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珍惜

    更新时间:2019-01-28 19:15:26本章字数:2438字

    “哟,这小娘们还挺带劲,床上干起来的时候肯定很荣。”高个儿突然发话了更是将他的眼神锁定了辛荣下体的部分,他就喜欢这样的干着荣!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白慧全然不顾嘴角的渗出的血丝站了起来,将辛荣护在他的身后,仿佛老虎护犊子一般捧在手心。 “想怎么样,你女人现在陪我一夜间就行了,不过得让我满意才行”高个儿抹了抹嘴瞟向身后的小弟说道“要是没服侍好我就丢给他们了。” 在他口中似乎辛荣只是一个玩物,四周都聚集了无数的群众,都被高个儿以武力恐吓离开了。 高个儿说完那话之后辛荣顿感不妙,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真是心有余悸,这个世界还真是可怕,不过好像还比不上某人,小心翼翼的掏出手机,在拨号一个1之后手机竟然被小个儿抢去,摔了个稀巴烂。 “小美妞可别逼我对你动粗啊”小个儿指着辛荣的鼻尖一通的怒火,要不是我们老大晚上还要享受你,现在我就直接把你干的再也不敢呱呱乱叫,瞧你那身段还挺诱人。 “走开,你们走开。”辛荣的脑子开始嗡嗡作响,心底的声音让她冲了上去,那声音仿佛一只小虫子在脑中钻来窜去。 “你们不许动她,给我滚,都给我滚。”白慧一个漂亮的起身冲了上去,将小个儿推动了三尺远。 “哟,你这小子有种了。”小个儿紧眯着双眼,不停的抖动“老大,我们是不是在这把他干了。” “行啊,你们看着办,我先把小娘子带回家共度良宵了。”一看这高个儿就知道是虚度酒色之人,甚至还有些肾虚。 “大哥你好走啊。”说话间几人就将白慧架了起来一顿的猛打“让你这小子犯冲,惹到爷爷就是你的不是了。”此时高个儿也快步到了辛荣跟前,准备伸手将其耗到自己怀中。 “给我放开她。”不远处一个男子从车里走了出来,以火箭之速冲了过来,将高个儿一把踹倒在地。 “辛小姐你没事吧。” “孙洋你好”辛荣竟将头扭了过去,显然对于明道的人她是不想再接近了,心底也藏有很多疑虑,考虑到上次被他救过语气便好了一些“你怎么会在这。” “我刚好开车经过,看到这一幕就下来了,没想到竟然是你。”孙洋暗自心惊了一下,为何辛荣对待自己会是这样的神情,好像自己被嫌弃了一般,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 在刚刚之前他了消息,便马不停蹄的赶来,甚至都没有通知该过明道,但是为了她竟没有顾忌带来的后果。 “老大,他们来了帮手。”小个儿附在高个儿的耳边,神情都不自然了起来,没想到这娘们还有后台。 不过孙洋当然不是独自前来,他又不傻当然不会傻到来挨打。换句话说为了辛荣挨打,也是值得的。 “怕什么,这个地盘恐怕得是我熊哥说的算。”高个儿趾高气扬,适才紧张的神色开始消失退化。 “老大说的是。”几人趋炎附势道,生怕惹到熊哥一点的不快。 “都给我上,现在我一定要这个小美人陪我睡。” 熊哥一声令下,身后的几个小混混立马开始行动,只是不料孙洋带来的都是高手,虽然他们有过一些底子也打不过这些真枪实弹的保镖啊。 “都别动。”此刻不知道熊哥从哪掏出一杆步枪,对着孙洋的脑袋一指“将小美妞给我送过来,否则老子就枪毙了你。” “你敢吗?”孙洋竟然不紧不慢的拿出了一杆左轮的新型手枪“你说是你的步枪快还是我的左轮快呢?”孙洋的嘴角突然绽放出一抹微笑,让在场所有人的小心肝都不停的颤抖了起来。 “我—我不敢!!!”熊哥的声音就像是蚊子的嗡嗡声一样,没有任何声响,不过身下传来恶臭的液体明显是黄色的,不一会他手中的枪缓缓滑落,并没有预想的扑通声反而是塑料碎掉的声音,他的心也碎了一地。 “呵,敢拿把假枪出来真是有种!!!” 四周众人都紧紧捂住鼻子,看着熊哥吓尿的一幕大笑起来,果然人坏是有天收的。 此刻警车缓缓来迟,就连那场好戏都没有赶上,只是看了眼那摊黄色的污渍纷纷摇了摇头“这事到底是谁干的。” 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熊哥,就是他干的,他就是那个十恶不赦的人。 “不会吧!”警察又看了眼孙洋和他身后保镖的群众“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明家家的保镖,难道还需要跟你宝贝什么!!!”孙洋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道,并没有丝毫询问的语气,在华市明道家就代表着权力与决道权。 “呀!原来是这样啊,我们真是怠慢了,还望代替我们向明家先生问好啊。”队长立马换上了一副谄媚的面孔,试想想如果是明道本人在这恐怕他都想给他舔脚丫子了。 “辛小姐我们走了”在孙洋的坚持之下,还是先送两人去医院做检查了,毕竟现在白慧的脸可肿成一头高个儿猪了,血色一样的通红。 “白慧对不起啊,连累你了”辛荣想要伸手去触摸那张脸最终还是放弃了,肯定是很疼的。 “我没事可儿你不用为我担心了,我皮糙肉厚的挨两下大不碍事”白慧的脸颊扬了扬就显得脸更宽了一分。 孙洋有些不悦了起来,喜欢她的人还真多啊,那自己又算什么! “孙洋今天的事真是谢谢你了,以后我不会再麻烦你。”辛荣突然变了一个样子,十分之冷漠,就连话都不想多说几句,自从她和明道划清界限之后,就想要跟其他人也划分关系不再来往。 “辛小姐其实你知道这是他的意思”由于车中还有白慧在内,孙洋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只是刚好传入辛荣的耳中,其中个中滋味就得自行体会了。 “以后不需要了,还是谢谢你”明显那人对辛荣的震慑力很大,之后她一度的失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连眼睛被浓郁的长发挡住都没有发现。 从医院出来之后辛荣拒绝了孙洋的好意和白慧一起打的回家了,就现在白慧这幅高个儿脸的样子的确不适合去挤公车,所以辛荣掐了掐自己的小手臂,狠下心打的了。 “师傅,我们去林大旁边的小区。”辛荣的脸上并没有挂起微笑,反而她十分的坦然,淡定。 “好的!”一个穿着光鲜的中年男子对着两人笑了笑,在看到白慧的时候突然面色一怔“小姐敢问这位先生是因为你受伤的吧!” “伯伯你怎么知道?”辛荣一惊刚刚那一幕正浮现在心头,这人真有些不寻常。 “当然了,你这么漂亮,要是换成老伯伯我再年轻二十岁一定也会喜欢你这样的姑娘”老伯脸上的两个酒窝都笑开了,参杂着岁月的痕迹,光一般的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印记。 “老伯你看人还真准。”白慧扯动着嘴巴,嘴角又是一痛不过那是属于幸福的疼痛。 “是啊,我老头子都快活了大半辈子,有什么人现在就得珍惜啊。” 两人回家后这话一直在辛荣心头缠绕,到底谁才会是她应该珍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