笑着说道。

    “那咱们现在干什么?找旅馆休息吗?”他在寻求我的意见。

    我想起了来秦皇岛的目的,我需要找到那个寄给我神秘邮包的人,我从背包里拿出了那张邮寄单递给张虎。

    “去找住在这个地方的人,他应该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我低声的回答。

    他接过了这张邮寄单,仔细的看起来,就像在端详一件艺术品,也许对张虎来说,这就是一份很重要的证据。

    “你刚才怎么没有告诉我这个细节,是不是想在这个时候给我个惊喜啊!”他笑着说道,就像一个小孩子。

    “刚才没有想起来,这不才记起来吗?”我说道。

    他抿了抿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通了。

    “小李,我是张虎,现在就在秦皇岛,你赶紧过来一趟,我在的这个地方有一个比较大的饭店,叫昌河酒楼,你抓紧吧!”张虎恢复了警察的冷漠。“咱们先在这个地方等一下,一会儿会有人来接我们。”他笑着说道。

    我们坐在了马路旁边的座椅上,等待着小李的到来。

    在一天之内,全世界会有很多人死于车祸,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也会躺在马路中间,血肉模糊。

    天更黑了,学校宿舍里只有王龙一人,他不知道冯云去什么地方了,他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这时的宿舍相当的安静,他似乎连自己的呼吸声也听不到。他的大脑在急速的转着,他也在思考宿舍两位好友的死因。他们因为什么而死呢?难道会是因为吸血伯爵吗?这个念头在他的大脑里不停的打转,想来想去,他只想到这一个结论。

    他的心跳开始加速,他害怕了,他害怕死亡,其实每个人都害怕死亡。

    他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感觉自己正在慢慢的失控,他快要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了。终于他闭上了眼睛,这似乎是他唯一能做的。

    王龙失去了自我。

    他走出了宿舍,迈出了校门,来到了马路上,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他瞪圆了眼睛看着黑黑的马路,就在一瞬间他冲了上去,就像一支离弦的箭一样。

    他要把一辆黑色的本田撞翻,他的头一下子撞在了汽车的挡风玻璃上,然后整个身子趴在了汽车的前脸儿上,瞬间又弹了出去,躺在了马路上,他的脸已经变形了,似乎留了一半在汽车的挡风玻璃上。

    鲜血开始肆虐地流淌,在汽车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我似乎听到了这声尖叫,我的心脏又开始不安起来,我怕我的身边又会有人离奇的死去。等了会儿,一辆警察从我们身旁经过,然后在路边停下了。一个高个子警察从里面走了出来,然后把头扭向我们,乐了一下。

    我知道是那个叫小李的警察来了,他朝我们走来,我能看出他的脸上泛着一股奇怪的光芒,红红的。

    “小李,你迟到了啊!”张虎假装严肃的说道。

    “呵呵,马路上车多啊!我不能违反交通规则啊!对了师傅,你旁边的这位小伙是谁啊?”小李用眼睛盯着我,似笑非笑的问道。

    我问道了一股酒味,虽然不是很浓,但是足以让我恶心,我天上讨厌喝酒,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沾过一滴酒,而且只要一闻到酒味,我就会想吐,这也许是我的本能吧!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把头扭向了一边,我几乎就要把肚子里的食物完全吐出来了。

    张虎站了起来,用他那肥厚的手使劲地敲了敲小李的脑袋。

    “你又喝酒了,告诉你多少次了?怎么老是记不住啊?亏你还是警察呢。”张虎生气道。

    小李低下了头,他的脸更红了,我知道他是敬畏张虎的,小李虽然喝多了,但是他却在张虎面前站的十分直,他在等待长官颁布命令。

    “赶紧带我们去这个地方。”张虎说话很直,他把那张邮寄单递给了小李。

    小李接过了这张邮寄单,仔细的端详起来,我发现他的眼睛里放着光芒。我不清楚这光芒的意思,我在等待着他的行动。

    “你们上车吧!我带你们过去。”小李严肃的说道,他似乎知道了什么。

    我们上了车,小李开车带着我们开始在马路上行驶,马路上车很少,小李开得肆无忌惮,他加快了速度,汽车嗡嗡的前进,就像一只野牛。

    也许在某一刻,我会被撞死在这辆车内,又或许,这辆车会把一个无知的人送上天堂。

    汽车在疯狂地前进着,我们都知道它的目的地,幸运的是,我们安全的到达了终点。

    我们下了车,我站在汽车外面,一股冷风钻进了我的衣服里,轻轻的抚摸着我,我感觉全身凉到了几点,我非常担心如此下去我会僵硬的无法行动,我用手紧紧的扣住衣服,我要尽最大可能保护自己。

    眼前是一座非常破旧的居民楼,甚至比那个寺庙还要破。居民楼的主打色是白色,通体的白色,几扇破旧的窗户在不自主的晃动着,它们很无奈,它们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这一点很像我。

    “邮寄单上的那个地址就是这里,这是个即将拆将的居民楼,只有几户人家住在这里,也许经过昨天的事,现在这里也许一户人家都没有了。”小李缓缓地说道,他盯着这座白色的居民楼,就像盯着一座神秘的古堡。

    这里会是另外一个威廉古堡吗?

    “怎么了?昨天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张虎急切的问道。

    “恩,昨天这里发生一件命案,一个青年女子在这里上吊死了,现在正在调查当中,不知道她是自杀还是他杀。”小李平静的说完,眼睛紧紧地盯着我们身后的梧桐树上。

    这是一棵十分*的梧桐树,它的枝桠向四周伸展,就像一只只魔手,昨天它已经吞噬了一个了,也许在下一刻它会继续吞噬,它在寻找目标。

    我的身体本能的向前迈了一步,然后转过头也盯着它。我看到有一只*的枝条正在向我伸来,我知道它是来要我命的,我使劲的移动脚步,可是我的脚就像生根了一样,根本无法动弹,枝条的前端变成了一只黑油油的手,指甲很长,指尖开始触摸我的颈部的皮肤,也许在下一刻,它的指尖会刺穿我的颈动脉,然后鲜血蹦出,我成为了它的肥料。

    我想世界上绝对没有比尸体更好的肥料了。

    我看到有一个人在这条枝桠上坐着摇摆动作,他被吊在了这棵大树上,他似乎在尽力的挣扎,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她痛苦的哀号声。我盯着她的脸,她的脸上血管开始急剧的扩张,血管已经把她的五官挤在了一起,她的脸真的很恐怖。

    我会成为她吗?会的,因为它的指尖已经刺破了我的颈动脉,我的鲜血形成了一个独具一格的喷泉,虽然持续的时间很短,但是足以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可是在这个时候全世界的人都没有注意到我,所以他们更不会欣赏我的精彩表演。

    唯一的欣赏者只是那个被吊在树上的人,它在冷冷的看着我,我也冷冷的盯着她,突然间,我们相视而笑。

    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笑,也许是因为我们已经变成死人了吧!

    死人的笑既悲惨又可怕。

    我的眼前开始急速的变黑,我开始看不清那张脸,我也慢慢的感觉不到疼痛,我在下降,我将要坠入无底深渊。我大声的呼救,但是我发现我的喉咙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我哭了,眼泪开始喷灌而出,请允许我在死前大哭一场吧!吸血伯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