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命里无时莫强求(2)

    更新时间:2019-01-28 19:25:29本章字数:3430字

    B.她发现自己真的很依赖姐姐。这不,她又拿着程明基给的礼服来通知姐她要去赚外快啦。

    它很漂亮,是一条绸缎镶钻的吊带连衣裙,粉红色底铺垫着依稀的荷花,五颜六色的钻沿着荷花轮廓煞是好看。她穿上去后正好齐平膝盖,把她修长的小腿展露无疑。

    “啧啧、、这衣服合适得就像订做的一样。”跟过来的陈建玲晃动她的裙摆,还一颗一颗地摸那些钻。

    这一说可不得了了,姐姐就像个保护小鸡的母鸡一样,浑身汗毛竖起“不是说没有关系吗?这种忙他为什么要找你?”

    唐精翻翻白眼无奈地讲“这个你可以去问他,知道后顺便告诉我一下。再说不是很好吗?可以拿到外快了耶!最多分你两百好了。”还真怕姐不让她去呢。都没怎么出去玩过,像这种高尚人士的聚会她是很想参加的。

    “就算这样,那礼服为什么这么合适?”她指着她身上的裙子说。建玲和她都试过了,建玲有点胖根本就穿不下,姐姐比她矮点穿上去有点老土,颜色也不搭调。只有她不长不短,大小合适,颜色适中。

    “我是大众身材啊,所有的衣服都是面向大众做的,所以穿什么像什么了。谁叫你们都是有特色的人啊!别不信哦,在总店时那些个婚纱我是不用别针固定的。”废话一大堆,主要都是不能让姐姐反对啦,因为她发起威来很恐怖的。

    “没错就是这样的,小遥别那么小心眼啦,我看隔壁家人挺好,要真看上小精也不错哦。”建玲眼里有话地看着她帮腔,心里直犯嘀咕,建玲她什么时候发现的?

    夜晚来临!她和明基是最后到达的人。晚会的时间是八点到十二点共四个小时,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八点到十点由主人家请的乐队演奏,主要是为了等人齐时的消遣,像她们到时差一刻就十点了。第二阶段是主人家致辞。最后就是正式的聚会,就是开着罗曼蒂克情调的音乐,爱跳舞的就跳舞,爱说笑的聚一起,她很清楚在坦州,十二点过后就是那些不良分子的时间了,所以对她们的晚会时间她一点也没有疑问。

    “小精吗?”有人叫她,她回头看到一个熟客,一个在丽昌酒店当部门经理的中年男人。他经常会帮各种各样的人物冲洗那些见不得光的相片。

    “你好,上帝。”虽然很不想对男人笑,但是作为一名服务员来讲,这是基本的待客之道。

    “你还是那么有趣~,在这里你是我的上帝了。”他是一个颇有工作经验的人,而且他对人会有忍耐之心,在来往的人群中他是她比较信得过的人。

    她不喜欢做虚伪的事,对看不顺的客人都说话不耐烦。虽然知道这是无法立足在这个行业,因此她很辛苦地做着自己讨厌的工作,从他们的身上她学到了很多生存之道。

    “呵呵!你的上帝是那些人!”她瞥视指着在发言的那一堆人。

    “小精,我一直以为你会是不一样的,早知如此我也下手了!”他一定以为她在干着见不光的事。

    喔..果然!在不正经的地方就不会听到正经的话。

    “那么,我也是。”她对他笑得灿烂“一直以为严部长你看人会很准呢!”她狠狠地用在姐姐那里借来的高跟鞋踩在他的脚尖上。噢~是不错的皮鞋,柔韧度很高,想必很成功!然后她迈着轻松的步伐离开,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使用了暴力。她还是很佩服这个客人,居然能够强忍着不喊一点声音出来。看着他扭曲的脸她就TMD的爽,老虎不发威他还真当病猫了。

    好无聊!陈旧的古典乐,老套的红酒,对她来说都是那么的没意思。早在进来的哪一刻隔壁家的就被一大堆人给支走了,留下她孤苦伶仃的。不是为了钱,玉帝来请她也不来这种地方。

    良久才发现在边上的小吃,民生啊~千古不变大道理,以前总取笑电视剧里的灰姑娘在晚宴时偷吃大吃,原来这是通病。

    “唐小姐,你好!”高贵美女过来了,噢不,是高贵美妇啦!

    她嘴里嚼着西瓜看着她,一手指着嘴一手抽纸巾。终于西瓜被她吃完了,她才一边擦拭手指头一边问“太太好,请问有事吗?”

    “没事,明基跟朋友有事要谈,托我来照顾下!”美妇上来帮她擦手,害她乱感动一把,傻乎乎地不反抗也不感谢。近看她比那天还要美,那高度那皮肤那气质真不是盖得!难怪隔壁家那么痴迷!

    “是吗?明基哥哥还记得我在这?”一定是被电晕了,原来她对美女有反应。

    “嗯?别怀疑,他是一个负责的人。”美妇笑了笑如同百花凋残!噢,错了,应该说美的像朵花。

    她腼腆地傻笑。记得以前语文老师说过,当你不知作何反应时最好是憨笑,这样没有谁会刁难你的。

    “别光吃,带你认识下他们”她拉着她向一帮男人堆里去,似乎她没有拒绝的理由。

    一大帮认识和不知道的人坐在大厅休息座上,身边多少搂个浓妆艳摸的女人!只听美妇说:“给你们介绍下,这是程师傅的女伴唐精。看,漂亮吧!”说完就把她往中间推。

    唐精心里终于竖起了盾,她怎么可以那么糊涂呢?这女人可不简单。

    看着周围的老男人,虽然她并不全认识,但是从严部长给的相片来看,至少有一部分她都知道的,他们是属于经常玩乐的人。

    “来来,美女坐这里吧!”有个光头佬招呼她到他的身边坐。她呕啊!但是人家很客气呢,她是不是不应该丢隔壁家的脸?

    “呵呵”小精巧笑倩影,颇为大胆地介绍“HI,大家好。噢!张先生,这次的女朋友不错嘛!”她装作什么都不懂一副傻大姐的样子,对光头的招呼睬都不睬当没听见。

    嫉妒她啥?管她呢,她是光明正大进来就一定会光明正大地出去。

    “你怎么知道我姓张?”被她唤作张先生的人很讶异地说。

    她继续表演她的吹牛本事,装作焕然大悟地道:“噢对!你没有见过我。那我认错了?”乱弹琴可不是第一次,唯唯诺诺不是她的性格。

    “没错,我就姓张!咱有缘!”

    “对,相逢何必曾相识,有缘!”

    接下来小精见识到了只有在电视剧里出现过的灌酒。在上学时期,很多女同学都私自出去玩,所以这样的情形她不陌生。只是,她从来没有过应对经验!

    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唐精用她从小的不屈精神与这帮酒鬼对抗,所幸是啤酒不比家里自酿的白药酒酒精浓,全当喝喂猪的酵水。

    当程明基出现的时候她快要倒下了,迷迷蒙蒙中她最后的影像是高贵美妇略带担忧的地扶上他的臂膀,嘴里莺莺细语;然后他就满脸厌恶地向她走来;而她看着他的脚步莫名地提着的心慢慢放下,然后向前倾去。。。

    唐精没有摔下来,程明基及时地抓住了她瘦弱的肩膀。看着满脸的酡红,还有地上直到最后一刻还握住的酒杯,他心里莫名地有种怜惜。

    “明基?要带她上客房休息下吗?”季韵,他的前女友略带顾虑问。

    “不用了,下次这样的聚会别再叫我。”冷漠地道。顾虑?她有什么好顾虑的?这是她家的宴会,他是她的贵宾,他带她的女伴休息她应该立马吩咐而不是在这里询问!

    而一旁他所不熟悉的客户们,叫不上名字的达官贵人们,从没有这一刻的让他厌恶。她还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天使啊!他们怎么能够做得出来?

    冷冷地盯了这一屋子人,他抱起唐精径自走了出去。

    他一句话别都没有。季韵在她的贵宾套房里死命地抽着烟,脑海里就是忘不掉程明基的眼里终于有一次没有出现她。怨恨的眼神阴深深地盯着床上的男人,她的丈夫根本不管她的失眠,正发出如雷的鼻鼾声。

    租屋中唐遥与建玲正死瞪着欲离开的程明基,古老大钟哐啷地敲响午夜,而她们依然没有放人的意思。自十一点半他抱着小精从计程车出来直到她沉睡过去后,她们才有时间盘问是怎么一回事。

    程明基无奈地道“真的没什么!我只是被集团老总叫出去问下话,然后小精就不知为什么和人拼起酒来。但我保证直到她醉前的一秒钟我还看到她生龙活虎的!!”

    “保证?你拿什么保证?我又凭什么相信你呢?”唐遥郁闷地想,小妹从来都是有分寸的,绝对不会做自己没有把握的事,这次怎么就被弄得醉了呢!

    他淡淡地“我用我的人格担保,OK?”末了从口袋里掏出钱包。

    建玲一看这阵势,气愤地冲他大骂“搞什么?真当我们要饭的啦?要不是咱小精看你顺眼,管你拿金山银山都不会陪你去那种变态场面的。怎么?土包子怎么了?告诉你,土包子比你好,没有你们的铜臭味~~~”

    只见明基从钱包里掏出他的身份证递给唐遥”身份证压你这,我要回去休息了。有事喊我!”讲完后就径自走了。

    唐遥尴尬地看着建玲,痒痒地让明基离开;建玲望着唐遥傻傻地笑“小遥,咱们不怕赫!”

    “怕你个大头鬼啦,等小精醒来再说。”

    看着小妹熟睡的容颜,唐遥很清楚她会没事的。从小,妹就睡不沉,如果她睡沉了就代表她一定是安心,唯有安心才会在她睡脸上看见舒展的柳眉。只是她很害怕亲爱的妹妹受伤害,爱上一个人注定是受折磨的,纵使坚强如精。反复翻着这小小的卡片,上面清楚地介绍了那男人的信息‘程明基,一九七七年生,上海人士’“哼,还上海的呢。书上讲的负心人基本上都是那边的!”唐遥不屑一顾地唾弃。

    C.本打算要盘问个清楚的唐遥和建玲起来后却找不到唐精的身影。小精很早就醒了,她的精神意外地充足,姐姐没回宿舍正跟她挤在一起!看着两位姐姐都还在熟睡,她静悄悄地出去上班。两位姐姐上班都比他们晚,只有她每天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