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花样年华的情事(1)

    更新时间:2019-01-28 19:25:29本章字数:3749字

    两人的独处,只能够更加让唐精明白,她的希望渺茫,甚至跟本没有出击便已失去机会。或者,她也没有那份任性的心来去争取什么吧,毕竟,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尴尬地沉默一会后,唐精疑惑地淡淡问“你为什么没有在家弹钢琴?不是不弹不安心的吗?”她扭转头迎向他,有些许期待他能对她坦开心扉。

    他无奈地拉扯唇瓣一笑“、、、谁规定我一定要弹的?”

    “哦~~,没有人规定你要弹呀、、、”她自作聪明地点点头,其实很清楚他内心的挣扎、却不点破。

    “小鬼头,你又懂得了什么?别自以为是!”这次,他把手停在她的头上,轻轻抚摸着、有种很奇妙的感觉从指尖传上,心情出奇地不再沮丧,直到:

    “我说什么来着?”唐精瞪大着眼睛怒视着,就算得不到,她也不要他把她当做什么都不懂的小妹妹,那样她连当个知已的资格都没有了。

    透过昏暗的路灯、在夜色的朦胧里,他看到她颇具生气的脸,心情大好,嘿嘿地笑着“可爱的小鬼!”

    唐精冲他假笑“呵呵,你现在欠我两百了!晚安!”然后自信满满地坡着脚走回家,不曾回头。

    就让她忘了吧,别纠缠不清了,她似乎真的不够格!

    程明基神情复杂地看着她慢慢走远,总觉得她在开朗的表皮下藏着莫名的伤疼,明明脚伤很痛,却依然不畏、坚强挺立;面对那么多醉鬼,居然一点都不慌张,还能够将对方打倒。这一刻,他发现他居然连一个弱女子都不如,她有着太多的秘密,致使他不知不觉地便被吸引。

    忽然一阵强风袭来带起洒瓶滚下台阶,他猛地回神,摇摇浑噩的头颅,取笑着自己的胡思乱想,快步起身追上扶着她而去、、、

    今夜,注定无眠!她与他相隔着两堵墙,辗转反侧。不同的是,她、正努力地想要放弃萌起的情怀;而他,却在极力忘记季韵的一切,回想着他二十八年的人生里还有谁在等着他、爱着他、并且还能够遮挡住韵的味道。

    谁道深秋无情?谁道夜冷无爱?唐遥窝在她的男友庞光迎的臂膀上,甜丝丝地想。二十平方的单房里承载着她年少的所有梦幻:她的爱情,她的抱负,她的青春。

    幸好妹妹好友来了,否则她怎会有时间来探望自己的爱人?但愿妹妹能明白,她心目中的人,对于她们是那么高不可攀,只有共同进步的佳侣,才有机会度过所有的难关,一起迈向成功。

    被爱情冲晕头的唐遥,不曾细想过她勇于追求的妹妹,为何从不主动做过些什么,只以为,一切按着她的步子发展,然后,她会幸福,她们会一起快乐。

    庞光迎:唐遥的初恋男友,现正温柔地抚摸着唐遥裸露的肌肤,尖瘦的下巴和着新长的须渣煽情地磨蹭着她的耳根,落下轻轻的吻,惹得唐遥脸蛋发热,气喘涟涟。可活动的左手更是放肆地伸进衣内,探测着所有男性的幻想,缓缓地往下移。

    衣物滑落,冷空气的入侵,使得唐遥从迷蒙中清醒,她紧紧抓住不安分的手“光迎,我只有二十岁,而且在自修,我没有能力承担后果。”

    庞光迎努力地吞了吞口水,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先前不安分的手复又摸上唐遥滑嫩的锁骨,柔柔地道“小遥,我们迟早都会在一起的呀,现在和以后又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着呢,首先,我们的事业没有稳定!”对于贞洁,唐遥还是认为老妈讲得对。

    “不是已经正在步入轨道了吗?还怕什么?这种生意稳赚不赔的,怕什么?”年少得志的庞光迎,或许从没有想过自己失败的样子吧,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

    “嗯,我知道,但至少要把小精的上课钱给还了才行的。我答应过她一定会还她的。”她还没有想清楚前,她不会轻易交出自己,她很坚持。

    “这肯定啦,放心吧,我办事你还信不过?”

    年长唐遥五岁的光迎戾气太重,可惜,年少的唐遥不具备自己妹妹的先天直觉,她的眼光太纯,纯到看不出来一个人的潜质。

    “不是信不过,而是凡事小心点总没有错的啦!”她翻转身,给他一吻。

    “对,我的老板说什么都是对的!为了你,我可以忍!”

    “要相信我们的未来哦,迟早呀,美好的明天会是我们的!”

    “嗯!小遥、、、,谢谢你这么相信我!”

    “废话,不信你信谁呀?”

    “真的信我?”

    “当然了”

    “那、、、”

    “不行,真的不行,除了这个没商量,其它都可以考虑!”

    。。。。。。

    屋内暧昧温热,屋外,凉风萧萧。四季轮流换,哀乐照旧转,天地间的爱情歌唱,又岂是这几种?

    爱情就是那么微妙,一个眼神的交换、一句细心的问候,便会使无任何牵连的人互相吸引。不管你是否故意,那萌生的后果却必须由你负责。

    唐精很后悔自己为了与客人亲近经常地与他们交谈,致使现在她想以陌生人的姿态来驱赶他们时是这么地不适宜,令她好生为难。

    一大早,她好不容易才赶到店里开门便见队长阿明兴高采烈地蹦进来嘘寒问暖,左一句“小精,我给你买早餐来啦,昨晚有没有伤着?”右一句“还是上医院保险一点呢”要不就是“要不要我来帮你请假”之类的话。反正直到深秋的暧阳再次照进店里时,他还是不嫌其烦地在她身边晃悠着。

    在他的唠叨下,很快就到了十点,上晚班的玲姐准时出现,见这阵势打趣道“哟,小精上班倒是不寂寞喔,我是不是不合时宜地出现,正被计划着如何毁尸呀?”

    唐精尴尬地嘻笑,平时从没有过这样的状况,她也好为难的好不好?为什么玲姐却要落井下石呢?

    终于她受不了,冲着队长严正言辞:“好啦好啦,我们敬爱的罗大队长,我真的绝、对、没、有、事、了,多谢你的关心,请你不要影响我上班好吗?”

    “讲的哪里话?咱们不是朋友来着吗?”这罗队长看似受伤地说着,心里却恨不得用所有方式与唐精套近乎,在他眼中,唐精无论做什么都是可爱的。

    “喔,对、对、对,咱们是朋友。但、真、的、没、有、事、了、,你可以离开吗?”她真的一个头两个大,这人听不懂人话吗?

    “好,我走。但是晚上你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这人不到黄河心不死,她对着天花板翻白眼,决定不再与这人打交道“昨晚救我那人是我的男朋友,你可以死心了吗?”她一副母夜叉样地插着腰,对他挑明了讲,免得又纠缠不清,反正她有把握明基哥哥绝对不会故意拆穿她的谎言。

    “好吧!他如果欺负你,记得找我海扁他。”阿明失落地走了,还不忘将手里的食物放下,他知道他失去了一位好对象。

    唐精倒是心安理得地拆开里面包装,把里面的东西吃个没完,心想‘队长这么体贴我怎就不动心呢?看来我也不是什么以才貌取人的小坏蛋嘛,我是爱情至上、超级心灵伴侣!’

    队长一走,玲姐就呆头鹅地傻坐,看到边吃边自我陶醉的她,她长长地唉了声。

    “怎么了,玲姐有心事吗?”她马上快速地解决掉便利盒,凑到玲姐跟前。好奇是她一大本性,别指望她会沉默是金。

    玲姐犹豫着注视她,最后还是决定将她的烦恼诉说给这位可人,希望她会有不一样的*来给她解脱。

    当玲姐讲完她漫长的爱情史后,唐精愣神了很久,才意犹未尽地问到“以后呢?完了?这么快?”她感觉就像在看老掉牙的台湾言情小说,那结局明眼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只是她懒得猜想,喜欢享受那纠心的过程,然后给自已一点遐想,幻想自己就是书中的女主角。

    玲姐无气地说“你还想如何大波大浪的吗?如今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小精,照你讲的话,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什么才好?肯定是甩了他后,找他要分手费呀。他骗你好不好?”她暴跳起来,碰倒了迎宾台上的水杯后才发现自己太入戏了。如若一个女人被自己深爱的男人的前任女友给打败了话,她还算是这个男人的深爱吗?

    “哪里有?是他的前女友纠缠不清罢了!”玲姐维护性地对着她剑拔弩张,不知道是不是在自欺欺人。

    唐精一愣,换做她不知道的话,她一定不管,但既然知道了她就有必要做到维护自己姐妹的权利,即使这样会让她变成别人的敌人,但她还是坚持自己的人格。“我的好姐姐,这是很经典的台词来的啦,你怎么这么单纯,这么容易就被骗了呢?”

    “那你倒说说这怎么经典了?”

    “男人要跟女人分手的时候,第一理由就是他有更重要的女人才会舍弃另一个女人,否则没有这样的傻瓜会不要泡上了的女人。”

    “我都说了是他的前女友以自杀威胁着他跟我分手来着了,他不是舍弃我,是不想伤害她,不想她死!”

    “笑话,都分手了,管他死活?要我是男人,这女人过来纠缠我还告她骚扰呢,笨蛋才跟有神经病的女人交往。玲姐你觉得他是个笨蛋吗?”

    “他不是笨蛋,他只是放不下、、、”

    “好啦!答案你已经知道啦,他放不下她,代表他爱她不爱你,他骗你跟他上床,懂了吗?什么前女友,分手了就是陌生人就是普通朋友,何来的前女友?会这样称呼,除非她是他孩子他妈,你就不要再犯傻了,懂不懂?”

    “小精,你是不是被骗了很多才这么清楚?”

    “我被骗?我才不会上这么低级的烂招数的当呢!”唐精讲到激动处还用力地拍了拍台面,大有恨铁不成钢的闹心。

    玲姐害怕地猛眨眼,忽地眼神一暗“我怀孕了!”

    “噢,佛祖保佑。”她伤神地猛抓头发,就知道这些姐姐们都是笨蛋,前阵子的英姐已经是例子了,还不会吸取教训。另一方面,她很感激自己爱看言情小说的习惯,才把那些美女作家们的心得给摸了个透。果然,这世界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空穴来风的。

    “唉、、、,到底怎么办???”一下子蔫了玲姐,低垂着头。

    “那你想怎么办?”她好像不该问了的,但她就是爱参与其中,女人,真的天性八卦,改不了了!

    “他爱不爱我无所谓了,但孩子我想生下来、、”玲姐抚摸着平坦的肚子,或许早就心底有底了吧。“我请了假明天找他讲明了,然后再做决定!

    “尊敬的妈妈”唐精对她报以同情,心里却百般惆怅。如若玲姐也辞职回家生孩子,那她又得花好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够与新同事合作无间了。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相信自己会坦然面对吧!她郁闷地猜想,心底打气地做好迎接新朋友的一天,希望自己会很好地面对接下来的每一个悲欢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