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花样年华的情事(3)

    更新时间:2019-01-28 19:25:30本章字数:2081字

    如今的天气很凉,距离农历年还有二个月的时间,粤澳地区本是多雨,现在又是连绵而下,程明基狠心肠地不让自己再去关心曾经的恋人,冒着幽幽细雨快步驰走。他已经提前休假、明天便从珠海飞回上海,当再次回来时,他将会全身心投入到新一年的电子开发,不会再过问任何关于季韵的事情,然后等到申请调职的同意书,窝在自己的空间里过活。

    也许,工作可以让他专心,不思儿女情长!

    也许,若干年后他会再次向某人敞怀,得到真爱!

    也许,他再也无法接受他人的爱情,狐独终老!

    但一定会好好善待自己。为了人生不如意的妈妈,他一定会好好珍惜自己的快乐!

    从公园到住处将近半小时的路程,路上,他不停地对自己催眠,以为这样就可以掌握了自己的心,殊不知命运的安排早就按步就班。

    在梗美的安慰下,唐精已经将萌发的害怕抛到云宵外了。豪吃完后,独留美美洗刷,而她已经习惯依在门边聆听高雅的钢琴独奏了。

    为何没有声音?平常早就不知响过多少遍了。眺望隔壁亦是没有灯光,这是很少见的呀!就在自己胡思乱想之际,前方出现了熟悉的身影,惊奇之余不忘回房拿起雨伞出去!

    “嘿,怎么不带雨伞?为什么不避下雨再回来?这样很容易感冒的啦!”她奔跑过去、高举着伞为他挡去雨丝,自己的身躯却是暴露在外。

    他沉默,没有应她。

    跟随着来到他家,疑惑地收起伞不死心着再问,“明基哥哥?发生什么事了?”小心翼翼地问着,深怕触动某人的伤口。

    “没事,你回去吧!”进房开灯后,他一件件地脱着自己湿漉漉的外衣,推着尾随的她到门口。

    尴尬地挠挠头,“嗯,好!明基哥哥你早点休息。”她不知所措地快步离去。

    程明基快速换上干爽的衣服疲惫地坐在沙发上擦拭着头发,想起刚才唐精羞涩的脸红莫名地好笑,觉得现在的小孩真的胆大,换做他们那个时代,哪个会盯着陌生男人更衣?她倒好,得要他来提醒了。

    忐忑地回到家,唐精总不放心刚才程明基默然的神态,坐立不安,预感似乎有事发生。

    梗美看到她泛湿的样子,忙张罗着给她烧生姜开水。

    “小精,快喝了它。现在天冷,很容易感冒的!”陈梗美担忧地把开水端给她。虽然她刚来,不知道她与隔壁的关系,但明眼人一看就知这女人对那男人有意,要是换了她冒着小雨赶来,她发誓她的这位好友绝对没有这么紧张,别说还这样忧心忡忡了。

    果然!当她看到面前的生姜水后,她连喝也没喝就把剩下的倒在大碗里端了出去。梗美自嘲地翻转着眼球,了然地不加阻止,反正她早清楚好友的脾气,不会有那妒嫉之气。

    “嘿,给你烧了开水,喝点以防感冒!”快速来到隔壁家,正好看到他在擦着头发,觉得他今晚特别的迷人,让她有点慌乱。难不成她有虐待狂?要不为什么看到人家悲伤还有点窃喜的感觉呢?要不得、要不得,居心不良是要遭天谴的、

    “谢谢!”伸手接过,虽然他认为他的身体还没有虚弱到淋点雨就会病倒。

    看着他喝了,碗也接过了,她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唐精杵在那里,盯着他的双手、又望着他的湿发、再看上新换的黑色休闲装,直到他疑惑地望向她:

    “讲吧!”这小妞一定还有要求,他肯定地道。

    “吃晚饭了吗?”她的开场白。

    “没有,但今晚不打算吃了。”

    “不饿吗?”

    “死不了!”

    “要给你煮吗?”

    “不用,说了今晚不吃!”

    “见到她了?”

    “这是隐私,不方便回答!”

    “雨,淋得舒坦吗?”

    “还不错,你可以试试,以便体会刘德华的《冰雨》。”他滑稽地一笑,取笑着这可爱的女生。

    “你会弹《冰雨》吗?”快了,就快达到自己的目的了,唇角开始出现弧度,谁笑谁还不知道呢。

    “当然!”然后,他终于警觉了她的意图,目光停留在她脸上。

    她要他弹琴给她听?

    “没错,我就是想听琴声,你能帮忙吗?”贼贼地奸笑,她知道以他刚才的脸色肯定不会翻开琴盒。

    他对着她猛点头,示意她回去。

    得到答案后,她脚步轻快地回去等待佳音。呵呵,她是拥有免费琴师的公主,就算不是会演奏的公主又如何?上天总是会以另外一种方式来弥补自己造就的遗憾。

    唐精心情愉快地洗着热水澡,琴音如约响起。这一次,忧伤的旋律非常的轻快,听着心情舒坦,仿佛有解脱之意,可见演奏者亦是浮云流水,抑郁狂扫。

    令人意外的是,接下来他居然真的弹起了‘冰雨’。呆愣一阵后,她心底狂笑,即使建玲回来时愤怒地咒骂“有没有搞错呀?冷风加夜雨已经让我身心疲惫了,居然还让我接受魔音茶毒?隔壁家的帅哥啊,难道你不知道外面已是凉风阵阵、寒雨交加吗?”

    梗美适时地奉上姜汤“建玲姐,喝点热开水暖暖胃就舒服多了。”还不忘冲唐精狂眨眼睛。

    建玲喝完后依然不忘抱怨“这小子就不能够弹首‘红彤彤的春天’吗?没劲、浪费音乐天赋,害人不浅!”

    而梗美只能傻笑、偷笑、忍俊不禁,当然还不忘偷偷对唐精警告,小声地对她说“等我们有了另一半,我们一定孤立你,现在你先乐个够吧!”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风越吹越大、而温度亦是越夜越低,天空黑压压一片,就连路灯也是似亮非亮。程明基忘情地弹着冰雨,由最初的故意,到有意的捉弄,再到越弹越顺手。他分明听到隔壁建玲的唠叨,却也听到了另外两个的谄笑,所以,他很尽责地完成人家的请求。本想给自己一点转移力的,却变成了一种乐趣。整整两个钟,停下来时居然还欲罢不能,脑力不时出现唐精巧笑的倩影、可爱之极!

    收藏 订阅 留言呀,给天天一丁点动力啦,帅哥美女们,你们在吗?