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龙阳之好?!

    更新时间:2019-01-28 19:15:54本章字数:1764字

    “可是王爷若是放戚姑娘离开,便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这个声音传来没多久,云祺的余光就看到了门外的章溟,心里很是疑惑:

    “怎么,任她去戚府就对了吗?”

    章溟摇摇头,对云祺缓缓说道:

    “王爷,这女人的心一旦被你赶走,就再也回不来了。您现在和若姑娘吵,若姑娘心里有您所以不会出大事,若是您过了好几天还不去找她,等若姑娘心凉了,要该怎么办?”

    一阵寒风从门外吹进来,使得云祺感到一丝寒冷,心里也猛的一凉。自己如果没有去找,戚若不会真的不再回来了吧。

    “为什么要本王去找!这事是她无理取闹。”云祺心里软着,语气却依旧冷硬。

    章溟知道云祺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是自己并不点破,淡淡说道:

    “这事一开始就是误会了。王爷是为了若姑娘好,但是说话时的重点放在了江山上,而若姑娘只是想尽一份孝心,这样说话都没有说出本意,可不就造成麻烦了。”

    云祺从软榻上起身,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章溟。自己一开始的想法确实是不想戚若再次呆在戚府,一个是戚冽华病重没人保护,但是就算没有人对戚若动手,那个黄绢也就够给戚若脸色看了,自己住在戚府是不行的,云晟已经动手了,自己现在如果离开了王府住在戚府,恐怕会连累这两家一起遭到灾难啊!

    “照你这么说,本王还要去找一找?”云祺语气轻松,但是心里却是像怀了一只兔子一样上蹦下跳,忐忑不安。

    章溟点头。其实章溟的意思并不是怕戚若伤心,章溟的真正意图是戚若一走了之,云祺会没有心思带兵,而戚冽华得知自己嫡女消失,怎么肯把兵符交给云祺?

    云祺这时一心只想着如何找回戚若,完全没有发现屋子门口闪过一个人影,匆匆而去。

    白府---“怎么,有什么消息?”一个一身玄色长袍的男子端坐在太师椅上,左手赏玩着白瓷茶杯,右手放在桌子上敲打着节拍,翘着二郎腿,一看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回少爷,奴才跑得太快没听清楚,但是可以确定,章溟已经告诉臻王要寻找戚若了。”

    端坐在椅子上的男子把目光移回了下面跪着的一个奴才,随后满脸笑容的说道:

    “听到了就是好的,不过你听不清楚,这可要怎么办?万一误了爷的事......”那男子不再说下去,只是目光越发凌厉,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很明显,这是个笑面虎。

    下面跪着的奴才脸上瞬间满是惊慌,随后就感到自己耳边什么声音都没有了,顿时惊慌起来,由于惊吓过度,竟然晕了过去。

    那太师椅上的男子一撩衣袍站了起来,随后对着地上的男子淡淡说道:

    “我白柏手下的人,若做事如此不细心,以后也不会用了。来人!”

    门外走进来两个壮汉。

    “把这人抬走,送到他家里,告诉他的家人,这个人由于不小心,在和别人争斗时伤了耳朵,去吧!”白柏依旧满脸笑意,但是眼睛却让人感到恶寒。

    那人被扛走后,白柏独自在原地说道:

    “云祺啊云祺,你可要感谢我,但是如果你要感谢,拿什么谢呢?”白柏的眼睛闪过一丝精光,意味深长的微笑着,随后大步走出房门。

    云祺带着章溟寻遍了城中的大街小巷,就是没有人见过戚若,这让云祺和章溟都头痛不已。云祺暗自悔恨,自己干什么要那么冲动啊!

    章溟和云祺低头看着手中的地图,这燕都都找了大半个了,怎么还没有见到她的人,这么短的时间她能去哪里啊!

    远处的白柏默默地看着着急的章溟和云祺,当云祺和章溟走到一个人流较为稀少的地方时,白柏缓缓走了出来:

    “见过王爷,章公公。”

    章溟和云祺同时回头,两个人看到白柏后都先后一愣,随后按照礼节回了礼:

    “白公子。”

    白柏微微一笑,随后用一种十分魅惑的声音说道:

    “王爷和公公要找的东西,在下知道在哪里。”

    云祺的目光有些严肃。章溟的眼睛放出了奇怪的神色:这个男人一开始在妓院打算买下戚若,后来帮助云祺抓出了杨芷的证据,现在又说要帮助自己找到我们在找的东西,这人不会是一直在暗中监视自己吧。

    “白公子可知道我们在找的东西,是什么?”

    “一个女人。”白柏没有说出名字,但是却让云祺和章溟惊讶不已。

    “白公子,麻烦您给出她的去向,本王日后定当酬谢!”云祺微微点头,满脸微笑的说。

    白柏环视了一下四周,随后走到二人半步之处,笑着说道:

    “王爷知道,在下不才,平时花天酒地的日子都过惯了,我不缺任何东西,就是缺我喜欢的东西。”

    云祺微微皱眉:

    “公子明示。”

    “在下有龙阳之好,而且......”白柏顿了一下,随后附在章溟耳边呵了一口气接着说道“章公公这类阉人,在下没有试过,王爷可赏脸?”

    云祺听到这话后脸色大变,章溟也是很顺其了一层鸡皮疙瘩,但是随后,云祺就缓缓说道:

    “白公子误会了,章溟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